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 出发搞事情,我们要搞事情!
    ,!

    司徒易看着眼前的三样东西,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因为在看到百鬼旗后,司徒易面临这两个选择。一,三样东西收下,之后去收服小玉,有了之前上香过后的感激,司徒易想要收服小玉并不是多难的事情。收服了小玉,那么司徒易就能回归现世,继续和赢颖开始旅游。不用管这个位面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果然,我做不到那样啊!”

    二,收了三样东西,在准备好之后,出山,为面临入侵的华夏出一把力!之后在回来收了小玉,返回现世。

    司徒易抬起头,目光坚定的收下了几样东西,走到九叔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说道:“师父,我进来了。”说完,也不管九叔是否同意,直接进了房间内。而在司徒易进去之后,看到九叔的样子后,心中感动。

    房间中,九叔上半身裸露,身上不是淤青,就是伤痕,九叔正在小心翼翼的给自己上药。看见司徒易敲了门就进来,九叔上药的姿势僵在了那里。显然被自家徒弟看到这样一副狼狈样,是在有违做师父的尊严。

    司徒易二话不说,手中掐诀,朝着九叔一指,自身木灵气带动天地灵气朝着九叔涌去。没多久,九叔身上的淤青,伤痕,内伤统统消失不见。

    九叔感受着自身的情况后,有些感叹的看着司徒易,有这一手,出去之后也不怕被欺负了。

    笑话,如果以司徒易这种实力出去还要被矮子国欺负,那么本书就可以下架了。

    “师父,以后这种事情就不要去做了,就算没有这些东西,徒弟我出去也不会被欺负的,不然我外出历练的五年是怎么过下来的?”

    九叔摸了摸自己的一字眉,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啊,我倒是忘记了你之前的经历了,只不过你说的那么恐怖,做师父的,总要为你出去之后的安全考虑。”

    司徒易朝着九叔深深的一拜,“师父之恩,徒弟没齿难忘!”说着,司徒易从怀中(系统空间)掏出五行仙决。递给了九叔后说道:“这是我以前无意中得到的,希望能给师父带来更进一步的帮助。”

    司徒易知道,九叔注重道统,五行仙决就算给了九叔,九叔也会去修炼五行仙决。这不是功法高地好坏的问题,而是一种思想,生是茅山人,死是茅山鬼,修炼的功法自然也要是茅山的。所以司徒易从拜师到现在也没有把五行仙决交给九叔。

    给九叔治疗了伤势之后,在和九叔商议了一下出去之后的事。留下了树枝状态的雷击木,交给九叔炼成桃木剑,之后带着八卦镜和百鬼旗,回了房间。

    三天后。

    除了还是处于树枝状态的百年雷击木外,八卦镜,百鬼旗,均被司徒易炼化!这一炼化,就持续了三天时间。八卦镜还好说,虽然是茅山上拿下来的,但是也是属于无主之物。最耗费时间的还是百鬼旗。就连九叔都不知道,那个鬼道高手死后,并没有真正死去,而是把自身的灵魂藏身留在百鬼旗中,只待九叔炼化之时,趁着九叔伤势未愈爆起突袭!借尸还魂!可惜,他失算了。

    等待他的并不是“伤势未愈”的九叔,而是司徒易,论修为,可能司徒易不如九叔,但是论精神力,九叔就不如司徒易了。而且司徒易最精通,是念力。念力也是精神力的一种!所以那个鬼道高手理所当然的被司徒易吞噬,壮大自身的精神力。

    这个吞噬实际上就是,以自身精神力模拟五行相克,碾碎鬼道高手的灵魂,在模拟五行相生,吞噬逸散的灵魂碎片。借此壮大自身!

    三天后,司徒易把两件法器收到了系统空间,并不是司徒易不想把两件灵器收到体内温养,而是根本做不到,武器等级之别有:凡兵,法器,灵器,宝器,仙器,先天后天灵宝,先天后天至宝之分。想要收入体内温养,至少需要达到宝器的程度。

    司徒易无奈只能以自身灵气来冲刷温养两件灵器。

    九叔这时候来到大厅,手上提着一把长三尺三的桃木剑。剑身上刻着一系列的符篆,用以增强桃木剑的威力。九叔在把桃木剑放到桌子上后,说道:“桃木剑给你做出来了,自己取个名字,然后拿去用把。”

    司徒易点了点头。之后两人把目光看向秋生。

    秋生一愣,有些无辜的说道:“师父,最近我没惹事,真的,最近镇上的白事这么多,还要帮我姑妈看店,真的没惹事!!!”

    司徒易扶额,九叔嘴角抽搐,真是不知道该说这个徒弟什么好c在这么些年下来,九叔也习惯了。

    “前些天说的,你还记得吗?你师弟最近要出山帮助天下的黎明百姓,帮助有志之士击退入侵者,你可愿同行?”

    秋生再次一愣,在那天之后,秋生也仔细的考虑过,也想过安安稳稳的在小镇上侍奉师父。可是一想到之前自己的师弟所说的,“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福祸避趋之!”让他热血沸腾!生出了想要跟着师弟出去闯荡天下,把入侵者打的屁滚尿流!

    秋生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当九叔问起这个问题后,秋生楞了一下,随即目光坚定的说道:“师父,我想跟着师弟出去!要让那些入侵者知道,我华夏是不可以入侵的存在!”

    九叔大笑三声,抚掌赞叹道:“好!”顿了顿,九叔继续说道:“秋生,你回怪师父没有给你准备武器吗?”

    秋生丝毫没有犹豫的摇头说道:“没有!师父,我知道我虽然有些小聪明,但是在大事上的处理是比不过师弟的,而且师弟也见过世面,修为也比我强,懂得也多,这一次出去一切都还要靠师弟照顾我。说起来,师弟别怪我拖他后退就好!”

    司徒易摇了摇头,表示不会怪罪。

    次日,在九叔,文才,四目道长的相送之下,司徒易带着狗蛋和秋生上路了!昨晚司徒易夜袭任婷婷的房间,取了一点她的血液。再用木灵气修复。一切都显的那么熟练,老道。

    在取血完毕司徒易要走的时候,任婷婷突然从后抱住了司徒易,说出了自己的心声,并祈求司徒易别去赴死,留在小镇。

    面对任婷婷的袭击,司徒易显得有些慌乱,这倒不是司徒易喜欢上任婷婷了,而是任何人在给人家爷爷取了狗蛋的名字后,面对她总会有一种心虚的感觉。更何况司徒易并不喜欢任婷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