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他是恶魔吗?
    ,!

    在赛缪的帮助下,司徒易用手中的四把ak换了一点物资。至于车辆,由于司徒易手中并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所以得靠赛缪了。

    “赛缪,想办法弄一辆车。按照你说的开车都需要一星期,光靠我们走可不行。”

    赛缪连连点头,看上去非常的温顺,不敢违逆司徒易的话。

    司徒易也不管赛缪如何想,只要带他到利比里亚就行,无所谓是谁。如果赛缪胆敢带错路或者算计司徒易,那么他会让赛缪知道什么是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所有的阴谋诡计都是浮云!

    没多久,赛缪跑了回来。气喘吁吁的说道:“车,找到了,可是我没钥匙。”

    司徒易看着喘气的赛缪,笑道:“偷车?”拍了拍赛缪的肩膀,“好想法,带我去吧。”

    赛缪眼中喜悦一闪而过,好似幻觉,但是司徒易知道,这绝不是幻觉。自从任务一完成后,司徒易隐隐的有种感觉,只要别人对他有不好的想法,或者对他有杀意,那么司徒易就能隐约的感觉到。

    “应该是所谓的第六感?可惜只能隐约的感觉,并不是很准确。”

    赛缪带着司徒易前往车辆停放地点。

    路途中,赛缪越走越快,司徒易却不紧不慢的跟在后头。

    看似不紧不慢,实际上不管赛缪如何加速,司徒易始终离他间隔两个人的身位。

    过了大约三分钟左右,赛缪已经不是在快速的走了,而是全力的在奔跑,边跑边喊着俚语。

    在赛缪喊俚语的时候,司徒易突然感觉到眉心针扎一般的疼痛。

    司徒易心中一惊!来不及多想,立即朝着边上扑去。

    就在司徒易往边上扑去的时候,一枚子弹射在司徒易原先位置的不远处。

    司徒易看着这枚子弹,心中暗道一声侥幸。如果不是完成了任务一,提升了身体素质。并且隐约的有了第六感。不然这一次司徒易会彻底的交代在这里!

    侥幸过后随即司徒易心中大怒!

    “该死的赛缪!不把你挫骨扬灰,我就跟你姓!”

    看着远处奔跑的赛缪,司徒易不在隐藏实力,全力往赛缪方向冲去。

    司徒易的身形好似一支利箭,以普通人的眼睛根本看不清司徒易在哪里。

    几息过后,司徒易站在了赛缪的面前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赛缪是一个小型黑帮的成员,今天本来打算在偷渡者的必经之路等候着肥羊的上门。

    这件事赛缪做的太多了,往往偷渡者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会选择上交钱财。这也使得赛缪虽然是一个小头目。但是日子过得却堪比大头目的生活。

    可今天却和以往不同,因为他碰上了硬茬子!

    一个华夏人!

    以往华夏人在赛缪的眼里,那就是肥羊的代名词!可是今天的这只“肥羊”却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解决他和三个手下,只用了几秒的时间!

    这种武力强大的存在,赛缪从来没有见过!虽然没有见过,但是和别人聊天打屁的时候听过别人说起过这种人。

    而当那人在打败自己居然还不满意,想打劫自己?

    你武力强大,我认了。但是你武力在怎么强大,总不可能不怕枪械吧?

    所以,在赛缪自认为算计了司徒易。(就是要求放过赛缪的兄弟,其实赛缪是欺负司徒易不懂俚语,叫他兄弟去帮里通风报信去了。)

    他知道,以ak在当地的地位,只能换一点物资,换不到车辆。而司徒易在当地人生地不熟的,只能靠赛缪来寻找车辆。

    这就给了赛缪一个杀死司徒易的机会。

    虽然司徒易可以用ak直接强抢一辆车来代步。

    可是司徒易并不想节外生枝,他只想早一点完成任务,早一点回家抱老婆。他在这个位面待腻了。

    强抢一辆车,不说车主会不会反抗。以当地的持枪率,大白天的以一个外国人的身份强抢东西,当地人肯定会一致对外,先把这个外国人干掉再说,说不定还能发一点小财。

    显然这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在摆脱司徒易后,赛缪就跑回了帮里,和自己的大哥一起算计埋伏司徒易。

    在商量好后,赛缪回到司徒易身边,以偷车为由带着司徒易前往埋伏地点。

    而由于司徒易的强大在赛缪心中挥之不去,所以他非常的紧张。

    路上漏洞百出,索性成功的带着司徒易来到了埋伏地点。

    “这个华夏人可真好骗。时间应该差不多了,帮里的狙击手应该就位了。”

    赛缪刚想完,就听见一声枪响,之后赛缪想回头看一眼司徒易的死状来安慰一下自己受惊的小心灵。

    可是这一回头却发现却发现那个华夏人没死,不仅没死还躲开了狙击枪的狙击!

    赛缪肝胆欲裂!不可置信的看着司徒易。紧接着就是一股子的寒意涌上心头,“他没死的话,绝对不会放过我!赶紧逃!越远越好!”

    一念之此,赛缪是拔腿就跑^不得爹娘给他多生两条腿。

    跑着跑着,赛缪发现,原本应该在自己身后的那个华夏人,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身前!

    扑通一声,赛缪跪倒在司徒易的面前。

    “饶命!饶命!饶命!”

    赛缪知道,这个华夏人不会放过自己,可是听说华夏人都讲究什么仁义道德,所以赛缪心中期望这个华夏人是讲究这些的。

    司徒易眼中泛着冷意,看着眼前不断磕头喊着饶命的赛缪。如果不是第六感,那么今天是必死无疑!

    这一枪也给司徒易敲响了警钟!在还没有无敌的时候,不,不管是否无敌,都不能放松警惕,否则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小人物会让你万千道行一朝散尽!

    砰!

    司徒易淡漠的一脚踢碎了赛缪的头颅,丝毫没有在意红白之物溅了一身。

    转过身子,看着不远处楼顶上的狙击手,咧嘴一笑。身上沾着红白之物的司徒易,这一笑状似恶魔!

    楼顶的狙击手全程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当第一枪没有击中司徒易的时候,他只当是昨晚在女人身上太久所致。并没有当回事。

    可是在之后,看见司徒易瞬间没了身形,这让狙击手以为自己是否出现了幻觉?

    而当司徒易出现在赛缪的身前,并且一脚踢碎了赛缪的头颅后,沾着一身的红白之物看着自己咧嘴一笑,那个笑容……

    让他亡魂丧胆!

    “他是恶魔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