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紫禁城的鬼魂(一)
    北京,故宫。

    民国十三年,1924年11月4日,夜。

    紫禁城,这座雄踞帝都中轴线正中心的宫殿,始建于明朝永乐大帝的年代,使用一百万民工,历时十四载,耗尽西南深山楠木、房山汉白玉、苏州金砖,建成房屋殿宇9999间半。明朝十三位君主先后再次统御神州,崇祯皇帝吊死在煤山,李自成短暂地占据了四十天,最后一天才登基加冕,便从山海关外迎来了留着鞭子的新主人。明亡清兴,历经顺治、康熙、雍正、乾隆、嘉庆、道光、咸丰、同治、光绪、宣统十朝,最后一位名叫爱新觉罗·溥仪的弱冠少年,至今仍然居住在这座深宫之中,按照中华民国对待外国君主之礼仪,关起门来做皇帝也……

    今夜,将是这位中国最后一位皇帝在中国最后一座皇宫中的最后一夜。

    阴历十月初八,天上新月如钩。寒衣节刚过了七天,一阵秋雨一阵凉的时节。鄂尔多斯多罗小郡王,中华民国最年轻的国会议员,孛儿只斤·帖木儿身着黑绸缎的蒙古袍子,凝望着护城河后背后的紫禁城。

    同行的是北京警察厅的叶克难,名侦探就快四十了,依然是四九城里大姑娘小媳妇的梦中情人,也是京城小报花边新闻与侦探小说连载的主角。唇上两撇胡须越发浓密,深蓝色大褂长衫,颈子裹着两圈围脖,故意压低帽檐,掩饰一双子弹般犀利的目光。

    他俩穿过东华门,进入故宫的黑夜。小郡王的祖先们,每次进京都会穿过这道门,来到这片红墙碧瓦的宫殿,来给满清皇帝请安献上贡品,皇帝再会赏赐不计其数的绫罗绸缎,装在几十峰骆驼的背上返回鄂尔多斯草原。

    小郡王踮着脚尖站在文华殿外,隔着一排宫墙,遥望故宫三大殿巍峨的屋顶。清帝逊位以后,故宫三大殿等“外朝”已收归民国政府所有,而乾清门后的内廷依然属于清朝皇室。

    今晚,太和殿屋顶上的脊兽,骑凤仙人到鸱吻、狮子、海马、天马、狎鱼、狻猊、獬豸、斗牛、行什,竟在月光下清亮可辨。小郡王想起五年前在巴黎,秦北洋说过巴黎圣母院塔楼上的石雕,半夜都会自由地翱翔在巴黎夜空,故宫中的这些小怪兽们是否也会活呢?就像镇墓兽。

    一个穿着清朝官袍留着辫子的老头,恍如坟墓里爬出来的僵尸,正在两个太监的掌灯下迎接他俩,此人就是内务府总管大臣绍英。这位满清遗老的头目之一,故宫的大管家恭敬地向客人作揖:“小郡王、叶探长,您二位能来帮忙,绍英感激不尽。”

    小郡王装模作样地作揖还礼:“总管大人,您客气啦,我家是蒙古世袭郡王,世受大清皇上恩典,宫中发生了如此离奇之事,父亲命我竭力保护皇上安全,这是我们做臣子的本分。”

    “好啊!现如今,外头兵荒马乱,冯玉祥发动政变,占领了北京城,这个杀人如麻的乱臣贼子,天天叫嚷着要把皇上请出紫禁城。这不今儿,紫禁城的卫队都被国民军给缴械撤编了。”总管大臣压低了声音说,“今儿晚上,这宫墙就是纸糊的,皇宫啊不设防!”

    “大人,关于这些天在故宫发生的命案,您能说得更详细吗?”

    叶克难不想跟内务府总管废话,还是向侦探办案那样直奔主题。

    “哎,叶探长,我都好些天没睡过安稳觉喽……从上个月起到昨儿个,已经死了这个数。”

    总管大臣将右手五指聚拢在一起。

    “死了七个?”

    “不错,七个老太监,先后离奇地死了。被下毒的,上吊的,抹脖子的,甚至半夜巡逻遇到前朝的宫女鬼魂被吓死的。”

    “前朝宫女的鬼魂?”

    在中华民国的年代,所谓“前朝”就是清朝,但在清朝末代内务府总管大臣口中,这个“前朝”却是明朝。

    “对啊,有小太监说,那个被吓死的老太监,临死前叫唤着杨金英的名字,殊为可怕!”

    “杨金英?莫不是那个差点勒死嘉靖皇帝的明朝宫女?那是将近四百年前的旧事呢。”

    “可不?历朝历代宫里都传说,那个宫女杨金英弑君犯上被凌迟处死之后,冤魂不散一直飘着呢。”

    叶克难冷笑着摇头:“我已经查看过几位公公的遗体,已经确认是被他人所害。”

    “叶探长,您说是有奸人在宫内连续杀人害命?”

    “我听说这七位被害的公公,有两个共同点:一是掌管宫中的库房,二是品性端正老实。”

    总管叹息一声:“不错,如今礼崩乐坏,无论是遗老遗少还是太监宫女,都只想着大厦将倾何时早点逃命,顺便摸走宫里的金银财宝。这些年来,宫中火灾频发,就是有些太监偷走了字画瓷器等宝贝,为了掩人耳目故意放的火。”

    “嗯,这七位公公是难得出淤泥而不染者,却也因此而葬送了性命。”

    “您是说,凶手的目标在宫中的宝贝?”

    小郡王总算插了一句:“总管大人,我早就听说,如今有不少太监里应外合偷盗文物,怕是这些被杀的公公,不愿监守自盗同流合污,而被恶人暗害了吧。”

    “这……小郡王,您也怀疑我吗?”

    “不,我只是随便一说嘛。大人,如今宫中储藏文物最多的地方在哪儿?”

    “自皇上退位以来,紫禁城的宝物,大多集中到了延禧宫。”

    叶克难朗声道:“好,请领我们去看看,我将彻夜蹲点,看看那恶人究竟是什么来头?”

    “若真有恶人行凶,务必将之捉拿归案。”

    内务府总管大臣绍英,带着叶克难与小郡王穿过故宫的东路,经过明清太子所居的南三所,也就是俗称的东宫,便来到了供奉满清皇帝列祖列宗牌位和画像的奉先殿。黑夜中仰望这座巍峨的大殿,却是在帝国灭亡的年代,小郡王的脚底板传来一阵阴森之气……

    再往里走,便是内廷的东六宫区域,排列着景仁宫、承乾宫、钟粹宫、景阳宫、永和宫、延禧宫等六座宫殿。路过宁寿宫花园的北门,只见月光下照亮一只雪白的野猫,踏着宫墙的琉璃瓦而来,暗夜中的猫眼闪烁宝石般的光辉,直勾勾地盯着来人的眼睛。

    叶克难眯起双眼,这双黑洞般的猫眼,让他想起一个年轻姑娘,她是刺客们的主人……

    不知怎地?名侦探有了某种奇妙的第六感这一晚,阿幽将会出现在故宫。

    就当叶克难与小郡王都在欣赏月夜下的猫眼,内务府总管却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嘴里喃喃自语:“珍……珍主子……”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