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安娜
    三千里外,江海茫茫之间,矗立着一座巨大的城市。黄浦江大拐弯处的陆家嘴,一座工厂的烟囱正在喷射黑烟,颇像某位诗人刚写完的诗句“黑沉沉的海湾,停泊着的轮船,进行着的轮船,数不尽的轮船/一枝枝的烟筒都开着了朵黑色的牡丹呀!/哦哦,二十世纪的名花!/近代文明的严母呀!”

    民国十七年,公元1928年的春天。一双琉璃色的眼睛,注视黄浦江对岸的工厂。她的背后,矗立着列强们的建筑,那是从苏伊士运河到太平洋最雄伟的大厦,和平女神像如同纽约的自由女神像,俯瞰着初次下船来到这座城市的芸芸众生们。

    她是欧阳安娜。

    对岸的工厂叫墨者天工飞行器公司。一听到这名字,还有飞行器,以及公司的总经理叫钱科,她自然想起了秦北洋。

    去年,国民政府还都南京。齐远山在军事委员会任职,奔波于南京与上海之间。元旦刚过,欧阳安娜带着女儿九色,还有从永泰公主墓里出来的千年黑猫,告别五羊城与越秀山,乘船来到上海,定居在法租界。到上海才发现,达摩山伯爵基金,经过投资房产与债券的增值,已远远超出百万白银。

    安娜收其中一栋小洋楼居住,把女儿送到上海最好的法国小学读,每日有司机与保镖接送。春节过后,齐远山奉命参加二次北伐,终于有了带兵打仗的机会。他在常凯申的麾下,准备从徐州北上,进攻山东河北等省,直捣北京,推翻奉系军阀把持的北洋政府。

    三月春光,欧阳安娜渡过黄浦江,登门拜访了墨者天工飞行器公司。走进开阔的厂区,车间里响起机器轰鸣之声,坚固的实验楼进出西洋人的工程师。

    倏忽间,背后响起一个男人醇厚的嗓音:“安娜?”

    她一头,春日的阳光洒在一张俊朗的脸上,仿佛每寸皮肤都在反弹着水滴。

    安娜脱口而出:“李隆盛?”

    “真是贵客喜从天降,我们有**年没见了吧别来无恙?”

    “哦是是啊”安娜下意识地整理头发和裙摆,依稀记得上次见到李隆盛,还是从北极冰海得救,她刚与秦北洋生离死别,仿佛已是上辈子的事儿,“别来无恙!”

    “你我皆无恙,甚好!甚好!”

    “说话不用酸了,我都是当妈的人了。”安娜直接冲了李隆盛一句,看着浦东一侧的黄浦江水拍岸,“你不会不知道吧?”

    “略知一二。”

    “你呢?”欧阳安娜眯起双眼,看着阳光下李隆盛的面孔,想起当年在纽约曼哈顿,中国外交代表团的招待舞会上,跟这个玉树临风的男人跳过一场华尔兹。

    “昨天刚到上海,前些日子在英国剑桥。”李隆盛的笑容没变,只是脸上多了几道岁月痕迹,“我是这家工厂的首席科学家,我还有些工厂股份呢,这次来要做个新实验。”

    安娜不再绕弯子了:“这家工厂的主人是不是秦北洋?”

    “你果真还是问到了不错!”看到欧阳安娜的眼神微微一颤,李隆盛追问一句,“你还想要见他吗?”

    “不,见他做什么?我和他早就没有瓜葛了,如今我是齐远山的夫人。”

    “安娜,这可不是你的真心话。”李隆盛看人的眼睛果然毒辣,“我带你去见几个老朋友吧。”

    欧阳安娜何等聪明,她已猜到会见到谁了。李隆盛领着她来到墨者天工的办公楼,在总经理办公室里,安娜先是见到钱科工厂的总经理,湖州钱氏传人,也是中国第一代的飞行器工程师。

    接着是风流倜傥的意大利人朱塞佩卡普罗尼,他已在上海扎根,一心要造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飞行器。当年在巴黎,他还想要对安娜一亲芳泽,结果被她抽过一马鞭。如今再见到这位意大利飞行英雄,安娜大大方方地还以西洋礼仪,与卡普罗尼握手拥抱。

    最后一位,年纪与安娜相仿,穿着白西服,梳着油光锃亮的头路,赫然是鄂尔多斯多罗小郡王帖木儿。他跟欧阳安娜可是北大历史系的同班同学,多年不见,分外唏嘘。

    小郡王已猜到安娜为何而来,尴尬地咳嗽两下说:“我已好几年没见过秦北洋了,上一还是冯玉祥逼宫,将末代皇帝请出紫禁城的时候呢。”

    钱科点头附和:“我只知他在太白山上,去年起,太白山就切断了通往上海的电报联系。原本我们的飞艇去运载过灵石,如今音讯渺茫。”

    李隆盛皱起眉头:“难道山上出了什么变故?”

