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 大戏开幕!
    ,!

    1946年,陕西,(秦朝上郡是在陕西一带,剧情中是在宁夏挖掘到的墓,这里更改一下。)

    不知何时,这里开始了搭建帐篷,人员一队接着一队前来这里挖掘着什么。

    一个帅气的英国酗坐在简易的帐篷中,正在翻看一些古籍,笔记。似乎在确认着他们的目的地。

    翻着翻着,他露出了坚定的神色,“一定能找到!”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正午了。、

    “该吃饭了!也不知道爸妈他们怎么样了。是否还会给学校寄信?呵......我担心他们干什么,如果让那个老古董知道我现在的生活,他肯定是反对,反对,反对!算了,先吃饭把。”

    摇摇头甩出了杂念,站起身来,往食堂走去。看见工人,给他们加油鼓劲,“一定能找到!”似在给他们信心,又似在给自己信心。

    这位英国酗子正是奥康纳的儿子——亚力克斯!

    亚力克斯告诉父母他正在读书,实则他和一个叫威尔森的教授来到了华夏考古。挖掘嬴政的墓穴!

    “李同,午饭?”亚力克斯操着不熟练的中文笑着问道。

    “面汤。”李同也是微笑的回应,现在这个时候虽然小rb已经被赶出去了,但是华夏的经济是一片的萧条,百废待兴!有人顾他们工作,并且给的酬劳在当时并不算低,附近很多人为了能养家糊口,一个个的都来报名了。

    亚力克斯听见午饭有面汤,面带微笑的说了几声好后,先行离开,查看考古现场的工作情况去了。

    突然,亚力克斯听见远处传来了几声马匹的嘶鸣,顿时一惊,“这时候可不太平,别是马贼土匪来吧?”拿起望远镜朝着声音出一看,就看到了一个矮胖子以一个怪异的姿势骑在马上。

    嘴角一勾,轻声说道:“威尔森,你可算来了!”

    待威尔森带着人来到现丑,亚力克斯连忙赶上前去,两人一阵嘘寒问暖的寒暄。

    两人往现场走去,现场的工人正在挖掘一个雕像,该雕像只挖掘出了眼睛以上的部分,可就是这一双眼睛,充满了威严!

    “好有威严的一张脸!”威尔森赞叹的说了一句,转而说起了他去英国处理的事情:“当我告诉博物馆的同事,你找到的这个雕像,他们都很兴奋。但是......”似乎有难言之隐,威尔森并没有选择继续说下去。

    亚力克斯的脸也沉了下来,他知道,那些个官僚肯定想要夺取成果!

    “我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进入陵墓?”

    威尔森也没办法,只能安慰了他几句,这时候,正在挖掘的工人传来几声“找到啦,找到啦。”

    两人一惊,接着就是狂喜!墓穴的大门终于找到了!连忙赶往了大门地点!

    这一切都被隐藏起来的司徒易看在眼里!

    这两千多年来,司徒易和赢颖游遍了全球!在一个地方待了五十年左右就因为容貌的问题离开,前往下一个地点。

    随着时间的流逝,司徒易到还好,知道自己如今只要不是病死,或者被人杀死,几乎拥有了永恒的生命,并且有系统时不时的交流和一些现代化信息的传递,他在心态的调整上做的很好。可是赢颖就不行了,虽然有司徒易在一旁陪伴,但是赢颖可不是现代人,随着时间的流逝,赢颖的心态越来越老了。在发现赢颖的状况后,司徒易不得不带着她进入地宫。找到玉漱,希望有这个与世隔离心灵纯净的玉漱,来帮助赢颖调整好心态。

    如今赢颖在里面住了一千五百年!司徒易却并没有一直常住,一来,他的心态还好,需要时不时的出去搜集信息,了解当今的时间走到哪里了。二来,有玉漱在,司徒易并不想因为时间的流逝而导致玉漱对他有什么不好的想法。

    这倒是司徒易想多了,他并不是什么天命之子,什么人都会喜欢他,而来,随着时间的流逝,玉漱对蒙毅的感情是越发的深厚了!

    现在亚力克斯想要打开陵墓,饶是他知道这是必不可少的阶段,但还是心中怒火中烧!不为什么,因为赢颖和玉漱还在里面,如果让他们知道,里面有人从两千年前的秦朝活到了现在,那么后果不堪设想!绝对会被切片研究的!

    万幸的是,虽然司徒易的念力没有什么长进,但是在用法上,确实比以往更加的精细了c比以前是吃手空拳,如今是拿着热武器,不可同日而语!

