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僵尸出土
    “不错。”

    “对!”

    “哼!”

    第一声是九叔的,第二声是任发的,第三声是任婷婷的。

    九叔有些欣慰,还好,没有给自己丢脸,刚入门几天,就能知道这些,相比于秋生文才入门的时候强多了。

    而任发则是惊讶的,想不到之前在九叔跟前学艺多年的秋生文才不知道的东西,这个刚入门才几天时间的司徒易能知道。

    而任婷婷有些恼怒了,这个色狼!解释就解释,站在我身边是干嘛?

    司徒易摸了摸鼻子,有些疑惑,这丫头是怎么了?怎么对自己的这么不友好?

    司徒易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就是因为三天前在茶餐厅的“无礼”的目光惹恼了任婷婷,相比较与文才的无礼不同。

    首先文才本身长的……有特点,任婷婷是不会看上他的,只会把他当做路人,作为从小到大的美女,这些个路人的色狼目光有有免疫力了。

    而司徒易则不同,因为司徒易的帅气外表,加上同是“出国”的人,在观念上比较接近,这就让任婷婷对司徒易有了好感。而司徒易突然的“色狼”目光,让任婷婷心理一下子承受不了,就像之前任婷婷想的那样“哼,果然是色狼,还是衣冠楚楚的色狼,被揭穿了就脸色难看,难道他不知道什么叫羞耻吗?”

    这倒不是任婷婷胡搅蛮缠,心理落差极大,就让任婷婷对司徒易的态度非常的恼怒了。

    “想不到九叔坐下高徒也懂得看风水之术啊。”任发一脸微笑的看着九叔道:“那位风水先生说,先人竖着葬,后人一定棒!”

    九叔从那些被挖出来的土中已经发现了不对,所以略带嘲讽的说道:“那灵不灵呢?”

    任发有些尴尬的摇了摇头,往边上走去,道:“额,这二十年来,我们任家的生意是越来越差,不知道为什么。”

    九叔一听,毕竟是雇主,帮着分析道:“我看那个风水先生和你们任家有仇啊。”

    任发一听,疑惑的道:“有仇?”

    “老太爷生前是不是和他有什么过节啊。”

    在两人边走边说的时候,秋生文才去向任婷婷献殷勤去了,任威为了自家表妹不被别人抢走,也是跟着秋生文才的身后紧紧盯着。司徒易则是跟在九叔的身后,静静的听着。

    任发这时候对九叔已经信任了,只能道出当年的一些实情,“这块风水宝地是那个风水先生的,先父当年知道这里是一个风水宝地,就从风水先生手里买了过来。”

    九叔恍然大悟,恐怕不止是买过来的利诱而已,还进行了威逼啊。心中想着,嘴中也问道:“只是利诱吗!有没有威逼!”

    任发想起当年的事情,脸上不由自主的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我看绝对有威逼,要不然他绝对不会害你的!他叫你们把整个洋灰盖在蜻蜓点**的上面。”

    任发心中一惊,原来是那个风水先生搞得事!忍不住问道:“那应该怎么样呢?”

    “应该雪花盖顶,这才叫蜻蜓点**,棺材头碰不到水,怎么叫蜻蜓点水?那个风水先生还算有良心,叫你二十年后起棺迁葬,害你半辈子,不害你一辈子,害你一代人,不害你十八代!”

    任发经过九叔的话后,心中完全的慌了!也对当年的事有些后悔了。

    司徒易跟在九叔后面听了整个全程,看着任发摇了摇头,“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啊!”

    想起刚来到这个位面时的猜测,忍不住向九叔问道:“师父,如果那个风水先生心怀恶意呢?”

    九叔一听,有些疑惑,刚才自己的讲解应该很清楚了才是,怎么自己的徒弟还是会问出这句话?不过九叔知道,自己这个徒弟经过“五年”的云游有自己的主见,便开口询问道:“小易,你是不是发……”

    九叔还没有问完,在墓穴干活的一众年轻人大喊道:“看见了!”

    当下九叔和任发也暂时性的丢下疑惑,赶了过去。

    在经过工人的努力下,任老太爷的棺材被取了出来,平放在了地上。

    九叔朝着工人吩咐了一句准备起钉后,转身对着前来的人说道:“诸位,今天是任公威勇重见天日之日,凡年龄三十六,二十二,三十五,还有四十八。属鸡属牛者一律转身回避。”

    在一些符合条件者回避过后,九叔沉声说道:“大家回避完毕,整理衣冠,开棺!”

    而就在他们开棺的

    
共2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