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章 灵魂机械体
    一个月后,北京的春天太短暂了,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国立北京大学,秦北洋刚为图书馆更换灯泡,出来遇到欧阳安娜。柳丝扑面而来,两人蹁跹而行到公主大殿。

    “我修这座宫殿时,听一个老师傅说,公主是乾隆皇帝的四女儿,被封为和硕和嘉公主。这个四公主啊,生下来就有畸形,手指间有蹼膜相连,如同鸭掌,不能伸直,又像佛手,人称‘佛手公主’。”

    “佛手公主?”安娜搓着左手中指的玉指环说,“我喜欢!”

    “可惜啊,这公主只活到二十三岁就死了,嫁给福康安的哥哥,生前有一个儿子。她死后埋在通惠河边的公主坟,至今坟茔尚在呢。”

    “你啊,就喜欢墓。”

    秦北洋朗声笑道:“我就是在墓里出生的呢!”

    “我若是手指间有蹼膜,或者六指儿,长得像个怪胎,你还会喜欢我吗?”

    “这……”十八岁的秦北洋,太淳朴老实,居然说了大实话,“也许不会吧。”

    “嗨!我就喜欢你不说假话的性情!这世间的男子,个个甜言蜜语,哪像你有一颗赤诚之心。”安娜一甩头发,自来卷发丝撩到他眼前,“我要去听钱玄同先生的课了,同去否?”

    “我又不是大学生,怎能跟你一起听课?”

    欧阳安娜戳了戳他的胳肢窝:“可你不是偷听了王教授的每堂课吗?”

    她进了公主府的大教室,秦北洋照旧爬上屋顶,掀开瓦片偷看。

    片刻后,秦北洋躺在公主大殿的瓦片上,晒着暮春阳光,只见云端冲出一只巨大的飞艇。

    飞艇越来越近,露出纺锤形气囊,底下黑色舱室,愈转愈慢的螺旋桨。白色艇身上涂着天圆地方的铜钱纹,这不是上海钱科家里的飞艇吗?

    学生们涌到大操场上,绝大多数头一回见到飞艇,犹如见着天外飞仙。安娜出来看到这幕奇观,想起半年前在东海达摩山上,从天而降的少年秦北洋。

    飞艇抛锚停稳,跳下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跟围观的学生差不多年纪。屋顶上的秦北洋,居高临下,看得真切,果然是钱科。

    第一个来迎接的竟是钱玄同教授。原来他是钱科的嫡亲叔叔,皆出自湖州钱氏的名门望族。这艘崭新的飞艇,是从南苑航空学校起飞,钱科亲自操纵,试飞到北京城内,正好到北大来看望叔叔钱玄同。

    多位教授赶来与飞艇合影留念。钱科正要驾飞艇原路返回,秦北洋冲到面前:“你还认得我吗?”

    “秦……北洋?”

    久别重逢,钱科与他热烈地拥抱。

    “你是来北京南苑航校学习的吗?”

    “是啊,我自由了!除了学习飞行,我还跟霍尔施泰因博士一起工作,他还念叨着要再见到你呢。”

    “我也想再见到博士呢!”

    其实,秦北洋是想要重温在天空飞行的美妙感觉。

    待到他与钱科登上飞艇,安娜痴痴地仰着脑袋,向着飞艇挥手作别。

    飞艇启航。紫禁城已在飞艇脚下。秦北洋第一次看到皇宫景象,数出了太和殿、中和殿与保和殿。溥仪还在内廷做着小皇帝,时间凝固在这一大片金色琉璃瓦下。

    过了紫禁城的午门与端门,飞艇经过巍峨的**,彼时广场还不大,多是官署建筑。飞越千步廊与大清门,左边可望见东交民巷的各大外国使馆,清晰可辨外国士兵的队列操练。

    钱科说,这艘飞艇是他来北京后,重新设计建造的。相对应于上海的“赛先生号”,这艘取名“德先生号”,就是英文democracy,德谟克拉西先生号。

    过了正阳门,沿着北京中轴线直往南飞,东边天坛,西边先农坛,还可望见陶然亭的水面。过了永定门城楼,一望无际的田野。遥遥可见一片草木繁盛,湖沼在太阳下反光的南苑。飞艇越过大红门,降落在飞机跑道。这是中国最早起降飞机的地方。莱特兄弟在美国首次试飞第二年,就有两架法国飞机在南苑表演。民国二年,袁世凯在法**事顾问巴里索建议下,购买六架法制高德隆g-四型双翼教练机,开办亚洲第一所飞行员学校南苑航校。

