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章 从天国到地狱(二)
    (读者君鉴:第十六章开始,直至第二十八章,这十二章的“天国”部分,为秦北洋的学习进阶之道,貌似奇幻飞扬,实则秘密修行,终将回归人间,请君耐心观赏……)

    天国惨案……

    秦北洋一回头,只见华丽的宫殿变得破败不堪,窗户上结着厚厚的蜘蛛网,天花板和房梁坠落,地板和墙壁全是窟窿,爬满蟑螂和老鼠,蝙蝠从头顶飞过。至于刚才吃下的奇珍异果,竟然是发馊的饭团和糟糠。胃里翻江倒海,蹲下大口呕吐,几乎把胃液都吐出来了。

    而那剩下的六位仙女,俱已变成老太婆般的黑臭僵尸。秦北洋大胆地剥开美女人皮,只见到钢铁骨架。

    果然还是《聊斋》里的故事,书生夜遇美少女,被引入山中豪华别墅,有佣人、婢女,钟鸣鼎食,竟然乐不思蜀,过了一年逍遥日子。甚至还生了个儿子。突然间,只因为书生的一句失言或戏言,整座别墅人去楼空,变成荒芜的废墟或坟墓,原来这一家子都是鬼!

    幸好,西王母的侍女们不是鬼,而是人造人。

    秦北洋收起唐刀,踉跄地冲出宫殿,迎面却见着鬼面具与孟婆。

    他俩异口同声道:“恭喜你!北洋,你突破了最后一道魔障!”

    “魔障?”秦北洋仰天长叹,“你们可差点把我给害死了!”

    其实,他庆幸的是保住了自己的童子身。

    “哈哈哈……能通过这道考试的学童可没几个呢!快下去,大家伙儿正在给你庆祝呢。”

    鬼面具拉着秦北洋,回到大爷海深潭旁,烟云缭绕的苍穹下。

    十二个孩子穿上鲜艳的衣衫,按照古代典籍的记载,又像大学里的博士服。每个人都向秦北洋献上鲜花,又送上一首合辙押韵的诗词。

    中山代表同学们摆开一张古琴,焚香弹奏古曲《阳关三叠》,孩子们童声合唱王维的《送元二使安西》“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秦北洋不禁感觉受宠若惊,短短数十天的同窗情谊,尽在此刻!

    不过,他们学习的乐器与音律,恐怕也是为了“地宫道”中克制镇墓兽的需要吧。

    欢送才刚开始,马科斯弹奏了古典吉他,竟是弗朗西斯科·泰雷加的《阿罕布拉宫的回忆》,同时唱出西班牙语的歌谣,盖因菲律宾曾是西班牙殖民地的缘故。

    而昭龙叮叮咚地弹起暹罗木琴给他伴奏。秦北洋心想这伙孩子要是成功地学会了“地宫道”,绝对能组成一支东西合璧的乐队,要是去上海租界的大饭店里演出,那还不得车水马龙人头攒动?

    接下来,轮到芳子的送别了,她没有使用乐器,而是为秦北洋清唱了一首歌——

    “浩浩愁,茫茫劫。短歌终,明月缺。郁郁佳城,中有碧血。碧亦有时尽,血亦有时灭,一缕烟痕无断绝。是耶非耶,化为蝴蝶。”

    随着十二岁少女的歌声,春天百花盛开的山顶上,飞来数不清的蝴蝶,都是两两成双,缠缠绵绵。它们并不留恋花香,而是围绕秦北洋飞舞,仿佛他浑身飘满异香。

    最后,蝴蝶们齐齐扎入冰凉的大爷海,不晓得是同归于尽,还是化蝶重生?而这首不知名的歌,停留在秦北洋心中,久久萦绕不散……

    受到学童们的感染,鬼面具施展轻功,掠过大爷海如镜的水面,扯开嗓子,以两汉音韵高歌一曲——

    西北有高楼,上与浮云齐。

    交疏结绮窗,阿阁三重阶。

    上有弦歌声,音响一何悲。

    谁能为此曲,无乃杞梁妻。

    清商随风发,中曲正徘徊。

    一弹再三叹,慷慨有余哀。

    不惜歌者苦,但伤知音稀。

    愿为双鸿鹄,奋翅起高飞。

    这不是《古诗十九首》里的《西北有高楼》?

