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章 博物馆奇妙夜
    纽约,曼哈顿,杰弗逊大饭店。

    秦北洋与九色盯着阿海的脸。

    虽然,小木和海女信誓旦旦保证,他们在达摩山杀了所有刺客。但再度看到这张脸,仍让秦北洋血脉贲张,既仇恨,又兴奋。也许小木说谎,也许刺客命大,死里逃生。秦北洋曾在养父母的坟墓前发誓,要亲手杀了这个刺客。现在这个机会又来了。今晚,复仇。

    “放下档案箱!”

    安娜也冲上天台,看到刺客阿海的脸。她还来不及告诉秦北洋,去年夏天,达摩山上与刺客们的狭路相逢。

    阿海嘴角微微一撇——九年前,当秦北洋还是个小男孩,就给他留下永远的刀疤。

    他的左手握着档案箱,右手亮出象牙柄的匕首。

    秦北洋举起唐刀,直接劈向他的左手,想要一举斩断,趁机夺回档案箱。

    刺客飞身冲出天台。

    跳楼自杀?秦北洋伸手想要抓他,却扑了个空,自己也险些掉下二十层的高楼。

    阿海在纽约的天上划出弧线,越过狭窄的街道上空,竟如飞鸟展翅,一跃而到对面屋顶。

    不能让他逃了——秦北洋没有别的想法,后退数步助跑,就像在日本跳帮逃上法国轮船,撒开双腿飞上天空。

    风灌满他的双耳,曼哈顿在脚下飞逝,黑色的纽约海港静静地沉睡。

    刺客道的轻功!

    天国的悬崖与白鹤,仿佛在曼哈顿的夜空飞舞……

    终于,他坠落到对面屋顶,幸好比杰弗逊大饭店矮了两层楼,有个下降角度,否则必然摔死在万丈深渊下。

    九色也跳过来了,对于一头镇墓兽来说,这种跳跃根本不成问题。

    秦北洋继续追逐刺客阿海,跳不过来的欧阳安娜,趴在对面屋顶高喊:“北洋!不管能不能拿回档案箱,你要当心!”

    阿海再度跳上隔壁楼房的屋顶,这回又矮了半层楼,看来他是“刺客道”的佼佼者,擅长于飞檐走壁。

    秦北洋与九色紧追不舍。在纽约的半空,他们玩命地追逐着,从一个屋顶到另一个屋顶,从一条大街到下一条大街。尽管浑身血液沸腾,但他制止了九色变身吐出琉璃火球的企图,因为在烧死阿海的同时,也会烧掉价值整个山东省的档案箱。

    两人一兽,三个鬼魅般的影子,一路飞行跳跃到百老汇大街。在一座大剧院的屋顶上,再也无处可跳了,阿海爬下剧院楼梯,听到热闹的乐队伴奏声……

    今夜,纽约的最后一场戏剧,已演出了漫长的五个小时。一群黑人正在唱歌,表现南北战争的苦难,剧场里黑压压座无虚席。

    阿海抓着一根绳索,直接空降到百老汇舞台上。演员们尖叫着逃窜,台下观众目瞪口呆。

    秦北洋同样抓着绳索下来,九色跳下舞台。他拦住刺客去路,劈出三尺唐刀。聚光灯下,阿海灵活地躲过这一击,依然抓紧档案箱。秦北洋不让刺客有贴身缠斗的机会,否则匕首就能割断他的咽喉。阿海占不到便宜,抓起一把道具步枪,绑着没开锋的刺刀。转瞬间,步枪已被唐刀一劈为二。

    观众们掌声雷动,以为这是音乐剧特别安排的花絮,加上东方武术以及动物表演。

    刺客飞身冲下舞台,沿着观众席通道逃去。秦北洋与九色追在后头,几个美国姑娘站起来说:“handsome!”