    “现在的念力用法,绝对能打五个以前的自己!”

    司徒易看着亚力克斯他们准备好炸药后,随着“砰!”的一声巨响陵墓大门,被炸开了!过了一会儿,等烟尘散尽,亚力克斯带着人手准备进入陵墓。

    司徒易沉吟了会儿,“先放过你们打扰小颖之罪,反正也活不了多久了_!”

    言罢,司徒易从另一个方向进入了陵墓。七拐八拐来到了一间石室,熟练的扭动边上的机关,一阵轰隆隆的声音过后,石室的门打开。司徒易进入其中。

    “夫君,你回来啦!”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赢颖,看赢颖的脸色,显然恢复的还算可以。并没有以前的死气沉沉之感了。

    司徒易微微一笑,问道:“是啊,回来了。玉漱呢?”

    “玉漱姐在里面呢,我听见大门打开,就知道你回来了!先出来了。”

    “恩,叫玉漱准备一下,我们今天离开这里。”

    赢颖显然吃了一惊,“离开?夫君,我们现如今不是过的挺好的吗?怎么突然要离开了!”

    “易先生,我不要离开,我要在这里陪着蒙毅!”

    闻讯赶来的玉漱显然也听到了司徒易的话。

    司徒易苦笑:“又不是让你永远的离开,暂时的分别,只为了将来更好的重逢而已。”

    看着两女一脸不相信的样子,司徒易无奈,只好道出实情:“时间到了,嬴政要苏醒了,意味着什么,玉漱你应该清楚。我现在要出去准备一些事情,而且,这个陵墓现在并不安全。已经有人进来了。”

    “有人进来了?不可能吧,两千多年以来,多少人想要进来而不得其法,就算进来了,也死在了里面,易先生说这里不安全了......”

    玉漱的话虽然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这倒不是玉漱不相信司徒易,而是玉漱自从进入陵墓以来,就没有出去过,思维还停留在以前的秦朝,她怎么会清楚,现代热火器的威力!

    倒是赢颖,听完了司徒易的话后,并没有什么疑惑,或者反对,反倒安慰起了玉漱。

    “玉漱,相信我,现在我们出去,以后你就能永远的和蒙毅在一起了!可能蒙毅一直会是兵马俑的形态,但是我知道你不会介意这些。而且我已经想到办法解除他的那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了。”

    不知道是赢颖的安慰起到了效果,还是司徒易的话成功的诱惑到了她。总之玉漱同意了出去。

    石室内并没有什么好收拾的,无非就是一些衣物。在收拾完后,三人顺着司徒易进来的通道离去了。

    而进入陵墓的亚力克斯也如剧情一般,找到了嬴政所在的马车,值得一提的是,在剧情中,驾车的是嬴政,而棺椁里面却是赵高,或者其他的宦官。而这一回,在扶苏建造了这一座陵墓后,棺椁里面的是嬴政,驾车的是蒙毅。

    而郭林也如剧情一般,前来阻止亚力克斯。最后不敌热武器,逃走了。

    而其中最搞笑的是,区区一个歪果仁,居然看得懂风水罗盘?在华夏,风水一道包含了许多的知识,土生土长的华夏人,也需要三四十年的苦修,才能懂的风水一道。而他一歪果仁?半路出家看得懂风水罗盘?还拿指南针对比?可笑!风水罗盘上的指针可不是普通的指南指北针!

    只能说,编剧的脑洞真low!

    ......

    次日,亚力克斯找人来把整个嬴政的车架运走了。这一切都被远处山坡上的司徒易三人看在眼里。

    司徒易面无表情,赢颖则知道不日嬴政便会醒过来。而玉漱......

    “易先生,蒙将军被带走了,他会有事吗?”

    司徒易摇摇头,轻声说道:“不会,蒙毅在我们眼中,只是被封印了,他其实还活着。而在他们眼中,则是兵马俑,是死物,他们不会对死物有什么兴趣的,最多放在展览馆被人观看。而想你的蒙毅活过来,被运走是必不可少的一环。放心,今日我带你们去一个地方,你们两个安心的待在那里。我会把你的蒙毅情郎原原本本的给你带回来的。放心吧!”

    得到司徒易的承诺,玉漱羽然还是担忧蒙毅的处境,但还是沉下心,耐心的等候,反正已经等了两千多年,也不在乎这几天时间。而听到“你的蒙毅情郎”的时候,玉漱不禁有些脸色发烧!

    略带笑意的看了眼玉漱,司徒易和赢颖相视一眼,均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笑意。轻咳一声:“走吧。现在先把你们安顿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