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是谁!
    ,!

    燕赤霞收拾了一番心情,只听见司徒易问道:“其余人我不管,清风她的魂魄呢?”

    燕赤霞一愣,随即有些面色古怪的说道:“说起这事我也觉得奇怪,傅天仇和左千户两人死的时候我都没有感受到他们的魂魄,但是傅清风……”

    “清风怎么了?”司徒易忙不迭的询问道。这倒不是司徒易贪图傅清风的美色,而是傅清风是聂小倩的妹妹,到时候聂小倩在出来之后问起来,不好交代罢了。

    “傅清风死后变成了女鬼,而且一直跟在宁采臣的身后。”

    “什么?”司徒易大吃一惊,没想到自己把原本属于宁采臣的小倩给半路截胡了,这个时候却冒出来一个傅清风!

    “难道这就是位面修正?”司徒易不明白。

    但是一想到宁采臣的身边跟着一个和聂小倩长的9分相似的傅清风,司徒易心中就有些不爽。相貌9分相似,想必身材也应该相似了。

    有些吃味的司徒易问道:“那宁采臣知道不知道傅清风变成了女鬼?”

    燕赤霞是一个大老粗,即使他是一个表面大老粗,内里心细,但也掩盖不了他是单身狗的事实!

    司徒易的吃味他当然听不出来,“宁采臣不知道,是傅清风让我们不说的,按她说的,只要看着他安稳的过完一生,那就心满意足了。”

    傅清风让他们不说?这个位面不是谁都可以看见鬼的吗?他们不说难道宁采臣就看不见了吗?

    似乎知道司徒易的疑惑,燕赤霞接着说道:“人是不能随便看见鬼的!只有在阳气微弱的情况下才能看的见鬼!”

    “而之前兰若寺阴气太过浓重,所以只要进入了兰若寺周边那么就会看见鬼!”

    “并且,你的小倩并不是普通的鬼!之前在兰若寺和地府的时候都是阴气重的地方!尚且并不明显。

    可在兰若寺被毁之后,阴气就消散了,她的状态即使是我也分辨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她能虚能实。虚则如鬼魅,实则如活人。一般的鬼魅只能保持着虚的状态,只有在阴气浓重,或者阳气微弱的时候才能碰到人,可她……真是奇哉怪哉!”

    司徒易愣了愣,他没有想到聂小倩居然这么特殊!能虚能实,虚则如鬼魅,实则如活人!

    “也就是说宁采臣只知道傅清风死了,并不知道傅清风跟着他咯?”

    燕赤霞点了点头,司徒易想要撑起身子,却发现,自己尚处于动弹不得的情况下!

    有些无奈的问道:“话说,我还有多久才能结束这个操蛋的状态?”

    “唔……我算算啊……有了,还有半个时辰,这个状态就结束了!”

    “……半个时辰……好吧,那我在躺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换算成现世时间也就是一个小时的时间,还算可以接受。

    至于傅清风的问题,怎么说呢,算是司徒易自私心作祟了,不想一个和聂小倩长的一样的人在别人的怀中娇媚。

    所以宁采臣和傅清风注定了没有结果。

    至于另一个女鬼小卓,却是有些难办。

    女鬼小卓是倩女幽魂第三部里面的,属于树妖姥姥的手下,替他干着诱惑男人让树妖姥姥吸取阳气的事情。

    可现在树妖姥姥已经被司徒易杀死了,在想找到女鬼小卓就有些难办了!

    至于傅清风和未知夏下落的女鬼小卓的下场……司徒易一时之间也有拿捏不准了。

    女鬼小卓到好说,虽然长着聂小倩的脸,(也有可能不是)但是并没有交情,虽然良心未泯,但是已经堕落了,到时候不管是收了当个通房丫鬟还是降妖除魔了,都是可以的。

    倒是傅清风有些难办,毕竟是聂小倩的妹妹,而且根据聂小倩的话来看,很可能是亲妹妹,那么肯定不能除掉啊。

    就在司徒易想着如何如何的时候,外面突然响起了一声如同孝子一般的声音:“里面的人听着,交出可以引发雷劫之人!保不定我们家大王就饶你不死!里面的人听着………”

    司徒易一惊!交出引发雷劫之人,那不就是自己吗!这又是那方妖魔鬼怪前来送死了?

    刚想起身出去斩妖除魔,却发现自己又一次忘记了无法动弹这一事实了。

    燕赤霞也是一愣,自己这会儿带着司徒易和宁采臣等人找的可不是客栈,而是乡下的一户人家!

    对面的妖魔鬼怪但是不可怕,可怕的是殃及无辜!不管如何,这户人家是无辜的!

    一拍桌子,燕赤霞怒喝道:“岂有此理!难道他们不知道我们可是灭了树妖姥姥,黑山老妖以及普度慈航的人吗!居然敢找上门来!”

    顿了顿,看向躺在床上的司徒易,说道:“司徒兄稍候,待我前去灭了他们!”

    说完也不给司徒易说话的机会,径直出去了。

    刚一出去,燕赤霞就发现了知秋一叶也正要出门。看来是和燕赤霞一个想法。

    经过司徒易的开导,燕赤霞到没有了原剧情中的那般独来独往。

    所以知秋一叶在下山之后倒是抱了个不粗不细的大腿。

    两人也是时常讨论道术,佛法。发现每一次讨论都能从对方的身上收获良多!

    当然,知秋一叶的收获比燕赤霞的早多的多。

    两人来到外面,发现原来只是两个孝子正在扮演着妖怪,而傅月池却大马金刀的坐在门口,学着燕赤霞的样子,正说着什么。

    在傅月池的边上,宁采臣像个弟弟似的站定。满脸的苦笑。

    燕赤霞和知秋一叶相视苦笑!原本以为有一场硬仗要打,没想到原来是傅月池搞得鬼。

    “早该想到的。月池遭受大变,心理承受不住,如今是疯疯癫癫。弄出这番景象并不奇怪。”

    知秋一叶亦是点了点头,只是眼中露出的怜惜却是说明了他的心情。

    看了一会傅月池,知秋一叶转移话题的说道:“前辈如何了?”

    “醒了,只是药效还未过去。”

    燕赤霞和知秋一叶均以为这是傅月池正在和孝子玩闹,可是谁都没有发现,傅月池虽然是大马金刀一般的坐在那里,但是眼底却是有着无法抹去的恐惧!

    顺着傅月池的目光看去,她所恐惧的赫然就是场中两个孝子中的一个!只是两孝挨的太近,却是不清楚到底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