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章 海难(上架第二更!)
    1917年12月5日,深夜。

    这艘秘鲁籍的货运轮船叫franciscopizarro号,直译为“弗朗西斯科·皮萨罗号”,以最伟大以及最卑劣的西班牙征服者的名字命名--他在1532年俘虏了印加帝国皇帝,抢劫了人类有史以来最丰厚的金银财宝,毁灭了一个幅员辽阔的帝国,又缔造了一个叫秘鲁的新国家。

    “弗朗西斯科·皮萨罗号”的下层舱房内,齐远山已昏睡了两天两夜。

    他又梦见一年前的春天,太行山上初见的一瞬,春寒料峭的野狼谷,狼血散发出滚烫的热气,烘托出秦北洋十六岁的面孔……

    突然,船壳一声巨响,像百岁女巫的惨叫,沙哑紧接着尖厉又震耳欲聋。齐远山从梦中惊醒,轮船在激烈晃动,又像被什么东西牢牢卡住。舷窗外不再明月当空,而是黑漆漆的海水,伴着无数闪光的碎屑。

    船舱里漏水了,刚开始是门缝里渗进来,几秒钟后大水如注,混合着煤灰味的海水,很快淹到他的腰眼。

    船快要沉了?

    “泰坦尼克号”冰海沉船的故事,齐远山也从报纸上看到过。他疯狂拍打紧锁的舱门,直到海水撞破舱门涌入。吃了第一口苦咸的海水,他憋气钻入走廊,发现轮船内部已被海水灌满。

    齐远山后悔没学过游泳。

    他只能摸着走廊走在海水里,快要憋死时,才找到天花板上剩下的一点点空气,他贪婪地猛吸几口。轮船的蒸汽机锅炉发生爆炸,火焰猛烈地灼烧,瞬间又被海水熄灭,接着是更大的撞击声。会不会已沉没到了海底?船壳被撕开个大口子,黑色海水汹涌而来。他必须硬着头皮冲出去。海底什么都看不到,但他摸到旁边有锋利的暗礁,瞬间划破胳膊。他不会游泳,顺着暗礁摸黑,鲜血直流地爬上去。

    无边无际的黑暗中,突然有了光。

    齐远山瞪大眼睛,看到海水里有一条发光的东西,乍一看还以为大海蛇。不,那家伙的身体比海豚更粗,全身长着金光灿灿的鳞片,一眼望不到头,直到露出两只爪子,还有一条龙尾巴。

    海底恶龙?

    他亲眼看到那条“龙”,缠绕着四分五裂的轮船,水面还残留一部分燃烧的船体。“龙”的鳞片放出光芒,照亮海底断了的锚链。齐远山猜测正是这头海底怪兽,破坏了龙骨和螺旋桨,让轮船失去控制,随着海浪撞上暗礁的。

    不断有船员逃出破裂的船壳,他们水性都很好,即将游到海面,竟被那条“龙”张开嘴巴咬住……他看到了龙头,无法描述的怪兽,竟有几分像幼麒麟镇墓兽的头!同样有雪白的鹿角,铜铃般的双眼,只是没了那身赤色鬃毛,却多了一条蜿蜒绵长的身体。

    齐远山确信自己没做梦,也不是在《山海经》的时代,而是20世纪。龙张开血盆大口,依次吃掉所有逃生的秘鲁船员。有些人被吃掉一条大腿,或者一口咬断脑袋,黑色海水被鲜血染红。人体剩余部分沉入海底,残肢与内脏漂浮于海面。

    肺里几乎要爆炸时,一块粗大木板浮到身边,这是最后的救命稻草。齐远山紧紧抓住木板,随之浮出海面。

    呼吸,再深呼吸,无比猛烈地呼吸。

    仿佛憋了半辈子。泪水、鼻涕与咳嗽一同喷出。月亮照在头顶,海水冲到嘴里,舌头已被咸得麻木。齐远山抱着大木板,拼命划动双臂,害怕那条海底的恶龙,游过来咬到他的脚后跟。

    木板上出现了一只手。

    他吓得几乎尖叫,接着又看到一个头,扒在木板上苟延残喘。月光照亮年轻的面孔,湿漉漉地滴着海水。

    “小木!”

    对方点头,嘴唇发抖:“救救我!我想活。”

    没想到,他俩成为这艘轮船的幸存者,而那些秘鲁船员都被恶龙吃了。

    “该死的,你会游泳吗?”

    “我会的!”

    于是,小木成为这块木板的发动机,齐远山只能跟着他的节奏一起划水。

    “你看到海底的怪物了吗?”

