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难道我的帅气已经突破天际了?
    ,!

    嬴政看重司徒易,不是在于他们两的交情有多好,而是嬴政坚定的认为司徒易日后能再次的拯救大秦。可是司徒易的做法,让大秦颜面尽失,让嬴政不得不下令通缉司徒易。

    “是紫苑那个贱人抓到的。而且,以蒙毅呈上来的战报来看,恐怕不是。”

    “哦?为何?”

    “紫苑败过,而且,对于易先生,旁人看不出来,难道朕还看不出吗?紫苑恐惧那个男人!”

    “那陛下为何要派紫苑前去抓捕易先生?”白起的声音带着淡淡的疑惑。

    “因为朕要让紫苑时刻面临恐惧。面临随时可能再次见到令她恐惧的男人。这只是开始。”

    “此次的战报上写着,只司徒易一人落网,晨曦公主不知去向。依朕来看,很可能是易先生主动的自投罗网。至于易先生为何自投罗网......只有见面了才能知道。备车,朕要亲自去问。”

    “诺!”白起并没有阻止嬴政的做法,因为白起知道,现在全天下没有人能够伤到嬴政,只因为白起找到的的本《五行仙决》。

    ......

    自从司徒易一个月前离开了那个小山村,就前往了咸阳,由于是晚上,他又在高空中,黑灯瞎火的,没有人看见司徒易进入咸阳。

    选了一个大臣的家,落下身形,找到其中的大臣,逼问出了自己走后的事情。在得知,嬴政派出由蒙毅领导的百万大军来抓捕自己后,司徒易不禁苦笑不已。得,之前还是国师大人呢,现在变成通缉犯了。简直了......在问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后,司徒易沉默了会儿。之后便不管那个大臣,直接踏空而去。

    立于虚空中,司徒易双眸微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良久......

    司徒易猛地睁开了眼睛,眼中精光闪过。如今三十六郡都是呈现出戒严的状况。盘查肯定很严,虽说他不怕这些将士,但是他的精神力不是无限的,也许能做到千人敌,万人敌,但是做不到十万人敌,百万人敌,有时候数量多了,将会非常的恐怖。蚁多咬死象,就是这么个道理。

    虽然可以在精神力消耗的差不多了,他能飞走,但是,司徒易和秦朝并没有多大的仇怨,为什么要自找麻烦的去三十六郡?

    所以司徒易决定还是回到那个小山村,在里面准备一些事物后,再出来。不过在回去之前,他打算亲眼看看所谓的戒严倒地是如何的严!

    一念至此,看了看天气,暗道:“果然还是要等天亮之后吗?罢了罢了,就等到天亮吧。”

    当下司徒易也是重新降落在了刚才逼问的大臣家里。惹的一阵鸡飞狗跳。

    好巧不巧的是,这位无名大臣在司徒易走后,打算向嬴政打个小报告,结果,人还没出去,就看到了恶魔又来了。直叫他欲哭无泪,我招谁惹谁了?那么多的大臣,你不去找,为什么要找我?

    “李大人不必惊慌,在下不杀人。只是借宿一晚,明天天一亮就走,代价就是不准泄露我的行踪,不然......哼!”

    司徒易一脸温和的看着这位李大人,待说道最后,念力涌出,直接拍碎了大门。

    李大人看着眼前这位不动手,只动动嘴,自家大门就碎裂的恶魔,瑟瑟发抖。只觉得这辈子的霉运都到自己身上了。没办法,形势比人强,斗不过。当下拱了拱手,道:“诺,国师大人。在下谨记。”

    “恩。”司徒易满意的点点头。在下人的带领下,寻了一处空房。

    “老爷,这可如何是好,要知道,陛下已经明确的说过了,胆敢私藏者,一率同罪啊!诛九族的大罪啊!”李氏在一旁脸色惨白战战兢兢的说道。

    李大人李宏也是脸色难看,听闻自家夫人的话后,一甩衣袖:“那能怎么办?报了,现在就死,不报还可能活命。此事不必在提,只希望明早他能依言离去。否则老夫真的只能鱼死网破。”

    李氏无奈的道:“也只能如此了。”

    ......

