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洪宪帝陵(一)
    太阳出来了。

    五色旗猎猎飘扬,官道上来了一队人马,全是荷枪实弹的北洋军。士兵们拉开枪栓,蹲下来瞄准射击。

    两个刺客见势不妙,立即潜伏在雪地。

    秦氏父子分不清是敌是友,反正总比被刺客杀了强。他们冲到迎风招展的军旗前,说明自己不是坏人,祈求军队去追杀刺客。士兵们不太相信他们的话,反而用刺刀威胁父子俩老实点。

    “秦北洋!”

    林立的步枪与刺刀间,走出一个穿着黑色警服,留着两撇小胡子,三十岁出头的男人。

    北京警察厅探长叶克难。

    京西骆驼村外的雪地上,叶克难遥望枯黄萧瑟的香山,太阳照在他的侧脸上,也照在那对浑身是血的父子身上。

    他吩咐医护兵来给秦海关包扎伤口,抓紧十六岁少年的肩膀,问出了什么事。

    秦北洋先是语无伦次,嘴里嚷着:“刺客!刺客!”

    “什么刺客?”

    “灭门案……他们回来了……两个刺客……报仇……”

    叶克难听懂了,不由自主打个冷战,立即命令士兵散开队形搜索,协助捉拿重要凶犯。

    “叶探长!请受老秦一拜。”

    秦海关跪在雪地感谢叶克难的救命之恩。

    “客气个啥,我不是专门来救你们的!”

    叶克难皱了皱眉头,捶打秦北洋的胸脯,感觉这男孩竟比自己还高了。

    秦氏父子你一句我一句,才把雪夜“尸变”,棺材里飞出两个刺客,一路狂奔逃亡的过程说清楚。老秦找到那匹累死的马,说要给它挖墓安葬,是这匹马救了他爷俩的命。

    一小时后,士兵们收队回来报告,并未发现刺客踪迹,他们又像魂魄般消失了。

    时隔数年,叶克难已是京城闻名遐迩的侦探。

    关于六扇门传人的破案事迹,早已被文人们写成小说登报连载。在他经办过的许多案件中,除“宋教仁案”这样的政治事件外,最玄妙的并尚未破获的,就是宣统元年的德租界灭门案。当时,整个天津都在通缉凶犯,大街小巷贴满两个刺客画像,结果却一无所获。

    遗留在杀人现场的凶器,还在警察厅的保险柜里——象牙柄的锋利匕首,刻着彗星袭月的螺钿装饰。叶克难分别请北京琉璃厂的刀剑师父、象牙雕刻师父、螺钿师父看过,都说这器物的做工相当精良,但也难以判断出自何方。

    京西骆驼村口,叶克难本不抱希望,那两个刺客,绝非普通人,一旦溜了,就像溪流汇入大海,枯叶卷入森林。不过,这番刺杀未遂,也算案情有了进展——说明两个刺客依然活着,年轻刺客脸上果然留了疤。并且,他们身手依然了得,居然能追赶狂奔的马车,还能在棺材中忍耐一整夜,绝非常人。最要紧的是,他们的目标,必是秦北洋无疑。

    “叶探长,你怎会带军队前来?”

    秦北洋凑上来打断他的沉思。

    “我只是奉命行事,务必找到你们父子,就像七年前我找到了你。通过前清的内务府大臣,我又打听了好多人,才找到这个地方。”

    “难道是……”

    秦海关已猜到大半,霎时愁容满面。

    “对,今年是洪宪元年。中华民国改成了中华帝国,大总统改成了大皇帝。历朝历代,皇帝登基,总有一件事是要做的。”

    “修陵墓?”

    “不错,普天之下,能够修建出跟前清一样标准的皇陵的,唯有你们秦氏父子。”

    秦北洋抢在父亲之前提问:“这是你想出来的馊主意?”

    “对不起,这是杨度先生的意见。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探长,在这北洋的天下微不足道。”

    “我不干!”秦北洋还记得日历,“今天是1916年1月2日,不是光绪十六年。”

    “对不起,七年前我跟你说过,我是个干脏活累活的。再见,保重。”

    叶克难骑上一匹黑马,往北京城的方向而去,一溜烟没影了。

    此时,秦氏父子已被军队包围。

    有个军官取出委任状,以中华帝国内务府的名义,委任秦海关为世袭皇陵监督,并赏赐银圆五百块。

    老秦措手不及,这历朝历代的肥缺居然落到了自己头上,还有五百块银圆,不但足够还债,还能在京城买一栋大宅院。最重要的是,家族重操旧业,成为世代相传的皇家工匠,又能造一头新的镇墓兽了。

    “爹爹,你不会真的心动了吧?”

    “我们还有选择吗?”

    秦海关说的没错,士兵们已拿枪口对准他们了。

    一小时后,秦氏父子离开北京。他们被押解到保定府,跟军队骑马进太行山,距西陵不过数十里之遥。袁世凯担心公开兴修陵墓,会引起全国舆论反对,决定秘密修陵,必须在人迹罕至的山区。但要寻找龙脉,“点穴”确定金井位置,如今已无皇家风水师,前内务府大臣推荐秦海关可堪大任。

    肩伤未愈的老秦说:“我就是一个工匠,懂个屁啊?”

    话虽如此,他却带着大队人马,走进一条险恶山谷。时值隆冬,万物萧瑟,山中多有积雪。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唯有野狼出没,时时半夜嚎叫。秦北洋裹着军用毛毯,骑在一匹战马上,仔细查看四周地势,总觉有几分眼熟。

    秦海关边走边跟儿子说:“寻龙务必攀登山脉之巅,居高临下,观察山川形势。登上太祖山,经过少祖山、父母山,看龙的出身与剥换、行走,再经过多次反复,穿山过峡,束气,遇到河川,入首。突起穴星沙交水会阴阳交配,化气结穴……”

    “不对,爹爹,你在扯淡!这不是几年前,我俩为光绪帝的镇墓兽,上山找灵石的路吗?”

    老秦拉下面孔:“不错,上回我已发现那里有龙脉,何况又有灵石做原材料。加之处于深山老林,完全符合陵墓的要求。”

    他们在太行山上走了三天,靠着秦北洋过人的记忆,终于找到那条山涧,如今已结冰了,还有内藏灵石的巨大岩石。

    秦海关在一里之外,找到一片山坡地,便是最佳穴位。根据古法,他自己做成结印册,类似先秦竹简木牍的卷轴,就地抓了土壤一起焚烧。灰烬介于石头与泥土之间,还有一圈圈神秘年轮,是为太极晕。

    军队在此挖了口深井,作为洪宪皇帝陵墓的金井。

    这是绝密行动,不能惊动地方百姓,所有劳力,全部由军队担当。他们是北洋军的精锐,前清称标,民国称团,原本是工兵部队,最擅长修筑堡垒与工事,配备各种工程设备,甚至有台柴油发电机。

    在秦海关的指挥下,工兵们在大雪中挖掘地宫,按照清陵规格修建墓道、墓室门,还有宝城、明楼、祾恩殿、神道碑亭、神道和石像生。短短三个月,初具规模,深山中成了大工地。秦北洋边看热闹边想,欧洲军队保卫国家或侵略别国,中**队却为个人服务,简直是袁世凯的奴仆、用人。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