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东京大屠杀 四
    他认得这张脸,太白山“天国学堂”的同窗好友,曾经在同一间宿舍里住过几十天。

    “北洋哥,别来无恙!”

    这一回,芳子穿着日本的学生装,耳边扎着两根乌黑的辫子,白皙的脸庞就像东京湾海面上的晨光。

    “你怎么来了?”

    芳子目光哀怨地说:“地震前一天,嵯峨公主的生日宴会上,我们的舞还没跳完呢!我想让你再请我跳一支舞。”

    “对不起,我必须要走了!”

    “我知道,你是工匠联盟全球追杀的对象,你想要秘密逃回中国去。”

    “所以,你就守在这里等我?”

    “北洋哥,还记得在‘天国学堂’,鬼面具老师的周易课上,我给你算过的命吗?”

    “记得,我的五行命盘是庚金,属阳金,犹如一把宝剑,重义气,轻生死,锋利夺目,宁折不弯,豪气干云天!”

    “还有我算你的桃花运你就像一堆烈火,女人就像飞蛾,总有姑娘们飞蛾扑火而来,死在你的身上。”

    他被这句话说得头皮发麻,卡佳已如飞蛾而死,安娜远居广州,阿幽在太白山上独守空房,还有刚刚摆脱的嵯峨光……

    “芳子,你原来是日本人。”

    “你错了,北洋哥,我是中国人。”她说起一口京片子,“我出生在北京。”

    “我相信你有个非凡的身世背景,背负上一代人的仇恨,才会被四川道人送上太白山。”

    芳子咬牙切齿地回答:“我的身上背负着国破家亡之恨!”

    “国破?”

    “大清帝国。”

    “家亡?

    “满清皇室,爱新觉罗皇族,宿亲王善奇。”

    秦北洋后退半步,盯着芳子的细长脸和小眉眼,果然有北京城里旗人姑娘的风味。

    “你是宿亲王善奇的女儿?辛亥革命,善奇反对清帝退位,被革命党用炸药行刺身亡。”

    “那一年,我才五岁,这便是国破家亡!”

    “照这么说,你还是一位满清格格?”

    芳子的眼眶又红了:“我原本叫爱新觉罗显芳,父王阿玛被暗杀后,额娘上吊自杀了。当年父王忠于朝廷,杀戮革命党最凶,不少同盟会员被他下令处决,王府上下害怕遭到报复,能跑得都跑了。只有一位父王的密友,他就是四川道人,将我从王府接走,渡海送到日本来养育,改名为芳子。”

    “你是在日本长大的?”

    “十二岁,我被四川道人送到太白山。我必须伪装成日本人,谎称从小在北京长大,因此一口京片子。我每天都提心吊胆,不敢暴露自己的身世如果让人知道我是宿亲王的女儿,爱新觉罗家族成员,肯定当场就没命了!太白山的刺客们跟满清有不共戴天之仇。”

    “那一年,我们在‘天国学堂’相识了,我却以为那只是个漫长的梦……”

    “还记得吗?我们在太白山上同窗一场,我给你算过命。你告诉我,你的生辰八字庚子年,丁亥月,庚子日,未时。”

    秦北洋想起来了:“嗯,我的八字中有二金,四水,一火,一土,五行水旺缺木。”

    “你的五行命盘是庚金,属阳金,犹如一把宝剑,重义气,轻生死,锋利夺目,宁折不弯,豪气干云天。你的眼中容不得沙子,喜欢有聪明才智之人,厌恶懦弱胆怯之辈。你亦是知恩图报之人,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尽管命如宝剑,你的内心却分外敏感而脆弱。就是吃软不吃硬,绝不会辜负他人之好意。”

    “但我也会过分轻信他人,容易上当受骗。”他清楚自己的弱点,就是不知道如何改正?身怀利器之人,如若使用不当,也会伤人伤己,“我的脑子里缺根筋,不撞南墙不回头,不见黄河不掉泪。社会智力为零。”

    “北洋哥,我还给你算过桃花运。你啊,天生就有女人缘,会有许多女孩子喜欢你,如同飞蛾扑火而来……她们的结局注定悲惨,红颜薄命。你的一辈子,必有不少情缘甚至孽缘。”

    “孽缘?”

    秦北洋脑中自然浮现起安娜,心中如打鼓似的不安。

    “是啊,你离我远点吧!”芳子半开玩笑地拂袖远去,又嘻嘻笑着回来,“我再给你算算财运吧!”

    “我哪有什么财运啊?身无分文,居无片瓦的穷光蛋一个!”

    “不对!你未来会非常有钱!简直腰缠万贯!”

    “芳子啊,你是故意埋汰我吧?”

    秦北洋面上苦笑,心里却想到“达摩山伯爵基金”,那笔庚子赔款的一百万两白银,不由得让人心惊肉跳。

    “不,我是认真的!假以时日,你将富可敌国,但你绝非奢侈之人,更不会花天酒地,依然将过着俭朴的日常生活。但你会利用钱来生钱,投资广阔的产业,或者搞赏身边的伙伴,最后留给一个女子。”芳子淡淡苦笑,“你放心,那个女子,绝不是我。”

    “芳子,你到底要跟我说什么?”

    “五年前的春天,当你毕业离开太白山,我却一直在想念你,期待等到十七岁,能再见到你,无论在天涯海角。”

    “这……”

    秦北洋自作多情地脸红了,心想当时芳子也才十二岁啊。但那“天国学堂”就像《红楼梦》的大观园,少男少女都不过十几岁。

    “你还记得,当你从‘天国学堂’毕业的那天,我为你唱过一首送别的歌吗?”

    “嗯,我记得!”

    “浩浩愁,茫茫劫。短歌终,明月缺。郁郁佳城,中有碧血。碧亦有时尽,血亦有时灭,一缕烟痕无断绝。是耶非耶,化为蝴蝶。”

    大灾难后的东京湾畔,芳子竟又唱了一遍,歌声婉转而悲戚,多了几分苍凉古意。晨曦洒在她的脸颊,泪水垂落香腮,仿佛回到太白山的云海之巅,春天百花盛开的山顶,飞来数不清的蝴蝶,两两成双,缠缠绵绵。它们并不留恋花香,而是围绕秦北洋飞舞,仿佛他浑身飘满异香,最后齐齐扎入冰凉的大爷海,不晓得是同归于尽,还是化蝶重生?

    这首不知名的歌,停留在秦北洋心中,久久萦绕不散,直到五年后的日本……

    他忍不住靠近一步,几乎紧挨着她的鼻头:“芳子,你发生了什么变故?”

    “他不是人,他是个魔!”

    “他是魔?”

    芳子把头靠在他的肩上哭泣:“对不起,北洋哥,从昨天起,我不再是个少女了!”

    “什么意思?”

    “你太傻了!还不懂吗?”

    “四川道人?果然是个魔!畜生不如的东西!他就在东京?或者横滨?”

    不过,秦北洋就算再傻也明白,芳子是从太白山“天国学堂”毕业的,掌握有“刺客道”与“地宫道”的绝学,谁能欺负得了她?除非,是比她本领更厉害的高手。

    “北洋哥,求你救救我!”

    芳子的悲伤是真的,她解开自己的衣襟,露出雪白的胸口,竟然布满鲜血淋漓的伤痕,这是一个性变态对少女施加的虐待。

    “我去宰了他!”

    秦北洋心中最柔软的那部分被击中了,一个有着同窗情谊的女同学,泪眼婆娑地祈求将她从火坑里拯救出来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拒绝。

    他跟随芳子离开横滨港,走向残破的中华街……

    ps:书友们,我是蔡骏,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