    听着伊呀呀呀的歌声,若是闭上眼睛,还误以为眼前是个美少年,谁知却戴着狰狞的鬼面具!

    秦北洋却想到一件事儿——孟婆管鬼面具叫“楼儿”,想必他的真名实姓,就跟这句“西北有高楼”有关。

    这首古诗,鬼面具唱了两遍,当第二遍的“西北有高楼,上与浮云齐”响起,秦北洋回头望向高山之巅的茫茫云海。

    莫非,这里就是中国之西北?浮云之上的昆仑山?

    一曲歌罢,孟婆端出一碗热气腾腾的汤,散发浓烈呛鼻的气味,放到秦北洋面前。

    “这才是孟婆汤吧?”

    “喝下去!北洋,你会忘记前世的一切。”

    “可我不想遗忘呢?”

    “你会记住你想记住的,遗忘你想遗忘的。”

    孟婆嘴角嫣然一笑,仿佛不是八十多岁的老太太,而是十八岁的大姑娘。

    别无选择,秦北洋端起这碗汤,一饮而尽,几乎把喉管都烫破了,强撑着吞到胃里。

    百般滋味,难以尽述!

    “记着,你此生,必与古墓为伴!”

    孟婆又在他的耳边关照一句,秦北洋辄然点头:“这是我的宿命!”

    忽然,他看到十二个学童背后,又出现了两个成年人。先是二十七八岁的男子,右脸上有一道蜈蚣般的刀疤;再是五六十岁的老头,唇上留着浓黑的胡子。

    九年前,天津徳租界,就是这两张面孔,杀死了秦北洋的养父母。

    秦北洋发誓要亲手杀了他俩复仇。

    刀疤脸自我介绍:“我叫阿海。”

    “我叫老爹,恭喜你毕业了!”

    老刺客从怀中抽出一把匕首,雪白的象牙柄,镶嵌“彗星袭月”的螺钿图案。他反手握着刀尖,将刀柄送到秦北洋的手中。

    结果象牙刀柄的瞬间,秦北洋胸口的玉坠子发烫,浑身的血脉贲张,顺势向刺客“老爹”的胸口刺去。

    这一击,其疾如风,势同“彗星袭月”,眼看就要洞穿老刺客。但对方早有准备,轻巧地施展轻功后退,躲过了秦北洋的袭击。

    与此同时,孟婆、鬼面具、右脸刀疤的阿海、刺客老爹,各自手执兵刃围困住了他。

    老爹并未发怒,放低声音:“我们从没想过杀你,请听我解释……”

    “北洋,快逃!”

    芳子尖叫一声。秦北洋一转身,脚下是万丈悬崖,根本无处可逃。

    再看那四个人,个个都是绝顶高手,就算抽出背后的唐刀,恐怕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啊。

    苍茫天国之上,风里吹来神仙的气息,秦北洋闭上双目:“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十八岁少年,纵身向后翻腾,犹如跳海自杀的鱼,跳崖自尽的鸟……

    云海如草原万马奔腾而来,将秦北洋牢牢踩入大地,从天国坠入地狱。

    (天国学堂部分至此,秦北洋返还人间,将与九色重聚!感谢大家的耐心!另外,我在9月8日,对于第二卷的第二十一章、第二十二章,做了重大修改,原有内容改换到计划中的第六卷,现在第二十二章“镇墓天子”是全新的内容(包括第二十一章“地宫赝品”后半部分)。在qq为116章(包括115章后半部分),敬请返还!谢谢)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