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 小子,来练练!
    ,!

    就算再怎么怀疑,同伴都已经确认了,所以应该不会有假。当下南月点了点头:“归队。”

    经过司徒易这么一打岔,一众新兵也发现了,这位以后的班长其实并没有把众人的手机炸毁。正在众人松了口气的时候,南月咧着嘴说道:“是不是觉得这一颗炸弹没有炸毁手机感到庆幸?”

    环顾四周,把新兵们的神情全部收入眼底,脸色一正:“除了刚才做俯卧撑的新兵外,全体都有!一百个俯卧撑!”

    哗!

    新兵们全都哗然。

    “为什么?我们又没犯错!你要求上交手机,也都上交了,凭什么要做俯卧撑?”

    “就是。就算你是班长也不能这么乱来吧。”

    “……”

    新兵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南月见此,脸色丝毫没有不愉快,仿佛只是平常的交谈。可是口中说出的话,让新兵们再次哑口无言,或者……敢怒不敢言?

    “在这里,我最大,我说一百个俯卧撑,现在!马上!开始做!数三秒,三秒过后没有做的加一百个!”

    “一!”

    “二!”

    哗啦,四十八个新兵全都趴下去做俯卧撑了,只留下了司徒易一个人鹤立鸡群的站立着。

    南月眯着双眼看着司徒易。冲着他招了招手。示意司徒易过去。

    不知道南月又有什么幺蛾子的司徒易,犹豫了会儿,还是走过去了。

    “小子,以前练过?”

    司徒易一怔,随即反应过来,“看来是刚才快速的做完俯卧撑引发的。想要完成任务,只能出风头了。唉,我这么低调的人实在做不来这种出风头的事啊!!!”

    “报告班长,练过。”

    南月眼睛一亮,围着司徒易走了一圈,口中啧啧称奇,“也没见你小子有多壮实啊,练家子?以前练的什么?”

    “咏春。”

    “咏春?”

    “咏春!”

    南月眼中的神色更亮了,他还以为司徒易以前练的是跆拳道啊,泰拳之类的,虽说这些个东西都是华而不实的类型,但是放在外面锻炼锻炼身体还是可以做到的。指望他攻敌致胜?除非对方是普通人。不然不可能赢的了。

    “咏春啊,喜子。”南月转头对着另外一个人说道:“你看着这些个新兵蛋子,我和这新兵蛋子练练。”

    “是!”名叫喜子的汉子嘴角也是勾起了一道微笑。他知道南月这人喜欢找人对练。哪怕你只练了一个月,他也会找你对练。

    说白了,南月就像古时候的武痴!

    “军中以强者为尊,类似或者说是就是遵从大自然的丛林法则。那么打败了南月,完成任务的几率会更大。”

    想到此处,司徒易也是笑了起来,不再是之前的站军姿状态,放松了身体,朝着南月笑了笑:“班长,光光这么打可没有什么劲头。”

    南月一听,乐了,指着司徒易对着喜子说道:“哈哈!!这个兵有意思。”看见了之前叶子回来后,朝着叶子说道:“叶子,过来,我和这个兵练练,你当裁判。”

    之后转头看向司徒易:“你是想要彩头?”

    “正是!我输了,技不如人,随班长以后怎么操练我,如果班长输了……”

    “那就训练减半!”南月有些迫不及待的打断了司徒易的话。

    “好!”

    冲着司徒易勾了勾手指,“来,别说做班长的我欺负你,让你先上。”

    边上的一众新兵从开始的不屑一顾,到司徒易“挑战”南月的嘲讽,再到现在,一半人目露羡慕,一半人目露嫉妒。还有那么一小撮人,对外界不闻不问,坐着自己的俯卧撑。

    “这小子也太好运了,能被班长看上,怎么就不看上我呢?”

    “……”

    司徒易不知道那些新兵是怎么想的,就算知道了,也不做理会,双方压根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没有多余的话,司徒易见南月让自己先攻,司徒易也不客气,虽说他现在身体素质超过常人三倍,看着牛逼,实际上并没有多厉害。再说狮子搏兔亦尽全力!

    看清楚了,是超过常人!三倍。也就是普通人的三倍体质。也就和特种兵不相上下。不用说特种兵上面还有一个王牌特种兵!

    王牌特种兵的身体素质是常人的五倍!特种兵的两倍。要不怎么叫王牌呢!

    司徒易双腿微分,膝盖微曲,双手微曲放与正前方,一前一后。大拇指扣住手掌。

    咏春问手。

    看见司徒易的咏春起手式,南月收起了笑容,转为严肃对敌。做出了军体拳的起手式。

    在站立基础上身体稍向左转,同时向右脚后撤一步,两脚略成八字形屈膝,重心落于右脚,两手握拳前后拉开,左肘微屈拳与肩同高,拳眼向内上,右手置于小腹前约10厘米,拳眼向上,自然挺胸收腹,眼睛看左拳拳眼。顺着目光死死的盯着司徒易。

    行家一出手变知有没有,南月的军体拳起手式简直堪比教科书搬标准。

    司徒易眼睛一眯,抢上前去以摊手试探。

    南月面对司徒易的摊手,南月抬手一档还以抱臂摔背。意图把司徒易一招摔倒在地。

    司徒易神情不变左手被南月抓住,右手收回顶住南月腰部,不让南月发力。

    众所周知,力从地起,人想要有力,那么基本都是从地借力。接着就是到腰部,在由腰部传达至全身。

    南月腰部被制,他的意图也就泡汤了,接着司徒易随心变招,左脚下往前一踢,左手往回用力一收,南月重心不稳,就要到地,这时候司徒易以右脚为重心,微微蹲下,踢出的左脚收回,和右脚并拢,左手带着南月背靠他的腿部。

    右手举起拳头就要夯下去。(是不是很眼熟?是的,就是叶问最后打的龙卷风鼻血横流的那一招。)

    见机不妙的南月眼看就要被司徒易一拳夯实了。这一拳如果夯实了,受不受伤倒是其次,主要是面子啊。现在是在哪里?新兵的面前啊。

    这要是被司徒易一招打败,以后还有什么威严治这帮新兵蛋子?

    所以南月当机立断,以后背司徒易的双腿为重心,双手扣住司徒易的左手,腰部发力,双腿猛的往司徒易蹬去!

    可以说这一招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为何?如果这时候司徒易撤回双腿,也就是站直了身体,那么南月的着力点就没有了。往司徒易踢去的双腿也就不攻自破了。司徒易在报以老拳,南月就真的是被司徒易一招制敌了。

    文字诉说时间太长,而场中发生的这一切,只有几秒的时间。在南月做出一系列动作的时候,司徒易并没有撤回双腿,并不是他没有想到,而是……

    “毕竟是班长,总要给他点面子的。”

    转瞬间,司徒易右手改变轨迹,朝着南月的双腿轰去。

    砰!

    一股大力传来,司徒易情不自禁的后退几步,南月也因此得以解脱。一个扭腰转身,南月以一个帅气的姿势落地。

    双脚微不可查的颤抖着。

    “这小子挺有两下子的嘛。”

    “这南月挺有两下子的嘛。”

    “有意思!”x2

    不明真相的新兵们,都以为南月胜出一筹,毕竟司徒易倒退几步,而看看南月,这落地的姿势又这么帅气!肯定那个可恶的新兵被班长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