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章 阿萨辛的天国花园
    民国七年,西历1918年,五月。

    这里是人间。

    “天国学堂”讲究的是“刺客道”与“地宫道”,而在人间的国立北京大学,前清的公主府,讲究的却是德先生与赛先生。

    大风天刚过去,又一个阳光清爽的日子。欧阳安娜还是朴素的蓝衣裙,夹着书包和课本,走进历史系课堂,坐在小郡王帖木儿同学的前排。

    王家维教授在黑板上写了一行字——

    assassins

    底下同学们看着这行英文字,面面相觑,不明觉厉!

    “各位,今天讲授中世纪史。十字军东征时,法国国王腓力二世·奥古斯都,据说曾经遭遇行刺。这是一个神秘的刺客教团,暗杀过东西方无数君主,根据地在波斯,名叫assassins教团,又称‘山中老人”,音译‘阿萨辛’!”

    “刺客assassins?”

    小郡王帖木儿似乎有所耳闻。

    “不错!”王教授讲课深入浅出,总爱说一些奇闻异事,“同学们,有谁看过大仲马的《基督山恩仇记》?”

    安娜在下面举手:“我看过。”

    “《基督山恩仇记》第三十一章,写到山中老人——七百年前,刺客们盘踞在人间仙境般的高山上,有美轮美奂的天国花园,四季开花的常青树,有着古老辉煌的宫殿,装饰着金银财宝,管子打开就能流出美酒、蜂蜜与牛奶,还有青春永驻的童男童女。小孩子们吃下某种草药,便相信自己早已死亡,灵魂飞升到死后天堂。他们在山上学习知识,修行刺杀与格斗的技艺。等到学成毕业,极尽享乐几日,便会送还人间执行刺杀任务。但此时,刺客们已脱胎换骨,誓死效忠主人,毫不畏惧牺牲,坚信死后还会回到天国!”

    “我记得!”安娜皱起眉头,“但这不是洗脑吗?”

    “山中老人的暗杀几乎改变了世界历史。后来蒙古西征,我的祖先横扫波斯,上山剿灭了这支assassins刺客教团,这才让天下太平了。”

    鄂尔多斯多罗小郡王颇为自豪地夸耀,倒是半点没有夸张,在战无不胜的蒙古铁骑面前,管他再厉害的刺客也得完蛋!

    欧阳安娜却皱着眉头想起杀害了自己父亲,屠杀了秦北洋全家的那伙刺客:“老师,中国现在还有这种刺客教团吗?还有阿萨辛的天国花园吗?”

    “那是六七百年前的历史了……如今是中华民国,二十世纪,朗朗乾坤,哪来的这种凶残的刺客团伙呢?”

    安娜却是不依不饶:“二十世纪的中华民国,不是还在军阀混战诸侯割据吗?犹如春秋战国,晚唐藩镇。”

    “今天的讲授,暂告一段落,现在我要介绍一位尊贵的客人!”王教授春风满面地介绍,“同学们,今日我们有幸请来举世闻名的大汉学家——保罗·伯希和先生!”

    课堂里走进一位年约四十许的外国男子,法**官装扮,戴高筒帽,胸前别着勋章。

    “同学们好,欧洲正在进行残酷的大战,我必须保卫我的祖国。如今,我是法国驻华公使馆陆军武官次官,回到热爱的中国,继续发掘文明瑰宝。”

    出乎意料,伯希和能说一口流利的北京话。

    “伯希和先生,听说在十年前,您从敦煌莫高窟带走了不计其数的古代文献和经卷国宝,全部运到了法国巴黎,您不觉得这是对中国文物的一种盗窃行为吗?”

    提问的是鄂尔多斯多罗小郡王,身为蒙古诸侯的继承人,并不畏惧法国公使馆武官次官。安娜悄悄向他竖起大拇指。

    “帖木儿同学!”王家维的面子挂不住了,“提问要懂得分寸!”

    “无妨!”伯希和撇着小胡子微笑道,“这位同学,可是帖木儿大帝的后裔?”

    “不是,那位跛子帖木儿是乱臣贼子。我姓孛儿只斤,乃是黄金家族成员,成吉思汗后裔。”

    “七百年前,蒙古帝国所过之处,无不生灵涂炭,文明毁灭:金、西夏、南宋、花拉子模、阿拉伯哈里发、基辅大公国……‘敦煌遗书’在西夏初年被埋入藏经洞,才躲过蒙古征服的劫难。我带到巴黎国立图书馆的六千多卷写本,既是中国的财富,同样属于世界。与其让这些珍宝留在中国,毁于战乱与贪婪的军阀,成为野心家的陪葬品,为何不进入最好的图书馆?为历史研究与人类文明作出贡献呢?”

