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章 镇墓天子
    (读者君鉴:第十六章开始,直至第二十八章,这十二章的“天国”部分,为秦北洋的学习进阶之道,貌似奇幻飞扬,实则秘密修行,终将回归人间,请君耐心观赏……)

    (本章原名“小孔成像”,现将原相关墨子、木鸢镜像镇墓兽、小孔成像等等内容挪至第六卷,本章修订新增内容,更名为“镇墓天子”)

    天上墓穴,秦始皇地宫的赝品之中。

    鬼面具竟然知道金蟾与十角七头?难道他也亲眼目睹了去年十二月的吴淞口之战?秦北洋后背心又凉了半截。

    “如果有人掘开诸多古墓,制伏并驯化若干镇墓兽!就有可能打开武则天的乾陵,击败镇墓天子,获得无穷无尽的宝藏和秘密?”

    秦北洋自觉发现了天上地宫的秘密。

    “但这还不够,若要打开中国最伟大的陵墓,还缺少一把钥匙。”

    “什么钥匙?”

    “不可说!不可说!”

    鬼面具竟然卖了个关子,这让秦北洋低头沉吟许久,脑中闪过自己出生以来的一切——白鹿原唐朝大墓地宫棺椁上的血光之灾,天津德租界灭门惨案,上海公共租界海上达摩山灭门案,东海达摩山北洋屠龙记……

    “难道这把钥匙……就是我?”

    秦北洋的后背心再次惊出一片冷汗,说不定自己就要成为阶下囚!

    望着地宫中央的黄肠题凑巨棺,仿佛秦始皇的遗体躺在其中。如果不是赝品,必是自己的祖先设计建造。要是老爹秦海关在这里,必然穷其一生都埋头于此……

    想到这儿,突如其来的鼻孔酸涩,他竟坐地哭了起来。到底是十八岁的孩子,心智尚不成熟,多愁善感的青春期。看一本《三国演义》,诸葛亮星落秋风五丈原,也会莫名其妙地嚎啕大哭。

    “北洋,你悲从中来,必是想起了某个人。”

    “我想起了我爹!”

    “秦海关?”

    秦北洋抹去眼泪水:“你知道他的名字?”

    “我还知道,你出生在白鹿原唐朝大墓地宫的棺椁上!从九岁起,你就遭遇大变故,彻底改变了命运!我说错了吗?”

    “分毫不差!”秦北洋挪了挪屁股,不敢太靠近这副鬼面具,“我爹是个造皇陵的工匠,他亲手建造的陵墓地宫,还有镇墓兽,虽然没有秦始皇那么厉害,但也是留给清朝皇帝用的。他一辈子的心思,除了给我买房子娶媳妇生娃,便都放在地宫啊墓室门啊棺椁啊,还有如何造出最厉害最伟大的镇墓兽……”

    “择一事,终一身,你爹是个好匠人!”

    鬼面具的这句话,却让秦北洋沉思良久——择一事,终一生?

    “我爹还有一句——不疯魔,不成活!”

    “嗯,你还不够疯魔!”

    秦北洋与他的鬼面具老师坐在地宫的石阶上,竟然在掏心窝子说话。

    当然,只是秦北洋在掏,鬼面具在问。

    “疯魔?可我就是在光绪帝的地宫长大的!刚到地宫的时候,我特别讨厌做工匠,讨厌‘择一事,终一生’!凭什么啊?我不能跟别的孩子一样读书?我不能自由自在地长大?我不能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你可以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真的吗?我想九色了!它也许还在圆明园等我?也许已经跑了?”秦北洋有些抓狂了,“去找它的小皇子了?”

    “我猜,你想的,不止是你爹和九色……”

    鬼面具背后的那双眼睛,仿佛有读心术那样,总是看穿秦北洋的心思。

    “安娜!”秦北洋搔了搔后脑勺,想起那双琉璃色的眼睛,孩子似的破涕为笑,“她是我喜欢的女孩子!”

    “有多喜欢?”

    鬼面具似乎在逗他玩儿,秦北洋伸了个懒腰,就像两个好朋友干了半斤二锅头。

    “我不知道呢……说不清……等我再长大两岁才能懂吧。”

    “还有吗?”

    “嗯……我还有个妹妹,她叫阿幽!但是另外一种喜欢呢!跟安娜不一样!对了,她很神秘哦!”

    “阿幽?”

    当秦北洋说到阿幽之时,鬼面具背后隐藏的双眼,闪过一丝特别的目光。

    “老师,我什么时候可以出去?”

    “等你从‘天国学堂’毕业的那一天!否则的话,世界如此险恶,而你又如此天真,甚至愚蠢,早晚被外面的豺狼虎豹撕碎了!”

    秦北洋默认了这句话,欧阳安娜和齐远山都这么说过——他的脑子一根筋,太单纯,太愚蠢!

    “外面的豺狼虎豹……要比镇墓兽更可怕吗?”

    “哈哈哈!北洋,镇墓兽从无心计,忠心耿耿,绝不背叛。你爹还有你,都是内心至纯至善的男人。而你的天性,倒是酷似镇墓兽呢!”

    “所以啊,也只有我和我爹才能制造和操控镇墓兽!”秦北洋仰天叹息一声,“也只能在地宫和陵墓中敲敲打打一辈子!

    “地宫以外的世界,你哪能猜得透人们的心?于你而言,他们又有哪一个不比镇墓兽危险!”

    秦北洋恍然大悟:“比兽更可怕的,是当今的世道,是现在的人心?”

    “你能悟出这一点,便是一大进步!但这已超出‘地宫道’的学习范围,用现代大学堂的说法就是‘超纲’了!以后若有机会,我再跟你详说!”

    秦北洋对鬼面具的看法已彻底改观:“老师,与我而言,这是脱胎换骨的一夜。”

    “你有此心,我很满意。但这一夜,远未过去呢!北洋,再跟我来!”

    鬼面具带他穿过地宫尽头的一扇石门,竟然还有第二道地宫,再度亮起无数支火把。

    这是一个硕大的圆形空间,相比刚才正方形的地宫,让人想起“天圆地方”。秦北洋站在地宫边缘居高临下,呈现同心圆不断下落,底部是一片圆形的黄土场地。他从王家维教授的藏书之中,看到过古罗马大斗兽场的铜版画,正好酷似眼前这个地宫的形制。

    (最近我的《北京一夜》得了上海文学奖,开心,撒花!)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