    “那个东西?”小木点点头,12月的海水让他冻得打战,“就像龙?”

    不用怀疑了,那不是齐远山的幻觉,那条“龙”真实存在。

    当秘鲁轮船彻底沉没时,他们看到前头又出现一艘轮船--看不清具体模样,月光下轮廓似乎还要大,烟囱里喷出黑色烟雾。

    齐远山大声呼喊,期待艘轮船能发现他们,同时不要也撞上暗礁沉没。

    他们头顶冒着热气,那是血管里最后热量的流失,行将在低温海水里冻死的预兆。

    海面上出现一盏灯,原来是一艘救生艇,有人划着桨靠近。齐远山和小木大喊起来,救生艇将木桨伸向海面上的幸存者。

    九死一生,他们终于爬上救生艇,上来打了一连串喷嚏。来人似乎很有海难救援的经验,立刻帮他们脱下衣服,用厚毛毯擦干净全身,再换上一身船员制服,还有烧开的热水和烈酒。

    齐远山流着鼻涕,才看清对方面目,总共三个人。为首那个二十多岁,隐隐有些眼熟,好像是……

    他看到救生艇上有许多日本假名,自己身上的船员制服,胸口印着四个字:羽田汽船。

    “羽田大树?”

    “纳尼?”接着是日本味道的中国话,“你好,我们认识吗?”

    齐远山惶恐地爬到救生艇的船头,就差要重新跳回海里去。他想,羽田大树向欧阳思聪求购过小镇墓兽,两天后就发生了海上达摩山的灭门惨案,可能跟凶手是同一伙的。

    “你别怕!”羽田大树依然穿着西装,马灯照亮他厚厚的眼镜片,“我们是羽田汽船公司,不是海盗!我看到发生了海难,就划着救生艇过来,想看看有没有幸存者。”

    齐远山一想到自己是旱鸭子,海底似乎还闪着亮光,那头恶龙正等着宵夜呢,便打消了跳海的念头。

    他回头看着那艘灯火通明的大船,又望向前方黑漆漆的海岛,山顶的灯塔正旋转光芒。

    “我不要去你们的船上,请把我送到那座岛上。”

    羽田和颜悦色地说:“好,我原本也想要今晚登岛的。”

    “那是什么岛?”

    “达摩山。”

    齐远山蓦地一愣,达摩山--海上达摩山--欧阳家的老巢?就是眼前这座孤岛?而这艘秘鲁货船,来到达摩山要干吗?斩草除根?但愿恶龙已经吃掉了那些刺客!

    羽田大树的背后,有两个强壮的男人划着船桨,乘风破浪往海岛而去。他俩彼此用日语交谈,但各有各的口头禅,一个是“阿西八”,一个是“干你娘”。

    “请不要见怪,他俩说话粗鲁,都是我的保镖,一个是朝鲜人,一个是台湾人。附近这片海域有很多暗礁,大船靠岸会很危险,我们只能放小船过去。对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我们认识吗?”

    齐远山的头都快涨破了,他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又咬着小木的耳朵:“喂,你认识他吗?”

    小木摇头:“从没见过。”

    救生艇已靠近达摩山,在一座高耸的悬崖边,羽田大树第一个跳下来,踏过退潮的海浪,脚踩在布满黑色碎石的海滩上。

    齐远山和小木互相搀扶着下船,接着是两个保镖。空气中飘来海岛的鱼腥味。

    海滩上又出现一群人影,他们拖着一艘小舟准备下海,估计是看到轮船着火沉没,想要去救人的。

    “不要去救了!最后的幸存者在这里。”

    羽田大树提醒一句,那些人疑惑地转回头,双方各自提着马灯,照亮彼此的脸。

    从海底死里逃生的齐远山,眯起眼先见着一个姑娘--她有双琉璃色的眼球,自来卷的齐刘海,穿着西洋女学生的长裙,这不是欧阳安娜吗?

    还有个穿长衫披围脖的男人,三十来岁,仪表堂堂,四条眉毛,赫然是京城名侦探叶克难。再一个怯生生的小女孩,闪烁乌黑的眼睛,她是阿幽。

    “啊!”欧阳安娜尖叫一声,她认出了羽田大树的脸,“凶手!”

    狭路相逢,叶克难掏出手枪,羽田家的两个保镖,朝鲜人与台湾人也各自掏枪。

    “别开枪!”齐远山大喝一声,又冲到两伙人中间,阻止双方交火,“安娜,我是远山!”

    羽田大树也告诫两个保镖冷静。安娜诧异地盯着齐远山的脸,然后看到了小木。

    就在双方皆摸不着头脑时,舍身崖顶上燃起了大火。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