    “我已在飞行教官的带领下驾驶了。”钱科拍着停机坪上的飞机,“明年,我要去法国勤工俭学,专攻航空器设计。”

    秦北洋摸着飞机的双层机翼赞叹:“坐飞机的感觉一定更飞艇很不一样。”

    “那当然!北洋,我带你去看一样更有意思的宝贝。”

    两人走出南苑航校,来到隔壁冒着黑烟的兵工厂。

    迎接他们的是个戴着眼镜,蓬头垢面,一身机油的西洋人,正是兵工厂的总顾问——卡尔·霍尔施泰因博士。

    齐远山也在南苑基地受训,意外相逢,还不欢喜。众人走进一间幽暗的仓库,犹如墓穴地宫。秦北洋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不祥之兆扑面而来,胸口的暖血玉坠子开始发热。

    打开灯,照亮两对黑色的翅膀——巴斯克维尔猎犬般的身体,长度在身体三倍以上的羽翼,强壮的兽爪四肢,还有一张奇形怪状的兽脸。

    四翼天使。

    这头栖身于南苑兵工厂的镇墓兽,并未死亡或完全沉睡,体内发出齿轮的咕隆声,并有轻微的热量散发,似乎随时会睁开眼睛复活……

    秦北洋与齐远山屏住呼吸,上个月刚从房山景教大墓挖出的镇墓兽,不是早已被保存在交通银行的金库,怎会出现在此地?原来,半个月前,陆军部征用了这头镇墓兽,运到南苑兵工厂来改造。

    “你们还想用镇墓兽来打仗?”

    秦北洋怒不可遏,这是他和九色火中取栗,冒着被铁翼切断脑袋的风险,在地宫之下擒获的怪物。

    “不……用它来……飞行!”

    博士说着结结巴巴的中文,钱科替他完整表达:“四翼天使镇墓兽,四扇翅膀具备强大的飞行能力,就像我们南苑航校的双翼飞机。如果能掌握它的运行原理,加以改造和复制,就能制造出中国人自己的飞行器。就好像德国人有了齐柏林飞艇,而我们则有四翼天使。”

    “你是说——未来镇墓兽不仅要在陆地上战斗,而且还要飞上天空?”

    “飞行镇墓兽会改变历史。”钱科代表博士说,“我们正在修补它的破损,复原折断的四扇翅膀,还要给它的心脏加装航空发动机。按照西洋流行的说法,就是‘灵魂机械体’。”

    “灵……什么体?”

    钱科指着四翼天使镇墓兽的胸口:“所谓‘灵魂机械体’,就是把现代机械动力与属于灵的力量结合起来。虽然,‘灵魂机械体’被主流学术界摒弃,认为纯属科学骗局,就像超能力和灵魂学研究。但真理,往往在少数人手中。”

    “我……听不懂!”

    秦北洋有些自卑,他的最高学历只有小学三年级,往后跟随父亲学习工匠手艺。哪怕他在“天国图书馆”博览群书,自学成才,但对西洋科学的认知,仍然停留在德国小学生的阶段。

    卡尔·霍尔施泰因博士点上一支烟,并不忌讳墙上贴着“严禁烟火”的警告。

    “我已醉心于‘灵魂机械体’十年。直到我发现一千年前的中国工匠,就已制造了最古老的‘灵魂机械体’。”博士说回自己的母语,“秦,你的父亲就是当今最伟大的‘灵魂机械体’工程师。”

    “但这违背了我们祖先的规矩。”

    “二十世纪,一切古老的规矩都已灭亡!唯有‘灵魂机械体’永恒不灭。”

    霍尔施泰因抚摸着四翼天使的兽头与折断的翅膀,就像抚摸自己的小孩。

    镇墓兽永恒不灭,九色永恒不灭——秦北洋在心底对自己说。

    “秦,我希望你继承你父亲的工作,就留在南苑兵工厂,跟我们一起改造四翼天使吧,我们会造出世界上第一台飞行镇墓兽。”

    秦北洋拧着眉毛注视镇墓兽,决绝摇头:“不,请把四翼天使送回银行金库,这是文物,不是武器。”

    “对不起,秦,这是陆军部的命令,务必要改造这头镇墓兽。”

    面对博士蓝色的双眼,秦北洋后退两步,九色与唐刀都不在身边,徒呼奈何。

    “他们为什么不把唐朝小皇子的棺椁送过来?”

    还是齐远山成熟老练,拽了拽他的胳膊,耳语道:“从长计议,先走吧。”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