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什么是爱情
    面对着司徒易的邀请,白发魔女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十万玉疆战士,顿时觉得自信心爆棚!当下轻笑一声,说道:“好呀,我倒是要看看,传说中的天行者到底是如何道歉的!”

    说着白发魔女对身边的一个将领说道:“在外等着,如果我在里面发生了什么不测,那就全力进攻这里!势要拿到金箍棒!!!其余人格杀勿论!”说完后莲步轻移走进了洞府。

    一走进洞府,白发魔女看见金燕子和鲁彦两人倒是如同知道他们在这里一般,丝毫没有惊讶的神色,倒是看见金燕子的时候,轻哼一声,表示不屑。

    金燕子也如同白发魔女一般不屑的看着她。

    两人的神色全被司徒易和鲁彦看在眼中,鲁彦倒是没什么感觉,作为酒仙,他的心中只有酒!而作为东道主的司徒易则把白发魔女请到了桌子边上,为她沏了一壶茶。

    白发魔女捧起茶杯轻酌一口,看着司徒易说道:“天行者,看在你这么有歉意的份上,把金箍棒交给我,我可以饶你不死!”

    鲁彦和金燕子一听是来拿金箍棒的,那还得了,瞬间进入了战斗的状态,凝神戒备的看着白发魔女,只要她有想要进攻的**,那么就必然要承受鲁彦和金燕子的进攻!

    司徒易倒是没有在意白发魔女的言辞,摆了摆手示意两人不必这么戒备,微笑的看着白发魔女,说道:“金箍棒是我千辛万苦得到的,凭什么你一句交给你,我就要交给你?如果我听到的没错的话,你并不是金箍棒的主人!那么我更加不能交给你了!”

    白发魔女脸色唰的一下冷了下来。只听她冷冷的说道:“我在问一次,你交是不交?”

    司徒易看了会儿白发魔女,徒然把脸凑近了她,脸上带着玩世不恭,说道:“如果我交给你,你能给我什么好处?以身相许吗?还是你们所谓的长生不老?”说到长生不老的时候,司徒易明显的带有不屑的语气。

    白发魔女不是金燕子,去去几句话就能让她脸红羞涩,听到司徒易胆敢调戏轻薄与她,白发魔女又曾遭受心上人的背叛过,所以当下快速的把手伸向腰间,就要取出腰间的软鞭,直接杀了司徒易!

    可是司徒易会让她如意吗?显然不会!在白发魔女想要伸手的时候。司徒易比她还快的直接抓住了她的藕臂,直接令她动弹不得!白发魔女战斗经验非常的足,一见自己拿不到武器,就直接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她相信,如果没有防备的人,根本不会想到她的头发如同钢丝一般的坚硬和小刀一般的锋利!

    可是司徒易会不知道吗?这个位面只要是出过手在电影中记录下来过的人,司徒易都知道他们会是使什么招式,所以当白发魔女扭头想要甩出脑后的三千银丝的时候,司徒易直接把脸凑了上去!

    唔!

    一时间场中气氛仿佛凝固了一般,金燕子眼睛睁的大大的,脸上的表情非常的复杂!而鲁彦则是口中啧啧称奇,对于白发魔女的凶名他鲁彦当然听过,可是眼下的这个天行者居然胆子如此的大,居然敢直接亲上去!

    司徒易在亲到她的时候,作为当事人的白发魔女,眼神是空洞的,表情是惊愕的,一时间愣在了哪里。可是没过多久,白发魔女的眼神中充满了怒火!以及杀意!浓浓的杀意!

    白发魔女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尖叫着一把推开了司徒易,从腰间拿出了软鞭用力一挥便抽向了司徒易!此时的白发魔女心中充满了怒火,失去了理智!但凡她还有一点的理智,那么她绝对会选择让外面的十万玉疆战士直接把这里夷为平地!

    失去了理智的白发魔女是可怕又不可怕的,说可怕是因为此时她失去了理智,脑中只有杀死司徒易这一个想法!完全放弃了防守,只知道进攻进攻在进攻!说不可怕也是因为她失去了理智,失去理智的白发魔女,出手毫无章法,破绽百出!

    司徒易一挥手,把金燕子和鲁彦推开,独自面对失去理智的白发魔女;面对着白发魔女狂风骤雨一般的攻击,司徒易却是轻轻松松的全部躲过。

    在经过一同发泄之后,白发魔女发现她根本奈何不了他,但是心中又不甘心,突然心中想起了在外的十万玉疆战士,正准备退出洞府,下令于玉疆战士作战的她却被司徒易给束缚在原地,动弹不得!

    眼神中充斥着怒火的白发魔女,恶狠狠的死死的盯着司徒易,恨不得从他身上咬下一块肉下来!

    司徒易看着白发魔女,叹了口气,轻声说道:“你想听一个故事吗?”不等白发魔女说话,她现在也说不了话,自顾自的说道:“一天,一个男孩对一个女孩说:“如果我只有一碗粥,我会把一半给我的母亲,另一半给你。”小女孩喜欢上了小男孩。那一年他l2岁,她l0岁。

    过了10年,他们村子被洪水淹没了,他不停地救人,有老人,有孩子,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惟独没有亲自去救她。当她被别人救出后,有人问他:“你既然喜欢她,为什么不救她?”他轻轻地说:“正是因为我爱她,我才先去救别人。她死了,我也不会独活。”于是他们在那一年结了婚。那一年他22岁,她20岁。

    后来,全国闹饥荒,他们同样穷得揭不开锅,最后只剩下一点点面了,做了一碗汤面。他舍不得吃,让她吃;她舍不得吃,让他吃!三天后,那碗汤面发霉了。当时,他42岁,她40岁!

    因为祖父曾一段时间内得罪了皇帝,在那段年月里,街坊领居让她“划清界线、分清是非”,她说:“我不知道你们说的是什么,但是我知道,他是好人,他爱我,我也爱他,这就足够了!”于是,她陪着他受罚,夫妻二人在苦难的岁月里接受了相同的命运!那一年,他52岁,她50岁!

    许多年过去了,他和她为了锻炼身体一起学习气功。

    那一年,他72岁,她70岁。

    她说:“10年后如果我们都巳死了,我一定变成他,他一定变成我,然后他再来喝我送他的半碗粥!

    70岁的风尘岁月,这就是爱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