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章 刺客道(一)
    (读者君鉴:第十六章开始,直至第二十八章,这十二章的“天国”部分,为秦北洋的学习进阶之道,貌似奇幻飞扬,实则秘密修行,终将回归人间,请君耐心观赏……)

    天国学堂。

    孟婆后退半步,官话中带着浓烈的广东口音:“学童们,今日起,诸位就要在此学习。请勿三心二意,更勿思念人间。你们已是死人,闯过鬼门关,走过黄泉路,渡过忘川水,踏上奈何桥,喝过孟婆汤……”

    秦北洋喉咙口一紧,难道今早那盆露水热汤,就是阴间的孟婆汤?脑中极速转动一圈,幸好还记得自己是谁,也记得自己从哪里来,究竟又要到哪里去!

    大殿中摆满长条桌,还有椅子和小板凳,就像北大公主府的课堂。十二个孩子各就各位,秦北洋坐在最中间。外面是烟云缭绕的山顶,云朵直接飘入窗户,送上寒意逼人的水气。

    “学童们,请记着孟婆的话——人死以后,十有**堕入地狱,或入畜生道,能入天国者,凤毛麟角。务必珍惜这机会,如此重生以后,你们方能有大成就。”

    “还有重生的机会?”

    重生?

    天国学堂之上,老婆婆对秦北洋板下面孔:“你们只管听,不许问!这次你是初犯,不罚你了。”

    课堂上又出现一个男人,同样古代衣着,却戴着一副鬼面具,青面獠牙,让人目之胆寒。

    孟婆对他和颜悦色道:“楼儿,今日起,我来教授刺客道,你来教授地宫道。”

    “婆婆,楼儿定当尽心竭力!”

    这人声音很年轻,估计不过二十来岁。秦北洋直勾勾盯着鬼面具,两只眼洞背后的乌黑眼珠子。

    刺客道,暂时可以理解;地宫道,又是什么?孟婆给每个学童发了线装的古籍,竟是《战国策》,明朝崇祯年间印刷的版本,天国学堂的课本都是文物古董呢。

    “《魏策》第四章。”

    学童们翻到这一页,才发现是《唐睢不辱使命》——

    “夫专诸之刺王僚也,彗星袭月;聂政之刺韩傀也,白虹贯日;要离之刺庆忌也,仓鹰击于殿上。此三子者,皆布衣之士也,怀怒未发,休祲降于天,与臣而将四矣。若士必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天下缟素,今日是也。”

    孟婆大声朗读这一段,尽管七老八十,却是中气十足。布衣之怒,回荡在大殿四面八方,像京剧梨园的老旦高手,必有深厚内力才能做到。

    秦北洋却想起九年前,杀死养父养母的象牙柄匕首,螺钿图案中的“彗星袭月”。

    老婆婆先介绍春秋战国的背景,然后是专诸、聂政、要离三大刺客的传奇故事,最后逐字逐句讲解。她关照大家务必把《唐睢不辱使命》倒背如流。满屋子的学童们,如同旧时私塾,摇头晃脑,背诵之乎者也。

    秦北洋第一个站起来,将整篇课文背诵而出,一字不差……

    九岁那年,禁闭在光绪陵墓地宫的那一年,他已熟读《战国策》,印象最深的就是这一篇。芳子悄悄拉扯他的衣角,翘起了大拇指。

    孟婆皱起眉头说:“秦北洋,你读过最多的是什么书?”

    “《三国演义》。”

    “很好,能背诵一个章回吗?”

    秦北洋脑中飘出无数行文字,第一百零四回“陨大星汉丞相归天,见木像魏都督丧胆”,当他背诵到“是夜,天愁地惨,月色无光,孔明奄然归天”眼中竟滚动泪珠。

    一屋子学童们为他鼓掌叫好,尤其芳子和中山。

    始终沉默的鬼面具开腔了:“秦北洋,想必诸葛孔明是你最崇拜的人物。”

    “前后出师遗表在,令人一览泪沾襟。”

    鬼面具的声音虽年轻,说话腔调却像个大学教授:“可惜啊,当今世界,早已不是《三国志》的时代!不要再用三国英雄的眼光来看待人物,无论刘玄德、关云长还是张翼德,都难以在当下成就伟业。至于孔明,恐怕会成为一个江湖术士,顶多是地方军阀的幕僚门客,放在前清也不过摇扇子的绍兴师爷。这很可悲,不是吗?”

    “太可悲了!”

    十八岁的秦北洋,仰天长叹,想起自己最佩服的古人,堂堂的诸葛孔明,生在此世要虎落平阳,眼眶里的泪水终于落下。

    第一天学习,到此为止。秦北洋走出大殿,黑茫茫的山顶上,春寒料峭,清晰可辨北斗七星,仿佛处于宇宙中心,往前迈出一步,就能从土星跨越到木星。

    既然过午不食,也就没有晚餐了。但大家都没感到饥饿。秦北洋抓着芳子问:“你们有没有补充过什么特殊的食物?”

    “没有啊,就是喝这里的山泉水。”

    秦北洋摸到泉水边,轻轻啜饮一口,清冽甘甜又冰凉,到了胃里又燃烧起来,立即消除饥饿,给人浑身热量。这绝非普通泉水,必加有某种物质,给孩子们增添各种营养和能量。

    芳子带他在黑夜行走,每人手提一盏灯笼,像十三点幽幽的鬼火,稍微走错一步,就会坠入脚边的深渊。

    他们来到一间木构建筑,纯正的唐朝风格。这是学童们住宿的房舍,摆着古色古香的书架,还有古琴与琵琶,香炉里飘着沁人心脾的龙涎香。

    他看到六张高低床,与这唐朝大屋并不搭调。六张床睡了十二个孩子。秦北洋无处可睡,便在角落打了个地铺。这里原本就铺着厚厚的草席,加上一床蚕丝被褥,睡着也不会太凉。

    才一更夜,但根据古人的习惯,必须要入眠了。

    (让月票来得更猛烈些吧)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