    伯希和的这番话,有理有据,倒是让小郡王一时语塞。

    突然,欧阳安娜用流利的法语说:“伯希和先生,我想请问一句,待到将来中国富强安定之时,法国会不会向中国归还这些宝物呢?”

    “很高兴听到美妙的法语!”伯希和对这十八岁姑娘刮目相看,“我想,一定会归还的!”

    “好啊!”终于打回圆场,王教授颇为高兴,“承伯希和先生吉言,我辈同学定当努力读书,为中国之振兴。伯希和先生,听说您在北京郊外参与考古挖掘,能否透露一二?”

    “北京房山有座大墓,最近遭到盗掘,中法联合考古队正在进行抢救性发掘。这座大墓非富即贵,可能埋藏有重要的镇墓兽。”

    听到镇墓兽三字,王家维皱起眉头:“伯希和先生,您也对镇墓兽感兴趣?”

    “是啊,我有位好朋友在上海,也是大画家高更的侄子,他亲眼看到过真正的镇墓兽。”

    “皮埃尔·高更!”

    欧阳安娜用法语说出这个名字,伯希和笑着点头:“世界真小!这位小姐,我猜你是从上海来的,家中必定藏有不少古董吧。”

    想起被烧光和洗劫一空的海上达摩山,安娜不想回答,另开话题:“伯希和先生,我们几个学生代表,能跟王教授一起去参观您的考古发掘现场吗?”

    “没问题!”法国男人对于漂亮姑娘总是有求必应,“明天一早,我在房山长沟镇坟王村大墓等你们。”

    这堂课结束,安娜回到人间四月天的北大校园,后背心嗖嗖发凉,警觉着回首,教室屋顶的瓦片上,似有一双眼睛看着自己……

    次日,早上六点,天蒙蒙亮,欧阳安娜走出百花深处胡同,齐远山开着一辆军用敞篷汽车等候在门口。

    阿幽与她同行,十五岁小姑娘,成天闷在四合院里不是滋味。安娜不敢让她一个人在北京城里乱跑,万一又碰上歹人咋办?便带上“妹妹”一同去郊外踏青。

    齐远山说房山一带深山老林,常有土匪出没,不放心让女孩子深入险境。安娜当然知道齐远山的心思,搭搭架子也就同意了,跟阿幽一同坐上后排。

    “这是法国政府赠送北洋政府的,作为中国向德国宣战的奖励。法国人已在战场上用汽车运输部队,未来的中**队会拥有上千辆这样的汽车。”

    齐远山得意地驾着敞篷车招摇过市,从西直门开出城时,差点撞到城门洞子。

    路过京西的骆驼村,欧阳安娜自然又想起一个人:“还没秦北洋的消息吗?”

    “哎呀,我已找遍了北京城,毫无消息。不过,年前德胜门陇西堂灭门案的通缉犯,画像容貌倒是像他……”齐远山握紧了方向盘,“也许只是长得像罢了。”

    阿幽安慰道:“姐姐,吉人自有天相,哥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吧。”

    北京城外,喜鹊与乌鸦在枝头鸣叫。安娜与阿幽一路嬉戏打闹,真当作少男少女春游。

    风沙从蒙古卷来,迷住安娜琉璃色的双眼。阿幽伸出舌头尖,帮“姐姐”舔去眼里沙子。吹气如兰的刹那,她俩紧紧搂在一块儿。

    敞篷车先到周口店,有座不高的龙骨山,王教授与小郡王已在等候。

    此番出游不易,索性多看几处古迹,远胜于坐在象牙塔的书斋里。走到一处古寺废墟,安娜发现精美的十字架花纹,立在莲花座上,十字横笔两端,各有一颗桃心。竖笔两端,各雕一个花盆。十字交叉处,刻有奇怪的文字。她是天主教徒,对此分外敏感。王教授说这是叙利亚文,再看石刻遗址的形制,多半是唐朝的。

    “佛寺里怎么会出现基督教的十字架?还是唐朝的?”

    王家维看了看怀表:“这个……我们抓紧时间去找伯希和先生,太晚在这过夜就糟了。”

    长沟镇,坟王村。

    安娜望见一座大墓,背靠上方山,濒临拒马河,颇有王者之气。地上还残留许多石羊、石马、石虎、石翁仲……

    “所谓坟王村,必是守墓人村落。”王家维指着坚硬的田野说,“当地百姓相传,这座大墓叫‘鞑摩坟’,葬着鞑摩王,棺椁底下的金井,竟是渤海的海眼。谁要是敢挖鞑摩王的墓,就会发生大海啸。”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