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秦夫人(五)
    ,精彩小说免费!

    飞鸽传书读罢,阿幽一声轻吒:“哥哥已危如累卵!”

    “昨晚,工匠联盟袭击了墨者天工,恐怕就是对于秦北洋的报复。他们神通广大,必已查到黄浦江畔的这座工厂,便是在太白山与秦北洋的名下。工匠联盟还故意在外滩放烟花,让全上海都能看到独眼金字塔的标志,简直是一场谋杀启事!”

    倒是从英国剑桥留学回来的,李隆盛分析起来颇有侦探小说的范儿。

    “阿幽小主!”老金跪在阿幽面前双手抱拳,“您可错怪主人了!他并非贪恋广州的齐远山与欧阳安娜,而是孤身前往日本,携带九色行刺了工匠联盟大尊者。主人绝对是六百年来,刺客联盟头一号的大英雄,完成了数代刺客都未能完成的伟业。这一回,他成了名副其实的阿萨辛的继承人,太白山的主人,刺客联盟的领袖。全世界的刺客都会对他顶礼膜拜俯首称臣!”

    “不,他是闯下了弥天大祸!”阿幽仰天一声叹息,“哥哥从诞生的那天起,便不断身犯险境,为了救我而被禁闭地宫,被我们诬陷为上海公共租界的杀人犯,被我们推上刺客联盟领袖的傀儡之位,承担了本不应该由他承担的危险。对不起,哥哥,是我连累了你。”

    倒是李隆盛看得开,劝慰阿幽道:“这是秦北洋命中注定的大事业,也是成就他的必经之路,无论对刺客联盟还是工匠联盟。”

    阿幽冷冷地回头道:“我只要我的夫君好好活着,不要他做什么英雄!若必有一人要冒险,那么我来好了。”

    “北洋有妻如你,不知是否他的幸运?”

    李隆盛话中带刺儿,阿幽早就听出来,但并不理会,自顾自说:“哥哥在9月1日刺杀了大尊者,如今已过去将近两个月,工匠联盟至今仍在追杀他。照道理说,他闯了那么大的祸,必要回来向我求助,为何渺无音讯?除非……他还在日本?”

    “阿幽小主,您的意思是……”

    “我们去日本找他。”阿幽走到黄浦江畔,身后是陆家嘴的田野,大爆炸后的工厂废墟,“今天就出发。”

    1923年,深秋。

    阿幽、老金、中山乘坐羽田汽船株式会社的轮船,横跨东海前往日本寻找秦北洋。

    从上海出发前,阿幽留下一张银行支票,写上三百万银元,送给钱科、李隆盛与小郡王三人,作为太白山对墨者天工的追加投资。公司有了这笔钱,自能渡过难关:支付遇难者的抚恤金,清理善后大爆炸后的废墟,工厂的建设从头再来。

    钱科等人感激不尽,而对阿幽而言,不过是留给夫君一份礼物,待到秦北洋回到中国,还能继续把弄这个大玩具。

    同时,阿幽修书一封,通过飞鸽传书送还太白山,命令刺客们勤于练习武艺。如今是工匠联盟与刺客联盟的世界大战,必须严加防范外敌入侵,绝不能重演十四年前太白山毁灭的悲剧。她又派遣多名刺客,分头前往北京、天津、东三省、山东、福建、广东等地,甚至还有人去了白鹿原与达摩山,都是秦北洋曾经走过的地方。

    渡过东海,阿幽先到神户,再坐火车到大阪,在四天王寺的麒麟神社,找到羽田商社的总部。刺客们知道,秦北洋在日本有个本家名叫羽田大树,此人在日本也属于大财阀之一,或许他知道秦北洋的下落。很可惜,阿幽抵达大阪的两天前,羽田大树已去了美国出差,商谈轮船公司的并购案。此案要打通华盛顿与华尔街的关节,至少要去三四个月才回日本。

    阿幽等三人又去了东京。关东大地震的灾后重建才刚开始,他们来到传说中秦北洋行刺大尊者的日本桥,地下圣殿早已坍塌无迹可寻,倒是桥上的麒麟之翼注视着阿幽。

    她确信,秦北洋还在日本。

    他们在东京常住下来,刺客们无需住旅店,早已习惯了风餐露宿。就在日本桥的桥洞下,或在东京车站的屋顶阁楼之中。可是阿幽、老金与中山均不通日语,打探起来,颇不方便。

    一次偶然,他们遇到在日本打工的温州工人,才得知在关东大地震之后,日本军方曾经大肆屠杀朝鲜人与中国人,幸好得到一位穿着工匠服的年轻人以及赤色鬃毛大狗的相救——不消说,这就是秦北洋与九色。

    阿幽雇佣了三位华侨作为翻译,分头陪伴自己、老金与中山走遍东京与横滨,寻找秦北洋的下落。她已下了决心,若是没有夫君的消息,便不回中国了。

    她知道,秦北洋只有在古墓中才能活下来。他们到处挖掘日本的墓穴,可惜日本人几乎都是火葬,要找个藏着骨骸的棺材都不容易。照道理说,秦北洋是无法在日本长期存活下来的……

    从秋天到冬天,搜索范围也从关东地带扩展到整个日本列岛。

    当阿幽走到北陆地带,听说当地出现过一只怪物,白天是赤色鬃毛大狗,晚上就变成长着鹿角的麒麟,到处吞吃有毒化学品。到了白雪皑皑的北海道,又看到许多被杀死的棕熊,冻僵的尸体有九色鹿角的痕迹。阿幽穿越了全日本,在九州的海岸线上,听渔民们说起一个叫“ゴジラ”的怪物,下海猎杀大批海豚,直到鲜血染红了小海湾……

    这所谓的“ゴジラ”,无疑就是小镇墓兽九色。

    只要找到九色,就能找到秦北洋,这是过去六年来一贯的逻辑。

    老金作为资深的“镇墓兽猎人”,对于镇墓兽具有天然的感应力,就像老猎人能轻易闻出狼的气味。老金带头寻找九色,好几次都发现了它的脚印,却又让它悄悄地溜走。小镇墓兽似乎发现有人追踪,而它的能力也是今非昔比,让老金追得极为吃力。好几次,他们只能追着九色的屁股,发现被小镇墓兽破坏成废墟的化工厂或发电厂。

    1924年,开春。

    阿幽、老金与中山来到横滨。中华街背后的竹林之中,至今未能恢复的残垣断壁,老金感受到了镇墓兽的气息。

    “九色!”阿幽扯开小姑娘尖锐的嗓子,“你在等待主人吗?我也在!请你出来!”

    一双琉璃色的眼眸从竹林中飘浮而出。

    阿幽看着这双眼睛,感受道九色浑身散发着恶臭,仿佛背着一具腐烂的墓主人尸身。它的目光暗淡,口角流着金属光泽的有毒液体,赤色鬃毛近乎紫色,全身的白绒毛也变得肮脏不堪。最让人惊讶的是,九色的体型似乎增大了一圈,若说以往像条英国獒犬,如今更像一条德国黑背,甚至巴斯克维尔的猎犬。

    她蹲下来说:“九色!我发誓会找到秦北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