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抵达非洲
    ,!

    历经3个月,司徒易终于到了非洲。

    一下船,司徒易就遭受到了抢劫。

    “叽里咕噜,叽里咕噜,叽里咕噜!”三四个非洲黑人操着俚语,端着ak指着司徒易。

    司徒易扶额,“原来我也有主角命,一下船就遭受到抢劫。”

    虽然司徒易在开玩笑的自嘲,但是也从侧面表现出了非洲不止是美丽的大草原,还有生命危险!

    司徒易玩心一起,举着双手,用英语说道:“我是华夏人,华夏人!能说英语吗?你说的我听不懂。”

    其中一个黑人用生硬的英语连说带比划的说道:“你,拿出钱!钱!交给我们,让你过!不交,死。”

    说着黑人头目朝天开了一枪,以示真枪。

    司徒易嘴角带着一丝微笑,连忙摇头,“惊慌失措”的说道:“我没钱,没钱。钱都被我交了偷渡费了。”

    “没钱?”黑人头目眼睛一瞪,凶神恶煞的说道:“不是说你们华夏人都是什么什么土豪吗?”顿了顿,黑人头目继续说道:“没钱,值钱的东西总有吧?”

    “值钱的!?”

    “对!值钱的!”

    司徒易“恍然大悟”,“有有有!值钱的有,手表,项链,钻石,翡翠,这些都有!我把东西交给你们,你们别杀我c不好!”

    “古德*夏人果然都是土豪!”

    一根筋的黑人头目并没有想到,一个偷渡过来的,身上没有个背包可以东西的人怎么会有手表,项链,钻石之类的。

    只能说贪欲使人蒙蔽双眼!

    “大兄弟,来看这里,值钱的都在这里!”司徒易把手伸进了裤兜。朝着黑人头目招了招手。

    黑人头目眼睛放着一种名为贪欲的光芒,凑上前去。

    砰!

    司徒易一拳夯在了黑人头目的头上!

    剩余的三个黑人一脸懵逼。刚才还好好的说要交出值钱的东西,现在怎么把大哥给打了?城里人真会玩。太狡猾了!

    看着老大倒飞了出去,三个黑人连忙把枪指着司徒易,喊着司徒易听不懂的俚语。

    不过虽然听不懂那三个黑人在喊什么,不过大概得意思还是懂得。无非就是不要动,你干什么,我要开枪了,蹲下之类的。

    说来话长,但是时间也只过了一秒左右。

    趁着黑人头目倒飞出去,剩下三人目瞪口呆的时候,司徒易身形一个前冲。瞬息间来到了大喊大叫的三个黑人面前。

    砰!砰!砰!

    司徒易瞬息间就打出了三拳,三个黑人惨叫着倒飞出去!

    枪械掉落一地,司徒易随手捡起其中一把ak,看了看,司徒易笑了,“保险都没打开,还抢劫?抢劫倒老子头上?哼哼!”

    司徒易走上前去,挨个踢了四人一脚,用英语说道:“起来了,起来了,我下手有分寸,你们最多骨折。保险都没开还打劫?起来!现在是打劫时间,男的靠左,女的靠右,不男不女站中间!有钱交钱,没钱交命!”

    四个黑人畏畏缩缩的捂着被司徒易打中的地方站了起来,三个黑人站在了左边。一个黑人站在了司徒易面前,也就是中间。

    看到这情况,司徒易和三个黑人都是目瞪口呆的看着站在中间的黑人。

    “没想到只是随便一说,还真有人妖啊?还是一个黑人?不行了,我得笑一会儿。”司徒易哈哈大笑,乐不可支。

    笑了一会儿,司徒易端着枪指着四个黑人,说道:“现在,交钱!”

    四个黑人只有黑人头目懂一点英语。一听司徒易说交钱,立马摇头说道:“没钱,没钱,我们就是因为没钱才出来打劫的,这还是第一次打劫。”

    “难怪。”

    “不交钱,那你们选择交命了咯?”司徒易凶神恶煞的说道。

    双方彻底的换了地位。

    “不不不……”黑人头目把头摇的和和拨浪鼓似的。连话都说不清了。

    “钱也没有,命也不交,那你们有什么?”

    司徒易端着枪在四个人面前晃晃悠悠的悠哉的说道。

    “这样吧,我要去利比里亚,你们给我消息,我可以考虑放了你们。”

    这也是司徒易没有下杀手的理由,一个人偷渡到非洲,人生地不熟的,必须要有一个向导或者消息,地图,才能完成司徒易的想法。

    黑人头目眼睛一亮,连连点头,“好好好!我有亲戚就在利比里亚,我带你去。你放过我兄弟。”

    黑人头目的一番话让司徒易有些刮目相看,毕竟就算司徒易反悔,黑人们也没办法。在生命的威胁下,这个黑人头目还能想到自己兄弟的安全,可谓是重情重义之人。

    “可以。”司徒易指着另外三个黑人,说道:“你们可以走了。”

    “叽里咕噜,叽里咕噜。”

    “叽里咕噜,叽里咕噜。”黑人头目看上去非常的气愤,连打带骂的赶走了三个黑人。

    在经过黑人头目的努力下,三个黑人不甘的离开了。

    “好了,你的兄弟们已经离开了,现在带我去利比里亚。”

    黑人头目点了点头,经过刚才于他兄弟的争论,整个人显得有些颓废。

    “你叫什么名字?”

    “赛缪。”

    “那赛缪,这里离目的地我也多远?”

    “开车需要一个星期。现在我们需要去最近的城市弄一辆车和一些物资。然后开车去。”赛缪说着走在前面,为司徒易领路。

    在司徒易看不见的时候,赛缪眼中闪过一丝怨恨,显然对司徒易的不满藏在心中,只等合适的机会就会爆发出来!

    可能不需要多久了。

    两人走了将近十分钟左右,来到了最近的城市。

    整个城市显得有些破败。随处可见一些瘦如骨柴营养不良的老人孝。道路坑坑洼洼。

    看上去就像国内某些偏远地区一样,可如果你这样想那就大错特错了!

    看上去营养不良,弱不禁风,但是在隐蔽处却放着机枪,手枪!如果不明真相的人以为他们好欺负,显然会吃一个大亏!说不定连命都丢了都不知道。

    “出来混江湖的,老人,孝,女人不能惹,果然不错。”司徒易喃喃自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