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陇西堂(一)
    北京内城九门,分别为朝阳门、崇文门、正阳门、宣武门、阜成门、德胜门、安定门、东直门、西直门。西北面的德胜门,按星宿属玄武,主刀兵,永乐大帝亲征漠北,康熙大帝平定噶尔丹,都是出师德胜门,再由安定门班师回朝,寓意旗开得胜、太平安定。

    德胜门内大街,有对石狮子镇守的大宅门,牌匾上三个金晃晃的大字——陇西堂。

    古董商姓李名博通,攀龙附凤自称李唐皇室后人,以陇西成纪为郡望,故名陇西堂。大宅进门是个照壁,题写“金石世家”四字,大厅悬挂刘墉与纪晓岚的字画,摆设明朝黄花梨家具,前清恭王府流出的描金四漆屏,大明宣德年间青花瓷。两边厢房各有仓库,西边放粗苯大件,比如刚出土的安阳青铜鼎,大同云冈石窟的佛头像。东边尽是些小物件,从乾隆年的鼻烟壶到高古玉器,御用的象牙雕到西汉的五铢钱。这些古董刚进来时大多有残破污损,需要精心修复才能出手,价格往往能翻几倍。

    秦北洋换回工匠装扮,将唐刀藏在积水潭的土地庙,改换姓名谎称李隆悌——跟武则天的孙子终南郡王李隆麒只差一字。

    管家按照老规矩,给他一件浅绛彩绘大师程门的瓷器,检验工匠手艺。程门兼具诗书画三绝,十年前仙逝后价格飙升。这只瓷瓶是程门早年作品,名为《碧梧消暑》,画着一位蒲扇老者在树下纳凉,只可惜被砸碎过,裂成了好几道缝,收来已是残品。

    前几年,秦北洋在京郊骆驼村,跟父亲学会了锔瓷技术——民间俗称“小炉匠”,扁担一头火炉子,一头工具材料,走街串巷吆喝“锔盆,锔碗……”用绳子把瓷器拼好捆牢,两侧钻孔,抵紧钻杆,拉动小弓,再将锔钉嵌进钉眼,锤实敲紧,最后用糯米浆和骨胶涂抹。锔钉从器物外壁嵌入,并不穿透内壁,碗内不见钉痕,可做到滴水不漏。老秦是在颐和园里,跟着内务府的老工匠学会的。

    陇西堂的材料考究,以黄铜大钉锔补瓷器。秦北洋把瓷器修得严丝合缝,锔钉本身也成了装饰。就像有人把完整的紫砂壶故意弄裂,再请锔匠修补玩出花样,如打了补丁的西装别有风味。

    这件程门浅绛彩绘瓷器修补完,市价至少五百大洋,比进价高出不止十倍!

    当日,陇西堂的主人召见了秦北洋。

    “李隆悌?名字倒是不错,跟唐明皇李隆基一个辈分呢。”李博通年过五旬,瓜皮帽镶着翡翠帽正,一身绸缎大褂,貌似个老学究,他注意到秦北洋身后的九色,“这大狗好生古怪。”

    “此犬与我相依为命,请容小的带在身边,还能为府上看家护院。”

    九色听主人一言,立时雄赳赳气昂昂,恍如战无不胜的藏獒,众人无不退散。李博通想想这宅子的古董招贼,便给秦北洋加了个差使,就是每晚牵狗巡逻。

    秦北洋化名李隆悌,就此在陇西堂住下,跟几个工匠挤在厢房。九色不能进屋,只能做看门犬,住在墙角下的狗窝,这让它老大不乐意,但也只能将就。

    这大宅原属前清满人勋贵,前后三进,后花园新修了好几间仓库。地下室有工匠在制造赝品。光仿新莽博局纹镜就做了七八件,还有西汉金缕玉衣、宋朝的青铜器、乾隆玉碗……

    中国古董行做假的传统,由来已久,明朝人做的宋元书画赝品,如今也成了宝贝。怪不得陇西堂日进斗金,说不定琉璃厂流通的假货,大半出自这家作坊。

    不晓得唐朝小皇子的棺椁藏于何处?

    秦北洋与工匠们喝酒聊天,只知两个月前,从陕西运来一件“大货”,看样子像个梓宫——就是皇帝棺椁,但是夜黑风高,谁都没细看,也不晓得藏在哪里?

    但他日夜观察九色的变化,发现这只小镇墓兽并不兴奋——如果唐朝棺椁真在这陇西堂的某个角落,纵然掘地三尺,九色也会把它挖出来的。

    难道早已被转移了地方?

    又一日,李博通命他修复一批新进古董,竟是一屋子的建筑模型,前清皇家建筑师“样式雷”的“烫样”。

    踏入这间斗室,好像来到小人国——圆明园、颐和园、北海、中南海、紫禁城,东陵与西陵,缩小在方寸之间。秦北洋叹为观止,被英法联军烧毁的正大光明殿、上下天光、喜雨山房、烟雨楼等等景观,在这“烫样”模型之中凤凰涅槃死而复生。

    打开模型屋顶,可见宫殿内部,梁架与内檐彩画,无不栩栩如生,犹如鼻烟壶的“内画”绝技。西陵的各处宝顶与祾恩殿,让他犹如回到童年,永宁山与易水缠绕左右,千万亩松柏林随山风呼啸……

    想当年,“样式雷”家族就是先画图纸,后造微缩模型,呈现皇帝御览批准,才去破土动工。烫样用元书纸、高丽纸、红松木等做成,用水胶粘合,已在仓库存放百年,许多都有损毁,屋顶则以“盔作”之法,黄泥为胎模,高丽纸刷水贴合,再加两层麻呈文纸、两层东昌纸涂水胶粘在高丽纸上晾干。

    有清一代,营造陵墓,少不了三大家族:分金点穴的风水师李淳风后人,建筑设计师“样式雷”家族,还有制造镇墓兽的墓匠族秦氏。

    李氏据说已经断绝,《推背图》绝学失传。而皇家建筑师“样式雷”的技艺也不得外传。看到这一屋子的烫样,简直喜从天降。

    秦北洋瞪大双眼,将这些建筑的样式,从里到外,一梁一柱,一窗一木,犹如照相机与摄像术,牢牢记于心间。他又在脑中勾勒出各种尺寸的图纸,搭积木般造起故宫三大殿、圆明三园的亭台楼阁、地安门与鼓楼,还有东陵与西陵的所有陵墓形制。

    稍后,他用了七天七夜,几乎没合过眼,修复这一屋子“烫样”。不能确定是否掌握了“样式雷”的绝学?但搭建微缩模型这桩手艺,他已学会大半。

    秦北洋又用去七天七夜,照原样搭出紫禁城与圆明园的模型。

    自学了样式雷,不知成不成器?那么,李淳风的绝学呢?

    (感谢文友布衣廷尉一次打赏成盟主!努力加更中)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