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章 居酒屋
    秦北洋饿极了。

    三人走出竹林,与月光同行,回到京都郊区的街道,坐进了一家居酒屋。

    羽田大树竟认识这里的老板娘,点了京都本地的清酒,一份牛肉寿喜锅。秦北洋没吃过晚饭,早就饥肠辘辘,刚才肚子叫的声音都被羽田听到了。

    夜半时分,只剩这一桌客人。秦北洋顾不得烫,也顾不得额头的伤,大快朵颐着牛肉。平日在学校读书,他不舍得花钱——因为每分钱都是安娜汇来的啊。整个留学生宿舍里,就属他最寒酸了,几乎顿顿吃饭团,偶尔吃学校的便当。

    那位神秘的欧洲人,终于摘下鸭舌帽,露出一双鹰隼般的眼睛。年纪在三十到四十之间,有一双令人瞩目的大手,手指关节却细长有力——只有秦北洋才看得出,这是一双能工巧匠的手,自然异于常人。可惜,这双手却无法驾驭东方的筷子,尝试几下后只能放弃,让老板娘拿了汤勺子来代替。

    秦北洋好奇地问:“他不懂日语?”

    羽田笑着回答:“他第一次到日本。”

    “他是什么人?”

    “秘密!”

    欧洲人虽然听不懂,但明白他俩在谈论自己,抬头瞪了秦北洋一眼。

    “扫丽!”

    秦北洋回了一句日式英语sorry,发音惨不忍睹,却让羽田大树和欧洲人都笑了。

    吃饱喝足,欧洲人先行告辞,原来他就住在对面的小旅馆。

    少了第三个人,羽田大树终于可以畅快地说话了:“北洋,我托人打听了大阪的语言学校,果然发现你的名字。但我前脚刚找到学校,才听说你已经到京都读书了……第三高等学校,还不错吧?”

    “嗯,我会努力学习,尽快升入京都大学。我们还是用日语对话吧!我要找每一个机会锻炼口语。对了,羽田先生,您管我叫hata,因为您的姓氏也是hata。”

    “但这不是巧合,羽田这个姓氏,就来自于秦姓。”

    “我们是本家?”

    羽田大树自斟自饮:“应神天皇年代,秦始皇第十五代孙弓月君自百济东渡日本,成为渡来氏的重要一支。秦氏受日本天皇重用,散发出惟宗、岛津、长宗我部等名门大族,羽田家亦是其中之一。”

    秦北洋想撇清这莫名其妙的亲戚关系:“可我并非秦始皇后代,我家世代为工匠,从没当过帝王将相。”

    “所谓秦始皇后代的说法,不过是牵强附会。北洋,你可知徐福的传说?”

    “秦始皇求长生不老之药,派遣徐福率三千童男童女出海寻找蓬莱仙山,从此一去不返。”

    “不仅三千童男童女,还有士兵与工匠,其实是去日本殖民。当时墓匠族的传人,正在为秦始皇修造陵墓与镇墓兽,被赐姓为秦。他的长子留下继承家业,次子则跟随徐福出海,成为船队中的重要工匠,在日本传承秦氏血脉。”

    秦北洋心中诧异,眼前的日本人竟跟自己一样是墓匠族后代?

    “羽田先生,你也会做镇墓兽?”

    “古坟时代,日本曾有气势恢宏的皇陵,是否有过镇墓兽,不得而知。但到平安时代,历代天皇受佛教影响改为火葬。墓匠族在日本无用武之地,镇墓兽的手艺渐渐失传了。”

    “嗯,中国无论皇帝与平民都是厚葬,这才是镇墓兽存在的基础。”

    羽田又点了一份寿司:“我家祖先从秦氏改姓为羽田,江户时代成为巨商,经营中日之间航线。羽田家族是墓匠族的分家,而我们的宗家则在中国。当我见你在达摩山上屠龙,你后颈的鹿角形胎记,已确信你是秦氏家督,这是我羽田大树的莫大荣幸。”

    “你也有胎记?”

