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 谢谢啊,法海!
    法海的双眼中精光一闪,十几年不间断的为妖魔讲道?恐怕也是一个妖魔!还是一个大妖!他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要替妖魔讲道?而不是为人类讲道?如此一来,此人,不此妖果然是一个大妖!而且可能心怀不轨!想要聚集着妖魔为其达到不可告人只阴谋!

    听着老蜘蛛的话,法海的脑洞顿时大开,不断的为司徒易披上各种最终boss的外衣,此时,在法海的眼中,司徒易俨然便是一个有着灭世想法的大妖!

    心中随时如此想法,但是嘴上却是不慢,回答着老蜘蛛:“哎呀,惭愧呀,我才修了二十多年,不如老方丈你啊,可以偷天换日,鱼目混珠!”渐渐的,法海的语气开始变冷,直至最后,更是冷声喝道:“我一眼就看出你不是人!”

    老蜘蛛心中顿时慌了,这两百年来,他不是在灵台寺中吸收佛荫,就是来到钱塘江边的紫竹林来听司徒易讲道,又哪里有什么打斗的经验。

    此时一个年轻的和尚突然冒出来说自己不是人,俨然便是一幅要捉拿镇压自己的模样!当下连忙想要逃跑,可是却已经为时已晚!

    法海速度骤然间提升,窜到老蜘蛛的身前,大喝道:“大胆妖孽,我要你原形毕露!”

    单手掐着佛印,口中念着口诀:“大威天龙,般若诸佛,世尊地藏,般若巴麻空!现形!”一道金光闪过,径直照射在老蜘蛛的身上,瞬间变是现了原形!老蜘蛛惨叫一声:“啊!”

    “不要啊,法师!”

    关键时刻,老蜘蛛从灵台寺中带来的法杖帮其挡了一击,趁着这个时候,老蜘蛛连忙附在法杖上逃遁。

    法海见老蜘蛛想要逃跑,哪里会同意,架起遁风就是追击,眼看着法海越来越近,老蜘蛛心中慌的一批,道出自己的来历想要法海放其一条生路。

    “法师,我拜灵台寺大金佛脚下,常年吸收佛荫,性情祥和,不杀生的,求法师放我一条生路!绕我一命!”

    “废话!”法海根本不听老蜘蛛的“辩解”,在他看来,妖就是妖,全都是邪恶的,哪里会有好的妖,不杀生的妖?妖都是鬼话连篇的根本不能相信。而老蜘蛛越是这么说,法海越是怀疑这是老蜘蛛在骗他!心中拯救苍生,降妖除魔的念头更盛!

    为了不让老蜘蛛施展诡计逃跑,法海向天一指,大喝一声:“袈裟!”一挥手,法海身上的白色袈裟顿时飞离了他的身上,见风就长,径直朝着老蜘蛛而去!没一会儿就追上了老蜘蛛依附的法杖,将其笼罩。

    一只手抓住法杖,不让其逃脱,一只手一晃,一只盂钵出现在手上,“哪里跑!看我大罗金钵!”

    盂钵抛出,在法海的操纵之下,一股巨大的吸力发出,老蜘蛛惨叫一声,便被盂钵吸入其中!

    “法师,绕过我吧!法师......救命啊!慈悲,你放过我吧!”老蜘蛛此时是后悔万分,为什么刚化形不久便要出来嘚瑟,老老实实的待在灵台寺不是很好嘛?老老实实的继续听那位讲道也不是很好嘛?

    法海收回袈裟,一手托着盂钵,落在地上摆足了造型,盂钵中传来老蜘蛛的求饶之声:“呜呜......你慈航普度,救世济民,放我一条生路吧!现在法师收了我,我就永世不得翻身!百年修行功归一篑啊,上天有好生之德,别再我把变回蜘蛛啊!”

    老蜘蛛绞尽脑汁的奉承法海,各种好听的此回不断的从老蜘蛛的嘴中蹦出,想要法海就此放过他,可是法海此人佛心坚定,老蜘蛛越是求饶,他越是觉得自己此行没有做错!

    “住嘴,妖就是妖!”寻了一处凉亭,法海随手抬起凉亭,致其倾斜,想要把盂钵放进凉亭底下,将其镇压,“神人鬼妖四界等级有序,你安分受罚吧!”

    面对着即将被镇压的结局,老蜘蛛心中更慌了,不断的念叨着:“我有灵台寺佛荫,我有灵台寺佛荫......”

    可是法海却丝毫不为所动,伸手间就要把盂钵放进凉亭低下,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住手!”

    在法海愣神间,手上的盂钵徒然间从手上不见了踪影。

    “嗯?谁!是谁这么大胆!”法海脸色猛地一变,心中升起的第一个念头便是这老蜘蛛的同伙来了!放下凉亭,法海转身看向身后:“何方妖孽!”

    百米之外,一个身穿儒袍,俊朗不凡的年轻人正站在那里,手上拿着的不就是之前消失的盂钵嘛,年轻人手托盂钵,看了法海一眼,骤然间便是把盂钵捏了个粉碎,放出了其中的老蜘蛛!

    老蜘蛛一出现看见年轻人后,脸色喜意出现,连忙拜倒,颤声中带着劫后余生,“感谢老师救命之恩!老师若是来迟一步,恐学生这两百年道行即将毁于一旦!感谢老师!感谢老师!”

    来人正是司徒易!

    在紫竹林中,为白素贞和小青开着小灶讲道的司徒易发现神识一直笼罩的老蜘蛛的遭遇,不慌不忙间向这边赶来,而时机也恰到好处,正是法海即将镇压老蜘蛛之时!

    “人?”法海看见司徒易的一刻,就知道,这是一个人!不是妖精化形所变,可是当听见老蜘蛛的行为以及话语之后,哪里还不明白,这就是老蜘蛛口中说的为妖魔讲道之人!

    “妖!”心中瞬间为司徒易下了定义!向前踏出一步,沉声喝道:“何方妖孽造次!还不速速报上名来!”

    哪知,司徒易理也不理法海,点了一下老蜘蛛的,好笑的摇头说道:“你啊,我知道你耐不住性子喜欢到处乱跑,可是如今杭州城风起云涌,并不适合你这性子,要是还有下一次,我若不在场,恐怕你两百年道行就真的要毁于一旦了!”

    顿了顿,司徒易接着说道:“来我家中待一阵吧。”

    老蜘蛛听着司徒易的话,刚开始心中惶惶,自己这性子便是喜欢出来走走,这要是以后被抓了,老师又恰好没发现,那岂不是真的要遭?可是听着后半句,老蜘蛛顿时大喜!这是跟着老师的最佳时机啊!多少听讲的妖魔可望而不可即的福缘!如今就要被我得到了?

    想到此处,扭头看了眼法海,对其不在有愤恨,有的只有喜悦,“如果不是他,我又哪里会有机会被老师真正收入门中!感谢,感谢!”我的系统是废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