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九叔
    司徒易看着不远处的小镇,接着环顾了四周一圈,发现小镇外不远处就是一处义庄。

    司徒易看着义庄,眼神一闪,随后往义庄走去。

    义庄是指暂时存放未安葬棺材的特定场所。

    “按照系统的一贯尿性,现在应该是剧情开始之前。”

    找了一处无人的地方,司徒易从系统空间中拿出在叶问位面中的衣服,慢条斯理的穿上。边穿边回想了一下剧情。

    僵尸先生讲的是小镇的土豪任老爷因于其父葬之时受风水先生吩咐,于二十年后必须起棺迁葬,时间一到,找了当地茅山师父林九九叔前来操办此事。

    起棺当日,发现任老太爷之墓地为蜻蜓点**,其尸于二十年来毫无腐化迹象。致令九叔生疑,遂将棺木运至其往之义庄。由秋生文才两个徒弟用鸡血墨斗把棺材全部弹上一边,而两个徒弟却只顾斗嘴,漏了棺材底部,致使任老太爷破棺而出。后来任老太爷变成僵尸后更将任老爷杀死。

    九叔认为任婷婷处境危险,把任婷婷接回义庄暂住。一晚,文才为保护婷而被僵尸所伤,中了尸毒,以致慢慢变成僵尸,所幸尸毒可被糯米所解,但文才用了米店老板故意掺杂进去的杂米所以非但无效,更是尸毒加重。另一方面,秋生亦被女鬼小玉所迷,被九叔发现并且解救,而九叔亦发现糯米中有杂米,遂将糯米选出煲成糯米粥,救了文才。与此同时,僵尸更是进化出了神智,拥有不下于孝子的智慧,更是能用眼睛看见,双腿也不在僵硬!以往对付僵尸的一些手段对其威力削弱许多。

    所幸邪不胜正,九叔师弟四目道长刚好路过,一起合力把僵尸用火烧死。

    穿戴完毕后司徒易坐在原地,暗自思量。

    “虽然那个风水先生从头到尾没有出现过,但是从剧情中可以看出其不安好心,二十年后起棺?哼,估计包藏祸心!”

    “而且风水先生当时很可能有两种情况,一是给自己活着别人找好的墓穴,二,为了炼尸!任老太爷威逼利诱之后,风水先生肯定心中不爽。暗中报复任家!懂得其中道理,这点想必不难做到。”

    “如果是第二种,那么很可能这个人压根不是什么风水先生,而是修道之人!”

    “再者,这个女鬼小玉也是惨兮兮,没有人给她上香,秋生为其上了一炷香,她就想到嫁给他,可见其心地善良,只是人鬼殊途……被九叔拆散。”

    “最后,这个任老太爷所边变僵尸!!!”

    司徒易一想到最后僵尸饮用了其血亲之血后的进化,脸色凝重!

    僵尸一般都是瞎子,通过人的呼吸来定位目标,来感知猎物并追捕猎物,因此只要屏佐吸,僵尸便无法将猎物找出来。

    可是在僵尸先生中,任老太爷却能看得见,双腿能自如走动。这只能在那些修炼有成的僵尸中才能见到。比如《尸兄》中的那只。

    “想必那个时候应该变成僵尸王?或者是变异?虽然在剧情里面,僵尸被九叔他们消灭了,但是现在是一个真实的世界,一切都不敢说了!”

    “先不管这些,搞清楚离正式开始还有多久,在这之前,尽量学习道术,然后开始修炼五行仙决!”

    司徒易想完后慢慢走到义庄门口,发现大门紧闭。

    敲了几下门,没多久,大门打开了,露出一个青年男子,只不过男子的相貌……有些独特。嗯,确实非常具有个性。

    司徒易拱手一礼,道:“这位兄台请了,在下司徒易。在下四处云游,只为寻找高人学习道法,在前面的小镇上听闻此处有一位叫林九的茅山道长。特来拜师!”

    文才闻言眼睛一亮,“来拜师的?那不是有小师弟了?秋生就不会只欺负我一个人了。妙极妙极!”

    想到此处,文才连忙还了一礼,说道:“兄台稍等,我去通禀师父。”说完文才连忙往里面跑去。

    没多久,文才小跑到门口,说道:“师父同意见你。跟我来。”

    两人来到正厅,早有一中年男子坐在正厅的上首位置正在喝着茶。

    正是林九,九叔!

    九叔虽说是中年男子,但是两鬓也是斑白,想必为了两个不学好的文才和秋生也是操碎了心。

    “小子司徒易,拜见道长!”司徒易进入正厅后,朝着九叔恭敬的行了一礼。

    九叔放下手中的茶杯,站起身来快步走向司徒易,说道:“免礼免礼。”

    “刚才文才和我说,你要拜我为师?”

    “是的,因心中向往我华夏道术,为此特地云游四海,只为了寻找名师,教导在下,至此已有五年有余。”

    九叔摸着下巴,一副“得道高人”(这里不是说九叔不是,而是他没有山羊胡,做不出那种仙风道骨,得道高人的形象。)的样子,点头说道:“你寻不到也是正常,现在乃是末法时代,天地灵气尽失,修道之人是少之又少,多是为了钱行骗居多。”

    顿了顿,九叔继续说道:“你想要拜入我的门下也无不可,但是修道之人注重根骨,天资,没有这两样,虽说一样可以修道,但是进境比起天资高者慢了不止十倍。”

    司徒易拱手一礼,道:“那道长可能为小子测一测这个根骨?”

    九叔点了点头,指着边上的椅子道:“你坐在这里,我为你测一测根骨。”

    司徒易依言而坐,九叔则走到司徒易的背后开始为司徒易摸骨。

    九叔越摸越惊讶,“此人的根骨绝世罕见,恐怕超出常人好几倍!如果收了这样一位徒弟,那么我之一脉有继承人了啊!秋生虽说根骨不错,但是心性难定,恐只能学到我三成左右本事,文才……太笨,恐只能学半成到一成的本事,以后只能把义庄交给他,让他有吃饭的资本。现在祖师爷显灵啊,赐我一位修道天才!”

    “不过,还的看其品性如何。我可不想到头来教出一个为祸苍生的魔道出来。”

    在摸骨之后,九叔压下心中的喜悦。手中掐诀,放在双目之前,片刻之后,望向司徒易。

    这一望,九叔连退几步,嘴中不可置信的喊到:“这……这怎么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