    “据说,只有中国的秦氏主脉宗家遗传了胎记,而我们日本秦氏并无此印记。”

    秦北洋心想,墓匠族在中国都快绝种了,祖父以下三代单传,自己是一根独苗。这回狼狈逃窜到日本,碰上两千多年前分家的阔亲戚,心中百般滋味。

    他本欲回一句话:但你终究还是日本人!可说了又有何意义?不禁惨然笑道:“我这样落魄的穷亲戚,可高攀不上日本的贵公子呢。对了,现在可以说了吧……那个欧洲人是谁?”

    “照道理,这是一个秘密,我不能告诉你。”羽田大树的面色阴沉下来,但又推了推眼镜架,“不过嘛,既然我们同为秦氏后裔,而你又是中国最优秀的工匠传人,何况今晚你又受苦了!”

    “说嘛……”

    “工匠联盟!”

    “纳尼?”

    “他姓施密特——工匠联盟的守门人。”

    “施密特?”秦北洋记得小学时候的德国老师就是这个姓,“在德语里的原意就是工匠!怪不得,人如其名啊!对了,他祖先的职业肯定也是工匠,所以姓了施密特。千年以来,他们家的职业竟然从未变过,就跟我家一样!”

    “正解。”

    “工匠联盟又是什么?守门人又是什么玩意儿?”

    “别小看了‘工匠’这两个字,在西洋文明之中,工匠可是具有极高的宗教意义。”

    羽田大树用手指沾着清酒,在桌上写了一个英文单词——

    mason

    “石匠?”

    秦北洋还记得英文课单词表里的这个字儿。

    “原意如此,但衍生出来的意思却更厉害。”

    羽田又用清酒在mason前面加了个free。

    free-mason

    “自由石匠?这又是什么?”

    “以后你会知道的!”

    秦北洋心想这个日本“亲戚”,怎么跟“天国学堂”的鬼面具老师一样爱卖关子呢?

    “守门人呢?”

    “这是工匠联盟的重要职位,又称执剑人,负责守卫联盟大门,手执锋利的出鞘之剑,保证惟有联盟会员才能通过大门。”

    “这越来越邪乎了!”秦北洋自然又想起那伙来自天国的刺客,“欧洲人也搞这一套?对了,羽田先生,您是工匠联盟的会员吗?”

    “很遗憾,我身上没有手艺,故而没有资格入会。”

    “那么山本教授呢?他可是日本机械学的大师啊。”

    “不,他也没有资格入会!”

    “那得多厉害的工匠才具备这个资格呢?”

    面对咂舌的秦北洋,羽田大树指了指他的鼻子。

    “我?”

    “嗯,秦北洋,你是中国最后的皇家工匠传人!应该具备了加入工匠联盟的资格。”

    “算了吧!我是天煞孤星,不适合跟人扎堆抱团。”

    秦北洋闷掉最后一口清酒,面色微醺:“对了,那个守门人洋鬼子用十字弓打我的时候,我看到弩机上有个奇怪的标志,好像是一只眼睛,镶嵌在金字塔里。”

    这种有神秘标志的,比如象牙柄匕首上的“彗星袭月”螺钿图案,秦北洋认为都非善类!

    “那是工匠联盟的标志,从十三世纪就开始了。”

    “属于欧洲吗?”

    “不,工匠联盟是属于世界的。”

    京都子夜的居酒屋,羽田大树语焉不详,秦北洋改换了话题:“工匠联盟的守门人,千里迢迢从欧洲赶到日本,到底来看什么?山本教授的秘密实验?”

    “灵魂机械体!”

    “果然如此……”秦北洋捏起拳头,压低声音问道,“是不是中国的镇墓兽?”

    羽田大树微微摇头,又是一脸神秘兮兮:“此事切切不可泄露!”

    “明白!”

    “两个半月后,旧历正月初一,我再来京都找你,到时就知道了!”

    话音未落,窗外竟然响起爆竹声,惊得羽田摔碎了酒杯。

    秦北洋警觉地冲到居酒屋门口,只见街头涌出来好多人,到处都是日本话“万岁”……

    这一晚,欧洲传来电报——1918年11月11日,德国在贡比涅森林签署投降协议,世界大战结束了!

    人们纷纷欢呼:“日本跻身于世界五强之列!”

    羽田大树的表情异常复杂,秦北洋揉着发红的眼眶说:“中国勉强算是战胜国了!”

    “接下来,就是棘手的山东问题了!”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