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苟利国家生死以 岂因福祸趋避之
    给几人疗伤之后,司徒易目光真诚的看向四目道长,“师叔,教我炼尸之法,我要把这一具变异僵尸炼成傀儡。如此也算是断绝了变异僵尸的进化之路,就算脱离了掌控,也能灭之。在加上我云游的五年时间来看,华夏大地恐怕又要陷入战争之苦!我希望用我能找到的所有力量来帮助我的母亲:华夏!”

    司徒易并没有说错,僵尸先生的时代处于民国初期,在过不久华夏大地就要再起战火,矮子国的入侵,当权者的退让……等等,这是司徒易第二次想要在一个位面留的时间变得久一点。

    他生活的现世是和平时期,没有经历过这个黑暗混乱的年代,但是从历史文献的只言片语中就可管中窥豹,当时的人民是多么的黑暗,多么的绝望c在自古至今华夏从不缺少能人异士和英雄好汉!

    “这是我找师父拜师的根本原因,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福祸趋避之!”

    司徒易看着九叔和四目道长,目光坚定且真诚。

    九叔和四目道长相视一眼,皆是沉默不语。显然刚才司徒易的一番话语让他们心中燃烧起了一团火焰,那是一种名为国家民族的火焰。

    秋生文才任婷婷感受到现场沉重的气氛后亦是沉默,秋生文才明智的没有出声打扰,倒是任婷婷,眼睛盯着司徒易,美眸中异彩不断,“想不到这个混蛋色狼这么有男人魅力,如果......呀!任婷婷你在想什么呢!你爹爹才刚刚死去,是想这些的时候吗?”

    “可以!但是如果让我知道你在外面干了些不好的事情,那么......你随时等着我来废你修为,把你逐出门墙!”

    沉默良久,九叔说出了司徒易心中最想听到的话!

    司徒易对着九叔和四目道长拱手一礼,长揖到底!

    “谢师父师叔成全!”

    之后司徒易把安静下来被贴上符篆的变异僵尸抬到了停尸房中放置,自个儿跑到了四目道长身边开始学习起了炼尸之法,虽说九叔也会,但是九叔也只是懂得炼尸之法的一点皮毛,专精这一门手艺的还要属于四目道长!人家是专业的!

    之后的事情就变得非常简单了,最大的危机解除,任婷婷在义庄为任发的骨灰守灵三日后,也不得不回到任家主持起了任发遗留下来的家业,可是一个弱女子,如何在哪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奸猾商人手中存活?并且把任发的产业守住,甚至更上一层楼?

    答案很简单,司徒易表示,只要挨个儿上门“耳提面命”一番就可!有了司徒易的一番“友好的”串门,镇上那些个觊觎任发留下的遗产的人,全都小心翼翼的陪着任婷婷笑脸。生怕这位姑奶奶心中一个不顺,告诉那位“天使”,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在挨个儿串门之后,司徒易找到任婷婷,要了任婷婷......................体内小半的血液,目的自然是为了任务1,让僵尸得到两位至亲血脉。任婷婷并没有反抗,或者说,现在的任婷婷,对于司徒易她想不出有什么理由来不答应司徒易。

    在得到血液,并且装瓶后,司徒易催动木灵气,为任婷婷疗伤。经过小半天的疗伤,总算是把之前的亏空给补了回来。

    时光飞逝,岁月如梭,转眼间就过了三个月!

    司徒易在四目道长的谆谆教导下,对于炼尸一道有了巨大的成功,虽然还比不上四目道长,但是也相差不远了!让四目道长直呼妖孽。九叔这一段日子倒也舒心,没了僵尸的烦恼后,时不时的看着秋生文才,叮嘱他们好好修炼,并且优哉游哉的去镇上溜达一圈。或者哪家有了白事,九叔就带着秋生文才前去操办。又或者懒癌发作,就让秋生或者文才自个儿前去操办。

    可以说义庄中,最为舒心,最为快色的就属九叔了!

    在三个月后,司徒易在四目道长的看护下,司徒易进行了人生第一次的炼尸!没错,前三个月司徒易也只是学习了一番理论知识,现在理论知识充足了,自然要开始进行实践,毕竟实践出真理。

    “不对,不是告诉过你,炼尸的时候要静心凝神吗?不合格!”

    “你这有不对了,你看看你炼出来的是什么东西?鬼不像鬼,尸不像尸!不合格!”

    “这一回倒是像个样子了,可是等级太低!不合格!”

    “这一回倒是比上一次的等级高上那么一点!但还是不合格!”

    “......”

    自从司徒易开始进行炼尸的实践后,义庄中就经常传出四目道长训斥司徒易的声音。传的最多的就是不合格!至于炼尸所用到的尸体哪里来的......现在华夏大地已经开始陷入战乱,无人认领的尸体这东西,多得是!

    又是几个月后,九叔带着秋生文才前去镇上操办白事,这一段时间,镇上的白事也越来越多了!而司徒易在四目道长的首肯下,终于把魔手伸向了闲置了小半年的变异僵尸!

    在供桌上摆上准备好的相应事物,然后司徒易深吸一口气,神情凝重!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哦哦哦......好像混进来了什么怪东西!!!

    总之,在一顿神操作下,司徒易捧起手中的方便面,对着四目道长说道:“师叔,这东西不错吧,好吃吧!”

    四目道长捧着方便面吃的不亦乐乎,一边点头,一边口中吸溜吸溜的吃着面条!在喝完最后一口汤底后,四目道长擦了擦嘴角的残余,对着司徒易竖起了大拇指,“好师侄!不枉费师叔我这几个月来的费心教导!有心了。”

    司徒易喝完汤后,大大的呼出一口热气,面露享受之色,没办法,来到这里大半年了,吃到的东西和现代没法比,司徒易又是懒癌发作不想烧饭,只能以垃圾食品方便面对付对付。此时听见四目道长的话后,笑了笑。

    “这东西,我可是连师父都没有给他吃过。师叔,你有福了!”

    四目道长眼睛一亮,“你师父也没吃过?”

    “当然,你在以往可见过我拿出这种东西过?”

    四目道长哈哈大笑,“师兄啊师兄,看来你徒弟还是比较向着我的嘛!”

    在四目道长得意的时候,突然传来一道声音:“是吗?我徒弟这么向着你,你是想和我争徒弟咯?”

    原来是九叔,原本和秋生文才前去镇上操办白事的九叔,这时候却突然出现在了停尸房内!

    四目道长脸上之前得意的神色消失不见,快速的换上一副严肃的面孔,把手中的盒子往身后一抛,对着九叔拱手一礼,“师兄,刚才谁对你说了坏话,你告诉师弟,师弟一定定斩不饶!”

    四目道长快速换脸的姿势,让司徒易一阵目瞪口呆。悄悄竖起大拇指,“我辈楷模!师叔不愧是师叔,脸皮就是厚!我还有许多需要向师叔学习的地方!”

    司徒易一番话说的四目道长脸色微红。轻咳一声,严肃的对着司徒易说道:“小易啊,该做的准备都做好了,现在是时候对其进行炼制了!你也发现了,最近小镇上死亡的人数越来越多了!”

    四目道长的一番话,让原本想找到香味来源的九叔顿时沉默了下来。

    是啊,最近小镇上死亡的人数是越来越多了!如果是鬼怪之类的害死的话,那以九叔的心怀,自然当仁不让的一定要找出害人的鬼怪,并且消灭之。可偏偏是人类新发明的枪支炮弹杀死的,这就让九叔无能为力了。虽然九叔身怀茅山道法,但是茅山道术对鬼怪的伤害最高,对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