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陈玄奘到达!
    孙悟空勃然色变的看着司徒易,蹬蹬蹬的后退了几步,靠在了墙壁上,他知道,这故事说的就是他,这故事的结尾太过于吓人!

    他堂堂的齐天大圣何时需要做一条狗了?还是一条听话的狗?

    可恶!!!

    孙悟空的身上,一股股戾气不断的爆发出来,以往,只要孙悟空身上有戾气冒头的趋势,墙壁上的藤蔓必然会选择出手抽打孙悟空进行一番调/教。只是,这一回不管孙悟空究竟冒出了多大的戾气,却始终趴在墙上一动不动。

    好像,在惧怕......

    “我不要做狗!不要!我乃齐天大圣,我乃孙悟空,我不是狗,不是!”孙悟空如同中了魔障一般,在那儿喃喃自语,脸上神色狰狞!

    他知道,尽管他自己表面上不服如来,但是不得不承认他输了,彻彻底底的输了,这五行山下的五百年就是一个例子!如果没有意外的话,那么眼前这神秘人所说的故事就是他最终的结局!

    “想翻身吗?”

    一道充满着诱惑的声音突然打断了孙悟空,孙悟空如同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一般,猛然抬起头,看向司徒易,眼中精光爆闪,说道:“如何翻身?”

    “呵......原来,你还惦记着翻身。”司徒易略有些失望的看着孙悟空。

    孙悟空:mmp,不是你说的想不想翻身吗?

    “原来你最大的理想,只是想要翻翻身,摇摇尾吗?”

    “不!这不是!这不是!”

    ......

    没人知道司徒易在洞中和孙悟空说了些什么,达成了什么样的共识。

    只知道,在第二天一早,司徒易就带着长生离去了。而孙悟空,依旧的被镇压在五行山下,洞口处的莲花依旧在随着微风摇摆。

    如同这里从来没有人来过一般!

    只是,那莲花下的洞穴内时不时的传来几声略带凄惨和畅快的笑声。

    这一日,一个背着背篓头发蓬乱的像是离子烫一般的的年轻人来到了这里。在年轻人的身边,站着一名身材曼妙手上戴着金色镯子的清丽女子。

    年轻人和女子正是一路寻找孙悟空而来的陈玄奘和段小姐!

    陈玄奘的头发更加的脏乱了,而段小姐身上亦是有着几处地方破损,隐约之间能够看清其内雪白的肌肤。

    “那头死猪不会在追来了吧?”

    “难说,猪妖的鼻子虽然不是狗鼻子但是也相差不远。我们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对了,走了这么久,到底有没有找到孙悟空啊!”

    “快了!师父说过,孙悟空就在这里!高一千三百丈,高两百五十六丈,这么明显,肯定能看的到!你看到了吗?”

    “没有,这里哪有什么高一千三百丈,高两百五十六丈的佛像啊!我们又不是瞎子,这么高的佛像应该早就在远处就能看见了!可是这里荒芜一片,别说佛像了就连个莲花都没......没有。”段小姐向陈玄奘抱怨着这段日子一来的辛苦,希望能得到陈玄奘的安慰。

    可是在爬过一个山头之后,出现在眼前的是一片莲花!

    “什么?”落后一个身位的陈玄奘还未看见,一看自家娘子突然没了声音,抬头看去,却发现了段小姐的裙底......

    “什么都没有?”看着段小姐的裙底。原来,为了贪图凉快,段小姐的裙底什么都没有穿,如果放在平时,倒也还算好,毕竟穿的是长裙,可是如今,她的正下方就是陈玄奘,这一下子被瞧了个干净。

    陈玄奘只觉得一阵热气涌了上来,继而急转直下,来到了某海绵体处。导致了海绵体急剧的膨胀!

    “算算日子,这段时间以来,我们一直在躲避着猪妖,有一段时间没有温存过了!就今晚吧!”

    心底偷偷打定主意的陈玄奘突然觉得体内一股力量涌出,快速的手脚并用的爬了上去。

    “这......莲花???”诧异的看了眼段小姐,陈玄奘情不自禁的说道:“你是算命的?嘴开过光?”

    “我......我也不知道啊!我只是随口一说罢了,谁知道眼前真的出现莲花啊!”段小姐无辜的看向陈玄奘,表示自己也很无奈,谁让老天给自己开了这么一个玩笑。

    “玄奘,你看着周围。”在观察了一阵周围之后,段小姐发现了一件事情。

    “什么?”

    “这周围全是含苞待放的花骨朵,而只有那里长着这里唯一一朵莲花,你不觉得奇怪吗?而且,莲花性喜水,哪怕停水一天也会花叶败落,而这里荒芜干燥,又哪来的水分让它们吸收?”段小姐双手抱胸,侃侃而谈,眼中绽放着精光。

    “所以呢?”陈玄奘不由自主的顺着段小姐的话语说了下去。

    “此处,必有蹊跷!”

    段小姐煞有其事的点着头,为自己加默默的点了个赞。

    陈玄奘静默无言的走到那唯一一朵莲花盛开的地方,不自觉的嗅了嗅鼻子,“这里弥漫着一股......”不可置信的抬头看向段小姐,说道:“这里弥漫着一股香味!菜香!!!有人来过这里!”

    “果然!玄奘,看看那莲花下有什么东西!”

    “好!”

    陈玄奘应了一声,拨开莲花,看向了洞内。

    眼光顺着拨开的莲花照射下去,为下方带来了久违的阳光和温暖。

    “似乎......没什么东西?下去看看!”打定了主意,陈玄奘卸下背篓,放在一边,让走过来的段小姐看管,自己则是想要独自的下了洞穴。

    可是段小姐却是不肯,按她的说法就是,这里这么奇怪,万一下面有什么妖魔鬼怪的,她岂不是要提前守寡了?坚决不让陈玄奘下去。

    可是陈玄奘此时大男子主义爆棚,哪有什么危险都让女人顶在前面的,猪妖也就罢了,术业有专攻,他没有修为,不能替段小姐遮风挡雨,但是这小小的探洞穴一事,自己还是能够胜任的。

    你来我往之间,最终段小姐被陈玄奘睡服了。

    砰。

    落地之后,借着上方段小姐拨开莲花照射下来的阳光打量起了洞穴内,丝毫没有发现,在他下来的一刻,一双金色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他,眼神中有仇恨,有柔情,也有歉意......我的系统是废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