    “听说秦北洋被夫人囚禁在山上了。”

    “秦北洋的夫人?”欧阳安娜茫然问道。

    小郡王却掐了掐钱科的大腿,让他不要乱说话。欧阳安娜想起几年前在广州与阿幽见过一面,心头自然一沉,脸上却无表情:“原来是阿幽妹妹啊。”

    其实,钱科对于秦北洋始终心心念念,这番话他是故意说给安娜听的:“据说是有三年的约定,秦北洋被阿幽禁闭在太白山上。如今三年之约已过,但他还是没有消息,怕是出不来啦。”

    欧阳安娜踱了两步,看到窗户对面的工厂作业区里,一架意大利卡普罗尼双翼运输机正在进入机库,脱口而出:“我们一起去救北洋吧。”

    李隆盛走到她面前:“安娜,你可当真?”

    “我当真。”

    “何时出发?”钱科已经摩拳擦掌,搭着朱塞佩卡普罗尼的肩膀。

    两日后,欧阳安娜带着八岁的女儿去了趟南京,找到常凯申的官邸。

    几个月前,常凯申在上海新婚。夫人系出名门,毕业于美国名校。齐远山与安娜夫妇都去吃了喜酒。小九色还给新郎新娘做了花童。于是,安娜拜托常夫人照顾九色几日。常夫人非常喜欢九色,既然这孩子是常凯申的干女儿,常夫人就成了干妈。如今的天下,常凯申的府邸,正是警备最为森严之地。

    安娜跟女儿亲吻着告别,那只古墓里出来的黑猫,不肯被常夫人抱,总是警觉地盘在小九色左右。她相信九色在此暂住,不必挂念安全问题,只是有些不舍而已。

    她独自返上海,坐上朱塞佩卡普罗尼驾驶的大型运输机。钱科还带上了四翼天使镇墓兽。他明白灵石的放射性严重,这些年来,四翼天使一直被隔离在工厂地窖内,没有像秦北洋与小镇墓兽九色那样朝夕相处。

    起飞前,引擎开始轰鸣,李隆盛大声说:“安娜,你想好了吗?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我这辈子做出过的决定,从不后悔!”

    安娜撩拨着额前的头发,早已换上一身干净利落的工装,腰上插着一支手枪,怀里还有几张空白支票,如今她最不差的便是金钱。

    “齐远山知道这件事吗?”

    小郡王多嘴一句,他毕竟参加过他俩婚礼。

    “我已告诉齐远山,我要去太白山寻找秦北洋。远山说,北洋是他的结拜兄弟,只愿同年同月同日死。只可惜,远山在北伐前线打仗,每日枪林弹雨戎马倥偬,实在无暇抽身,否则他会比我更早前往太白山。”

    事已至此,无需多言。五人一兽,从上海浦东陆家嘴起飞,飞越黄浦江与外滩,告别远东第一大都市,飞入春寒料峭的江南大地。

    卡普罗尼沿着长江飞行。到了汉口降落加油,短暂休整一夜,继续沿着汉水西行。

    安娜从空中俯瞰变乱的中国大地。这两年,城头变幻大王旗,北洋政府终要被国民政府取而代之,政治中心即将从北京变为南京。但这片土地上老百姓的苦难,却丝毫没有减少过。

    春天,飞机在汉中城外的简易机场降落,却下了一场大雪。

    卡普罗尼留守在飞机旁边,其余人等用大车装着四翼天使,踏上前往太白山的道路。

    出发第二天,李隆盛便不见了。谁都不晓得他去了哪里?大家寻找了他三天三夜,终究没有任何音讯。

    安娜决定立即前往太白山,雇佣秦岭山民为向导,加上数十匹骡马组成队伍。山中大雪,众人劝她不要冒险。她说既已千里迢迢来了,为何不上去看一眼?小郡王也早就听闻太白山大名,心中也有些痒痒,若能登上传说中的秦岭之巅拔仙台,也算不枉此行。

    他们在秦岭腹地走了好几天,却始终不得要领,找不到通往山顶的道路。六十年前,天国余部在太白山上定居,便破坏了自古以来的栈道,新辟一条秘密小道,以至于在此定居千年的山民们,再也无法登上太白山。

    这天夜间,堪堪抵达太白山脚下。欧阳安娜遥望山顶,却发现燃起了熊熊烈火,伴有雪崩与泥石流的巨响,仿佛整座秦岭即将崩塌

    她看到了太白山的末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