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司徒易被封印!撒花,庆祝。
    ,!

    强大的诅咒之力汇聚在紫苑的周围,司徒易开始变的严肃起来。

    “好像……可能……玩脱了?”司徒易如是想道。

    时间不等人,在司徒易想自己可能玩脱了的时候,紫苑的诅咒已经准备好了。冲着他和蒙毅前来。在司徒易的感应中,紫苑丝毫没有顾及蒙毅,显然打的一起做掉的想法。

    如果紫苑成功了。如果别人怪罪与她,她可以说是司徒易把蒙毅当做人肉盾牌了。反正除了司徒易没有人看的见这种无形之力。

    来不及细想,司徒易见紫苑如此之狠,连忙念力涌出,朝着感应到的那股无形之力撞去。

    可令他诧异的是,无形之力直接穿过了司徒易的念力。好像两者不在一个空间之中。

    措不及防的司徒易只来得及推开了蒙毅。以免他也中了诅咒。

    轰!

    无形的诅咒之力直接轰在了司徒易的身上。整个人如遭电击,伫立当场。

    整个人从脚步开始慢慢石化。没多久,司徒易整个人都变成了石头,或者说兵俑。

    “易先生!”蒙毅惊呼出口,看到司徒易整个人变成了兵俑,蒙毅不禁又是后怕,又是愧疚。

    刚才要不是司徒易推开他,蒙毅肯定和司徒易一个下场。

    “我真是没用,能和玉漱在一起,靠的是易先生,刚才幸免于难,靠的还是易先生!易先生的大恩大德要如何报答啊!!!”

    被将士们保护住的紫苑长舒了口气。脸上浮现轻松的神色,眼中对司徒易的恐惧慢慢散去。

    渡步到司徒易所化的兵俑前,紫苑轻声笑道:“诶呀呀,国师大人,你怎么就变成了兵俑了呢!说实话,咱两无冤无仇的,我也并不想变成这样,可是……”

    顿了顿,似自言自语,又似倾诉,微不可闻的声音响起:“可是,为了能和他在一起,我放弃了以前所执着的,放弃了所有,只为和他在一起,赢政说了,只要擒住你,我就能和郭郎永远在一起。你阻拦了这个道路,那么……只有请你去死了。”

    说道最后,紫苑的神情狰狞好似地狱爬上来的恶鬼。

    如果说恋爱的中的人智商为零,那么紫苑已经不是为零了,而是智商负数加丧心病狂!

    从剧情中可以看出,当时的大秦完成了统一,只要赢政不出事,那么天下迟早会安稳下来。可紫苑呢?身为赢政的女人,和手下的郭明苟合。后来更是为了一己之私,置天下与不顾,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致使刚刚有所稳定的天下再度陷入战乱!

    这是紫苑的丧心病狂!

    而现在,紫苑身为媛妃,照样和郭明苟合了,被赢政所揭穿,为了和郭明在一起,选择去相信赢政会放过他们。想想看,就算是普通男人,除了有这一方面爱好的,谁被带了帽子不是怒火冲天的?何况是他千古一帝赢政?

    也就放在现代杀人是犯法的,放在古代,那就是一刀结果了!著名的就是潘金莲。

    这是紫苑的智商欠费!

    “来人,把这个国师大人的兵俑安放妥当。即刻通知陛下。”

    紫苑直接越过了蒙毅对着士兵们下令。神色兴奋,“马上……马上就能和郭郎在一起了!”这让蒙毅的脸色难看至极!

    这个军营,做主的是他蒙毅!而不是紫苑。或许在其他朝代,妃子可以对着将军下命,但是在秦朝,这是完全不可能的。

    好在,虽然下面的士兵们不知道紫苑的龌龊,但也知道,他们的顶头上司是蒙毅。并没有因为她紫苑是妃子,就执行了命令。一个个全部看向了蒙毅。

    蒙毅沉吟片刻,“把国师的身体放置妥当,安排人日夜看守!没有我的命令,不准任何人靠近,违令者:斩!”

    “喏!”

    将士们欣然领命,小心翼翼的把司徒易的身体搬到了适当的地方。

    蒙毅在下完命令后,看也不看紫苑难看的脸色。径直回到了帅帐中!

    紫苑冷哼一声,责怪于蒙毅和这些将士们的不给面子。

    可是她有资格吗?显而易见,是没有的。

    ......

    没过几天,赢政来了。入住上郡。蒙毅亲自带领亲兵,带着紫苑,兵俑化的司徒易,前往上郡。

    在蒙毅前往上郡的路途中。司徒易牌兵俑出了状况。

    这一天,风和日丽,阳光明媚。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咳咳。跑题了。

    这一天,待在囚车中的司徒易牌兵俑,微不可闻的咔咔碎裂声响起。

    “系统,这一次用了多少本源?”

    “还好,我有你在,不然这一回可真的栽在紫苑这个贱人的手里了。”

    “喂喂喂,好端端的搞什么系统升级啊?这不是挺好的吗。”

    “喂,你这敷衍的态度是怎么回事?给我回来啊,魂淡。还有一层外壳没有清除啊。”

    不管司徒易怎么在呼喊系统,系统都没有回应。

    当日,司徒易在中了诅咒后,立马联系了系统。让他帮忙清除诅咒。

    结果系统说世界本源的能量等级太高,他承受不住,只能慢慢清除。需要耗好几天的时间。

    对比,司徒易只想吐槽:承受不住我理解,但是以前是怎么回事?你想报复我,让我多受点苦就直说。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系统。我早该想到的。

    司徒易无比的怀念以前的问答功能。虽说不能交流,不能给建议,但是人家实在啊,不会报复你啊。

    世道变了,人心不古啊!

    “果然现在还是考虑一下自身处境再说。听外面的声音,应该是去某个地方。有蒙毅在,他虽然不清楚我的状况,但是他肯定不会放任自流的。

    那么这是想把我运到哪里?政哥?很有可能。紫苑的阴谋?也不是没有理由啊。要破开吗?算了,别人不知道我已经破封了,到时候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司徒易悠哉悠哉的继续当他的兵俑。让将士们拉着他前行。

    几天后,蒙毅的大军来到了上郡。赢政亲自站在上郡城门口,等待着蒙毅的到来。与其说等待蒙毅,不如说,他等不及了。

    第一次有人给他戴帽子,他为了最大化的报复,利用她。如今是时候到了丰收的季节了。

    “臣,蒙毅,拜见陛下。”

    “妾身,拜见陛下。”

    “臣等拜见陛下。”

    “平身。”

    赢政双手虚抬,天威满满。

    囚车中的司徒易被外面的大喝惊醒。

    “原来是政哥。这一回是要封赏有功之臣了?蒙毅肯定有功,紫苑就不一定咯。哈哈!!!”司徒易开心的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