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 藏宝窟(一)
    在天上就有了争战。米迦勒同他的使者与龙争战,龙也同它的使者去争战,并没有得胜,天上再没有它们的地方。

    大龙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旦,是迷惑普天下的。它被摔在地上,它的使者也一同被摔下去。

    秦北洋在天上屠龙的同时,舍身崖内的欧阳安娜为他祈祷,背诵《圣经》“启示录”第十二章,用中国人的方法归纳,就是“天使屠龙记”。

    一百万两白银的藏宝窟,在火把下银光闪闪,刺得人睁不开眼。

    此洞靠近大海,清晰可辨交响乐般的海浪声,海水的咸味与龙血的腥味一阵阵涌进。透过一个天然的窟窿缝隙,可以窥视舍身崖石壁外的天空。安娜、叶克难、齐远山、小木、羽田大树,依次目睹了秦北洋屠龙的全过程。

    洞窟深处的深潭,隧洞连接海底,也是平常恶龙进出巢穴的秘密通道。

    九色也在深潭口呜咽,却不敢潜下去。欧阳安娜心想,这头幼麒麟镇墓兽,或许五行属火,水克火,所以下海是它的死穴?

    突然,深潭里冒出秦北洋的脑袋。

    安娜被他吓得半死,又重重地打了他一拳,作为这小子让她如此牵挂担忧的惩罚。

    他的头上全是海水,短暂的懵懂过后,他又给了欧阳安娜一个灿烂笑容。羽田大树注意到他的脖子后面有一对鹿角形的赤色胎记。

    片刻之前,他们闯入恶龙的藏宝窟,再次发生激烈缠斗。此处空间狭窄,无法施展,在九色的琉璃火球协助下,秦北洋骑到龙脖子上,用青铜三叉戟猛刺龙脊。恶龙走投无路,潜入深潭的秘密通道。谁曾料想,秦北洋还是潜水憋气的好手,与恶龙一同遨游暗礁丛生的海底。从潜龙在渊到飞龙在天,秦北洋骑在恶龙背后,腾云驾雾,沧海屠龙……

    回到百万白银的藏宝窟。秦北洋光着身子爬上来,胸口只剩一枚玉坠子,怀里抱着沾满龙血的“心脏”,发出蒸汽般的灼热烟雾。

    他早已累得虚脱,连遮挡私处的力气都没了。安娜全然不避讳男人的身体,还捏了他饱满的胸肌一把。

    七八只手上来帮他擦干冰冷海水,顺便沾沾他的灵气。秦北洋的左手有多处伤口,因为刚才抓住龙角。不过都是皮肉伤,并无大碍。

    叶克难脱下长衫,羽田大树贡献出了西装马甲,帮秦北洋混搭地裹上,掩盖羞体。

    他搂着九色的赤色鬃毛,仿佛骑士与战马的久别重逢。幼麒麟镇墓兽发出烟雾腾腾的热量,帮助他迅速恢复体温。

    作为回报,秦北洋把黑色沥青状的灵石--恶龙镇墓兽的心脏,放在九色面前,就像给马儿带来最爱的草料。

    大家诧异的是,幼麒麟镇墓兽竟然张开大嘴,吃掉了恶龙的灵石。

    转瞬之后,九色从脖子到胸口开始发光发亮,整个洞窟变得热起来。青铜鳞甲上长出一层白毛,雪白鹿角缓缓折叠收缩入赤色鬃毛,从镇墓兽变回了一条大狗。

    “九色,你吞吃了恶龙镇墓兽的灵石,就可以拥有跟这条恶龙同样的力量?”

    作为大狗的幼麒麟镇墓兽,面对秦北洋点了点头。

    二十四小时前,它就是这副大狗的状态。经历这一夜的地宫历险,九色的功能变得日益强大。它可以立即变换形态,切换战斗模式,成为活的幼麒麟镇墓兽,同时喷出琉璃火球,无须借助地宫的力量。

    吃掉五百年恶龙的心脏之后,九色又不知会变得多强!

    至于恶龙镇墓兽,原本使命自是保护建文帝的陵寝。但因地震等自然原因,地宫出现了裂缝,恶龙被唤醒后逃出去,摆脱了棺椁中墓主人的控制。

    其实,恶龙并不需要吃人,因为它根本就不是生物体,吃人不会带来任何能量。它是由青铜机械加上墓主人魂魄组成的无机物质。吃人也好,喷火也罢,还有各种战斗功能,都是为了消灭盗墓贼而设计的。

    恶龙的吃人,纯粹是一种心理**,某种变态的统治者的**。

    “镇墓兽也有心理吗?”

    羽田大树问了一句,对于古物,他总是充满了兴趣。

    “真正的镇墓兽都是有魂魄的。”秦北洋想起“制墓九宫”中的第五宫“种魂”,拍了拍九色的脑袋说,“它们身上带着墓主人的性格与气质。”

    名侦探叶克难也加入了讨论:“史书上说,建文帝是笃性儒术的温厚之君,因此才会失掉了江山,难道他是残暴的吗?”

    “但要守卫陵墓,必须毫不留情地对待盗墓贼。”秦北洋下意识地瞥了缩在角落里的小木一眼,“我猜想,所有的镇墓兽,都会有残暴的那一面--包括我的九色!”

    齐远山点头说:“所以,它也要童男童女就可以解释了。”

    “这恶龙真是纯粹的中国龙!带有中国人普遍的恶习,看中童男童女的‘好’字。”

    “就像秦始皇时代,徐福东渡日本,还要携带三千童男童女。”

    羽田大树自然又联想到了日本。

    说到这里,秦北洋陷入沉思--这建文帝的恶龙镇墓兽,简直巧夺天工,不知从哪里来的原材料,能力如此巨大,五百年来力量不衰,以至于危害整个东海。制造这尊镇墓兽的秦氏工匠,该是多么伟大的一个祖先啊。

    他再想想七八年前,自己与父亲一同制造的光绪帝弯弓射日镇墓兽“大羿”、袁世凯蛤蟆镇墓兽“金蟾”--相比这条恶龙,绝对是小巫见大巫。

    明朝初年以来,镇墓兽的制造工艺水平恐怕已大大退化。正如最近这一百年来,中华民族的国力与国运,已衰落到了亡国灭种的边缘。

    而在唐宋以前的镇墓兽,更不知有多么千变万化?比如眼前的九色,唐朝小皇子大墓里的幼麒麟镇墓兽。一个未成年夭亡的皇子尚且如此,历代唐朝皇帝的镇墓兽,自然已超乎了秦北洋的想象。

    “喂,醒醒!”

    安娜用胳膊肘捅他。秦北洋尴尬地傻笑,表情就像个乡下小木匠。他又看着满地的白银说:“你们确定这是庚子赔款的白银吗?不是五百年来恶龙掠夺来的白银的总和?”

    叶克难抓起一块银条说:“我已查验过,这些银子都有上海海关的标记,还有光绪年号,必是庚子赔款的海关银。”

    “十年前,1907年9月2日,羽田家轮船失踪事件已水落石出!”羽田大树也总结了一把,“我的祖父不是葬身大海,就是葬身龙腹。船上运送的一百万两白银,就在这里!”

    “恶龙从海底得到了这些白银,但它根本不打算交给欧阳思聪,全被它藏在这秘密洞窟,留给了自己。”

    涉及父亲,欧阳安娜禁不住插嘴:“你说恶龙要白银有何用?”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