    剧院外,深夜的百老汇大街,阿海继续狂奔。秦北洋像个影子,直到天涯海角都不会消失。冲过几个路口,便是纵贯纽约南北的第五大道,左侧就是中央公园。

    一路向北,出现一栋巍峨大厦,月光下仿佛古希腊罗马建筑,阿海慌不择路地钻进去。

    秦北洋也冲进去,头顶是高大的穹顶,四处有奇怪的人影晃动。九色骤然变得警觉,它扬起爪子拍打墙壁,好像回到古墓地宫。

    他看到一头狮子,青铜外壳,背后长着一对羽毛翅膀,头上却是戴着王冠的男人,满脸大胡子,卷曲地垂到狮子胸口。

    原来是一尊古代雕像,底下还标着英文,秦北洋粗略地看懂了——古亚述青铜狮子,年代在公元前两千年,差不多是中国的夏朝!

    此地是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也是西半球收藏艺术和文物的圣地。

    博物馆奇妙夜。

    阿海逃入一间陈列室,墙上冒出数十名男女战士,背燧发枪,佩军刀,划船渡过冰封的河流。为首一名将军,目光坚毅地注视河对岸,身后卷着十三颗星的美国国旗——这幅油画《华盛顿横渡特拉华河》是大都会博物馆的镇馆之宝,画中主角正是美利坚国父华盛顿。

    秦北洋与九色也来到陈列室,在角落堵截住了刺客。谢天谢地,档案箱还在他的手中。

    从前刺客们每次行动,至少有两个人,从未见过落单的。十年前,天津德租界灭门案起,到去年的国会议员连环刺杀案,以及与小徐的秘密交易,动机都跟唐朝小皇子棺椁,或者镇墓兽有关。考虑到棺椁已落入刺客手中,那么这次的档案箱,或者档案箱所决定的中国在巴黎和会上的谈判,难道成为了新目标?

    “阿海!”

    秦北洋叫出他的名字,阿海却摇头笑道:“你可以叫我阿海,但其实,我又不叫阿海,随便你们怎么叫吧!秦北洋,九年前,在天津徳租界,我本可以杀死你。”

    “那一夜,你真是来杀我的吗?”

    “不,我们是奉命来救你的!带你远走高飞,让你得到一个新的人生!但必须趁你熟睡,杀死你的养父,再让清廷背锅。”

    “奉谁之命?”

    秦北洋强压复仇的**,必须把秘密搞清楚再复仇。

    “我不能坏了刺客的规矩。”

    阿海死一般的眼神。就算将他擒获,施以满清十大酷刑,也无法得到秘密。

    不过,秦北洋的大脑迅速转动,根据“再让清廷背锅”这句话,已想到两点——

    刺客劫持九岁的秦北洋,是要让他从小在“天国学堂”修行“地宫道”与“刺客道”,以便日后帮助刺客集团打开乾陵与镇墓天子的秘密——也许刺客们早已知道,秦北洋出生在白鹿原唐朝大墓地宫之中的秘密。十年前,秦北洋若是落到刺客们手中,不再父子相认,那么墓匠族也就断绝了后人,诚如老爹秦海关所言,非但光绪帝的镇墓兽造不出来,中国延续两千多年的皇帝制度都会毁灭!而这伙刺客们,一定是与清朝有着不共戴天之仇!

    虽然,清朝还是没过几年就完蛋了,但“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所谓历史,谁又能准确预测呢?

    “第二个问题:你为何偷盗档案箱?”

    “对不起,我依然不能说。”

    “阿海,你于我虽有杀母之仇,我也曾在养父母的墓前发誓,要以你的人头献祭。相比你我私人仇怨,你们要杀北洋军阀,要杀御用议员,我不阻拦。但你手里的箱子,务必请还给我,还给中国。你我之间的血海深仇,以后自有机会了断!”

    话说到这个份上,秦北洋仁至义尽!

    阿海沉默许久才说:“你果真是那个人!”

    “什么人?”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