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规矩
    行走在钱塘江边,司徒易心中再次过了一遍剧情。

    内心浮现了两个字:规矩!

    司徒易觉得,这部电影寓意最深的就是教人不要坏了规矩!有道是无规矩不成方圆!其中儒家最为讲究。

    他们认为,什么人就应该做什么事情,不能坏了规矩。谁要是坏了规矩,旁人也不用再跟他讲规矩,这就是所谓的三钢。

    君为臣纲,君不正,臣投他国。国为民纲,国不正,民起攻之。父为子纲,父不慈,子奔他乡。子为父望,子不正,大义灭亲。夫为妻纲,夫不正,妻可改嫁。妻为夫助,妻不贤,夫则休之。

    这其实是一种非常好的规矩,劝诫世人做好自己的本分,不要胡来,不然你就会失去一切。

    而青蛇中的这些人全都是坏了规矩的。

    第一,人妖殊途,人鬼殊途,仙凡殊途!这是人与妖鬼仙之间不可跨越的鸿沟!法海认定了这一点,才会去破坏许仙与白素贞之间的关系。只是他没有想到,白素贞已经完全的修成了人,不在是妖!

    而法海呢?不问青红皂白的镇压了得了佛性的蜘蛛精,削了蜘蛛精百年道行!之后更是在看见紫竹林中独自产子的妇人而心生**。魔障至此诞生!可如此法海还是不改本性,强行带走许仙,将其剃度,简直就是强盗所为,最后整个金山寺的和尚全都死掉,也是罪有应得!

    白素贞,所托非人,女强男弱,这种关系在现世依旧是那么的脆不可触,更何况是在古代男子为天的封建时代?

    青蛇,也就是小青,太浪,小青是真的浪里个浪,完全的继承了蛇性本淫的本能,勾引了法海在勾许仙,这要是不出事就怪了!而最终的苦果便是与白素贞姐妹两人拔刀相向。

    这一切都是出在了坏了规矩上!如何避免?白素贞不看上许仙就不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小青不乱勾搭人许仙也就不会死,法海不冲动,这一切都是可以避免的。

    当然,这些都是不可能的!人之一生,皆为执念而活,或许是为了钱财,**,女人,权利,此中种种,皆为执念!

    人不就是充满了破坏欲的生物吗?又有几个能遵守规矩呢?正因为打破了常规,打破了长久以往形成的规矩,所以世界才会如此的乱,拨乱反正之后,世界的发展才会如此迅速!

    最后,许仙,想要让许仙守规矩,那是不可能的,他的本性中就充满了破坏规矩的**,只不过熟读四书五经,把内心的**狠狠的压制了!

    一个把教书地点放在妓院边的人,真的会是一个守规矩的人?小青稍加勾引,便动了色心,真的是一个守规矩的人?说到底,他骨子里便是不守规矩之人!

    当然,故事的结尾千律一篇,邪不胜正,法海镇压了白素贞,尽管最后佛心被小青所破,但是宣扬佛门的基本已经做到。

    “想要宣扬佛门,不存在的!”

    回归正题,司徒易在杭州城逛了一会儿后,来到了钱塘江边,在钱塘江边的一处地段有着一片紫竹林。当司徒易行至此处时,神识散开,发现在紫竹林的深处有着两条蟒蛇!

    一条百丈长,水桶般粗细的白色蛇身,在紫竹林中慵懒的游动着,看上去如同庞然大物!另一条虽说没有百丈长短,水桶般粗细,但是也相差不多,只是蛇身的颜色是青色。

    正是未化形的白素贞与小青。

    看见未化形的白素贞与小青,司徒易尚不能确定剧情到底有没有开始,于是没有去打扰白素贞与小青,深深的看了眼正在玩耍的白素贞与小青,司徒易转身返回了杭州城,开始打听许仙。

    经过司徒易钱财攻势之下,许仙被司徒易所找到。

    看着二十几岁正在寒窗苦读的许仙,司徒易心中明了,剧情尚未开始!

    在白素贞与小青化形的那一天,许仙是一个教书先生,在古代,能当上教书先生的,并且门下有人来上课的,一则官场退休,想要继续发挥余热的老人,二则就是十年寒窗苦读却没有考取功名之人!也就是现在所说的学渣!

    而为什么学渣还能教人读书,则是因为古代书籍的匮乏,读书在古代需要耗费大量的钱财,十年寒窗苦读,意味着你十年内都不可能去挣钱养家,这十年都需要依靠家中父母的钱财支撑。

    虽是学渣,但是比那些正在寒窗苦读的人要好上不少,至少脑子里记得的东西比他们要多。

    而经过十年的寒窗苦读,那么他的年纪也至少快三十了,而在古代,三十还未娶妻的实在是少,其中透露着一个信息,许仙穷!没钱娶妻!

    而在司徒易发现许仙之际,许仙家中除了已经年迈但却还在劳作的父母之外并没有其他人,这就证实了司徒易的猜测。

    看着正在寒窗苦读的许仙,司徒易双眼缓缓的闭上,猛地睁开,出现的赫然便是没有眼白的纯黑眸子!

    在黑眸的注视下,司徒易发现,许仙的周身有着庞大的劫气,而这劫气正在源源不断的吸取着这来自于天地之间的劫气!这说明,许仙乃此次天地之劫的主角!

    这劫气之前在紫竹林中白素贞与小青的身上也有!但是却没有许仙身上的这般庞大!

    看着苦读的许仙,司徒易心中浮现杀意。在司徒易心生杀意之时,许仙徒然身体一颤,打了个冷颤,疑惑的看向四周,喃喃道:“此时天气可还未到隆冬,为何如此之冷?不行,我得加几件衣服。”

    “许仙乃此次劫难主角,少了他可不行!如果......如果现在就杀了许仙,是不是就意味着佛门的计划彻底完蛋?”

    “不对,白素贞身上的劫气虽然不如许仙身上的多,但是却不相上下!那么法海呢?”想起这牵扯不清的几人中,只有法海还没有观察,司徒易心中渐渐的放下了对许仙的杀意,转身离开。

    “许仙虽然在其中起到了推动的作用,但是归根结底,劫难乃是法海和白素贞之间的战斗!少了许仙可以后许三多!”

    “就是不知,法海身上的劫气能有多少?”我的系统是废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