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芳子(二)
    还是阿幽的眼睛毒辣,迅速联想到了在广州,越秀山下的小屋内,齐远山与中山的容貌有几分相似。

    “不错!他叫齐远山,我叫齐中山,我们兄弟俩,已经分别了十年。我被四川道人带走的时候,才只有六七岁。在广州,他怕是没认出我来。”

    “我想起了脱欢,他是鄂尔多斯多罗小郡王的堂兄弟。看起来,四川道人就喜欢你们这种世家遗骨。告诉我,他长什么样?”

    阿幽始终都没能找到中岛浪速的照片,因而想从中山的口中确知。

    “十年前,他大概四十多岁,留着两撇浓黑的胡子,双眼炯炯有神。他带我在天津住了好几个月,又游历过上海、南京、杭州、苏州很多地方,差不多有三年时光。他还教我读书写字,教我练习防身术和擒拿术。他像待亲生儿子一样待我。而我只管他叫义父。如果没有他的话,我早就死在街头,或被卖去戏班子或相公堂子!我把他视作救命恩人,不是父子,胜似父子。”

    “该死的!阿海也是这么想的吧!”

    “阿海怎么想?我不知道!”中山嘴唇颤抖着后退,“在我十岁那年,我又认识了芳子,我们都是被四川道人收养的。他说,要带我们去一个新世界。我们走了很长很长的路,直到一座巍峨的高山前。然后,我就昏迷了。等我醒来,便到了天国,再也见不到义父。孟婆告诉我我已是个死人了!”

    “西洋人有《荷马史诗》,其中《伊利亚特》篇有木马屠城记。”这些年来,受到秦北洋的感染,阿幽也看了些西洋书,“中山啊,你就是四川道人中岛浪速安插在太白山的木马!包括阿海与芳子,你们都是乱臣贼子!今早,我已给太白山发了电报,告知孟婆要小心内奸。”

    话已至此,中山跪倒在阿幽面前:“主人,我对太白山一片忠心,若您不信任中山,我甘愿受戮。”

    少年仰起脖子,面对阿幽的匕首,准备接受死亡的洗礼。

    “阿幽小主!念在中山年幼,并无叛乱之实,老金请求网开一面!让他戴罪立功。”老金放下矿工镐,跪倒在阿幽面前,“大战当即,拯救主人要紧,我们在日本,孤立无援,切勿自损大将!”

    墓地的月光下,阿幽收回匕首,抬头看到一轮冷月。

    九色像头饥饿的野兽,用鹿角拱开一个个墓穴,可惜日本人的墓地里只有骨灰……

    春夜,一轮明月高悬。阿幽匍匐在河边的芦苇丛中,冷冷地注视那座日式大屋。

    羽田大树趴在她的身边,操着中国话低声说:“大地震后,黑龙会横滨会所化为废墟,中岛浪速将道场搬迁到东京郊外,千叶县与茨城县交界的利根川畔,继续招收剑道弟子,就是这儿!”

    老金扛着矿工镐,中山握着一支快枪,正从前后两面包围了剑道道场。

    而在阿幽的身后,还有个十七岁的小姑娘。偷偷从侯爵府逃出来的嵯峨光,穿着一身联系剑道的和服劲装,背后藏着一支祖传的太刀,若是被父亲发现非得打断她的腿不可。

    羽田大树回头乞求道:“光公主啊,千万不要冲出去,就守在这里好吧?我保证帮你把秦北洋找回来!”

    “公主,相信我,你对秦北洋有暗恋之心,这是你自己的事儿,也许等你长大,就不会那么愚蠢了。”阿幽话虽这么说,心想自己算是长大了吗?接着说,“但我是他的妻子,我绝对会保护好他的。何况,我还有九色!”

    幼麒麟镇墓兽,正从芦苇掩盖的利根川流水中探出头来,一对鹿角反射着月光。

    老金第一个闯入剑道道场,接着是戴罪立功的中山。他们确认日式大屋前没有守卫,也没有特殊的防御机关。接着阿幽与九色潜出芦苇丛,羽田大树战战兢兢地跟在最后。五百米外,还有他带来的三名武装保镖。

    这就是中岛浪速的剑道道场,大厅里铺着许多张榻榻米,两边陈列着武士盔甲与太刀,挂着一张张书法条幅。

    不过,没有人。

    老金与中山悄无声息地在大屋里搜索,翻箱倒柜,就连地板都撬开来看了,确认并没有地下室的存在。

    最后一间卧室,一个穿着衬衫和西裤的小伙子,躲藏在衣柜之中,飞身用肋差短刀袭击了老金。幸好老金的反应机敏,短刀擦破了他的肩膀,几乎要了他的性命。

    九色吐出琉璃火球,照亮了幽暗的卧室,少年中山举起快枪,对准了那个家伙。

    “芳子?”

    中山喊出一个名字。不错,眼前身着男装,剃着短发的小伙子,原来是“天国学堂”的同学芳子。

    可她为何身着男装?剃了头发?形如一个高中男学生。

    芳子的眼眶发黑,面容憔悴,脖颈似乎还有伤痕,蜷缩在老金与中山的面前。当她再看到虎视眈眈的九色,便全都明白了,苦笑一声:“你们终究是来了!可你们来得太晚了!太晚了!”

    “芳子,你还认识我吗?”

    阿幽走到她的面前,袖管里藏着匕首。

    “阿幽小主?”芳子的面色惨白,羞愧地挡住自己的板寸头发,“我是不是很丑?”

    到底是女人相间,第一想到的还是美啊丑啊,阿幽淡淡地说:“不,你很漂亮。”

    “是那个魔……那个魔让我变成了这个样子!从上个月起,我已彻底清算了自己的少女时代!”

    “魔?”阿幽已猜到了几分,“四川道人中岛浪速?”

    芳子似乎受到过百般折磨,精神有些错乱,毫无“刺客道”与“地宫道”修行的高材生的风范,蜷缩在墙角发抖:“是,我不敢说他的名字,我不敢……”

    “他现在哪儿?”

    “我不知道……昨天还在这儿。”

    中山却跪倒在芳子跟前:“你想要说什么?你是说,义父欺负了你?让你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这怎么可能?当年,我们两个还是小孩子,他对我们那么好,拯救了我们的生命,让我们在这乱世活下去……”

    “你错了,中山,他是魔!”

    芳子紧紧搂着自己的胸前,就像被男人欺负过的小姑娘,再也不见太白山上飞檐走壁英姿飒爽的模样。

    “中山,你出去警戒!”阿幽拍了拍芳子的后背,“我还有很多疑问!第一个问题秦北洋在哪里?”

    “太白山。”

    “什么?”

    芳子嘤嘤地说:“去年,关东大地震后,秦北洋为了救我,为了杀死那只魔,他被人抓走了。如今,他在太白山上。”

    “你是在逗我玩吗?我们就是从太白山到日本来找他的。”

    后半夜,中岛剑道道场的深处,阿幽的目光变得冷酷,缓缓抽出腰间的匕首。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