    第二天一早,司徒易就醒了过来,也不打招呼,直接离开了李宏的府衙。在虚空中,随便寻了个方位,就飞走了。

    等到下人战战兢兢的来到司徒易的房门口准备喊司徒易吃早饭的时候,才发现,屋子内空无一人。下人连滚带爬的去禀告李宏了。

    李宏老泪纵横,“这个恶魔总算是走了。不容易啊,老夫一大把年纪了,还要经受如此惊心动魄的事情,诶哟,不行了,赶紧去找怡红院的小桃红压压惊!”(唔,作者菌发现很多作品里面都有怡红院的小桃红,所以作者菌也来一边。(滑稽脸)沾沾网文界网红的喜气。)

    下人谄谀的说道:“老爷说的是啊!小的这就去帮老爷备车。”

    不提李宏如何去找怡红院小桃红压压惊,相信大家对这个不感兴趣。就说司徒易。

    司徒易经过一段时间的飞行后,就看到,不远处有一座古城。比起咸阳的城墙来说,略有不如,但也算得上雄伟。

    寻了个角落落下身形,换了身破烂的衣服,把头发弄的披头散发,脸上抹了些许的泥土,霎时间,司徒易就答辩了个模样,虽然熟人还是可以从中寻找出以前的影子,并且第一眼就能认出来,但是这些个秦军将士可没见过他,只见过他的画像。

    而当司徒易乔装打扮后,来到城门处,发现墙上贴的自己的画像,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

    难以置信的看着画像喃喃自语:“这尼玛画的是我?我有长的这么凶神恶煞吗?脸上没有刀疤吧?眼睛虽然不是很大,但是也没这画上这般大的跟牛眼睛似的,卧槽,老子记得,老子是双眼皮啊,怎么这画像一边双,一边单的。谁特么画的,你粗来,我报纸不打死你!”

    “早知道就不打扮的像个乞丐了,这尼玛,我本人出来,相信这些将士也认不出我啊!”

    司徒易有些无语,“自己长的也不丑啊,挺帅的啊!这到底是那个王八蛋画的?”可惜的是,这一切都不会有答案。

    城门口,两队的士兵各自盘查进出人员,期间还让列队候在一边的士兵出来一个跟随着进出人员,检查所说是否属实。

    看到这一幕的司徒易,内心简直是日了狗了。

    “有必要这么严重吗?真是的。政哥太不讲究了。”

    可是司徒易也不想想,你可是偷了大秦丽妃!也就是你会飞,人家拿你没办法,不然早就把你大卸八块了!

    “既然这样,那就执行方案b。老是这么待下去也不是办法。说到底还是力量,自己的力量太小了,只有一个万金油似的念力!希望下一个位面能增强我的力量吧。”

    一念之此,司徒易也不多待,转身离去。

    而司徒易没有发现的是,在他装扮成乞丐到城门口的时候,就已经引起了秦军将士们的注意。

    虽然一个乞丐并没有多大的事情,这按照以往的时候,那肯定是不会去注意的,可如今是什么时候?

    严格盘查的时候,那秦军将士看人的时候就比以往还要仔细了。一个乞丐,身上虽然会脏,但是裸露的皮肤肯定不会如常人哪般的细腻。

    再说司徒易在没有得到系统之前,整天待在房间内,皮肤已经很白了,虽然经过叶问的教导,训练,皮肤稍微黑一点,那也比秦朝时期的人皮肤好上太多。

    司徒易绝对不会相信,暴露自己的是皮肤这个细枝末节。真的还不如真身过去。

    只能说,聪明反被聪明误。

    领头的头目朝着手下使了个眼色,手下心领神会,跟了上去。

    司徒易在走到一半的时候,就发现不对了,虽然是走在官道上,但是因为他的原因,如今官道上的人非常的稀少。

    再加上赢政虽然设立了驰道,但是道路的两边并没有多少的树木。所以后面跟踪的士兵很快就被司徒易发现了。

    “隐藏的这么好,怎么就还是被发现了呢?难道我的帅气已经突破天际了?”

    司徒易并没有发作,神色如常的继续前行。

    待到了之前化妆的地方后,回头望了眼后面的士兵,不急不缓的换上了自己的衣服。从系统空间中拿出几瓶水,把脸上的污渍全部洗了以后,转过身来,微笑的看着后面的士兵。

    孙浩之前接到了上面的命令,一路跟随这个可疑的乞丐,可能只是伍长疑心病又犯了,这个乞丐很平常嘛,这么人烟稀少的官道,自己一路跟随都没有发现自己。

    应该就是个寻常的乞丐了。怎么可能会是给前国师通风报信的人呢。

    可当两人一前一后走到了这个地方后,乞丐回头若有深意的看了眼自己。然后就开始了换衣。洗脸。

    等到转过了头,这个冲着自己微笑的“乞丐”,不就是国师大人吗!

    “我的妈诶,伍长,你可害死我了!这个压根不是什么通风报信的乞丐,而是我们的目标啊!!!杀人与无形的国师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