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兽与兽(二)
    暮色苍茫,镇墓兽,终于成了战场上的杀人武器。

    不过,金蟾完蛋了,十角七头还远吗?

    十角七头镇墓兽失去了控制,愤怒地扬起七个兽头,同时打开七挺机关枪,面对九色疯狂开火,铺天盖地的弹幕,宛如毁灭性的海啸冲来。

    秦北洋大胆地骑到九色背上,小镇墓兽如同飞越山涧的鹿,一跃而起,跳下城墙,竟躲过了弹雨。

    “不要杀他!”

    心急如焚的秦海关,解下背后佩刀,扔到尸体堆里。他刚要指挥十角七头投降,就有几个皖系军官抓住他,五花大绑地捆回吴淞要塞。

    十角七头也跟着主人撤退,皖系军阵大为动摇,每个士兵都不想成为怪兽的祭品。

    这时候,齐远山重新爬上城头,举起一支步枪,瞄准敌方穿着大氅的将军。

    扣下扳机,当即爆头。

    他兴奋地振臂高呼,挥舞被秦北洋保护的五色旗,鼓动将士们反攻。本来兵败如山倒的第六师,重整旗鼓,旅长与团长们调转方向,冲向城墙缺口。

    躲在掩体背后的“北洋之龙”王士珍,目睹这场前所未有的战斗。他还以为世界大战的西线战场上,英国人冲锋陷阵的新式武器坦克就是这个样子。

    秦北洋命令九色收回火球。镇墓兽的使命是保护墓主人,而不是人世间的杀戮争斗。

    举着五色旗的齐远山,果真是天生的武将之材。他带领父亲生前的第六师旧部,勇武地攻出城墙,杀得敌军鬼哭狼嚎,再也听不到第四师的军歌。

    火焰烧红夜空的大战,一波三折,荡气回肠,至此胜局已定。

    宝山城墙上,九色折叠收起雪白鹿角,重新长出一声白毛,化身为未成年大狗的形态。

    秦北洋抱着他的小镇墓兽,把头埋进赤色鬃毛亲吻,心疼地摸着它身上的弹孔。这头幼兽又一次舍身救了主人的命。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安娜他们又在哪里?”

    虽然,九色不会说话,但秦北洋也能猜到——它在船上亲眼看到主人和齐远山坠入长江,狼狈地爬上宝山江岸,又被蓝军装的北洋军抓走。渔船安全靠岸之后,九色救主心切,脱离了欧阳安娜与叶克难等人,径直顺着战场上的死尸,找到宝山城下。

    要是九色晚到一秒钟,秦北洋就要被十角七头镇墓兽打成筛子了。

    夜色茫茫,他牵着九色来到战场,看着满身伤痕被打垮的金蟾。直系大军席卷而过,乘胜追击,围攻吴淞要塞,耳边尽是隆隆炮火声。野火仍在燃烧死人躯体,将这片原野变成巨大的火葬场与墓地。

    穿着军大衣的秦北洋,深一脚浅一脚,吩咐九色要格外小心,避免踩到苟延残喘的重伤员们。不少人抓住他的大腿,期待对心口来一枪结束痛苦。走着走着,根本无法躲过死人与炸断的残肢,秦北洋先是想要呕吐,禁不住又要掉眼泪。不少人单看面孔,也不过十七八岁的同龄人,就这样做了军阀野心的枉死鬼。

    忽然,脚下的尸体堆里,踩到某个坚硬的长条。

    九色用嘴替主人叼出来,原来是一柄长长的刀鞘。杀戮战场,月亮出来了。

    秦北洋认出这是父亲背后的刀,最后被遗弃在战场上。他握住红线缠绕的鲛皮刀柄,从皮鞘中抽出三尺多长的刀刃,一片寒光借着月色,几乎刺瞎眼睛,就连九色也望而生畏地后退两步。

    不同于前清的腰刀,也不似西式的军刀,更不像日本的武士刀。此刀用百炼钢打制,刀身直背而狭长,呈现九十度的刚正不阿。刀柄最后多出一个铁质圆环,颇有汉朝古意的环首刀。厚厚的背脊,使得刀身沉重,试着单手挥舞两下,竟有些吃力。还好刀柄够长,他改用双手握刀,在战场上划出几道白光,夹带金属啸叫的风声。他将这把刀收入不起眼皮鞘,像秦海关一样绑在后背,如同古时候的刀客。

    突如其来,吴淞要塞前方发出一声巨响。弹药库爆炸了,一阵烈焰飞上天空,照得子夜犹如白昼。

    秦北洋向要塞奔去,担心父亲的安危。九色紧跟主人左右,走过鲜血沃野的战场。

    爆炸渐渐平息,火光让月光暗淡失色。吴淞要塞上发出无数男人的欢呼,飘扬起一面被烧得七零八落的五色旗,正是秦北洋在城墙上保护过的旗帜。

    挥舞这面五色旗,第一个攻克堡垒的战士,是十七岁的齐远山。

    这场战役以“北洋之龙”的胜利而告终。但在这片国土上,绵延三十余年的漫长战争才刚刚拉开帷幕。

    唯独秦北洋,没有参加胜利者的庆祝。他抱着大狗九色,跪倒在成千上万的尸体中,无论敌我双方。这样荒谬的内战,根本没有胜利者可言。蓦然间,想起杜甫的《兵车行》——“君不见,青海头,古来白骨无人收。新鬼烦冤旧鬼哭,天阴雨湿声啾啾!”

    天亮前,寒露深重,余烬未熄。战场上退下一个男人,他摘下五色金星的军帽,露出灰发。秦北洋看到他的两把刷子式的胡须,还有军装上三颗金星的肩章。

    北洋政府国务总理兼陆军总长,“北洋之龙”王士珍孤身一人,拍了拍秦北洋的肩膀,半蹲下来凝视九色,对着琉璃色的眼珠子赞叹:“此乃火麒麟也!”

    是夜,新月如钩。

    次日清晨,天空飘起冰冷的雨,整个长江口陷落在烟雾濛濛之中。

    身着蓝色北洋军装的秦北洋,踏入千疮百孔的吴淞要塞。胜利的直军第六师正在清理战场,从瓦砾堆中挖出无数炸成焦黑的尸块。

    唯一活着的俘虏,竟是个外国人——南苑兵工厂总顾问,卡尔·霍尔施泰因博士。

    军医给他做了检查,只有轻微的脑震荡。昨晚,直军的炮弹暴雨般砸在要塞头顶,博士预感形势不妙,躲藏到避难洞深处,憋气潜入地下水中,才没被弹药库的殉爆炸上天。当他被直军俘虏以后,指名要求见到秦北洋,否则一个字儿的情报都不会说出口。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