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章 普鲁士玫瑰十字缝纫机(一)
    纽约,曼哈顿岛,哈莱姆黑人区,工匠联盟世界大会。

    躲在暗处的秦北洋眯起双眼,九色似乎也蠢蠢欲动。

    聚光灯下,波尔熟练地打开铁皮棺材——确实有个黑人,双手双脚捆绑,却已变成一个死人,脖子上多了一道拉链般的伤痕。

    黑人尸体背后藏着一个活人,露出一张斜着刀疤的右脸,中国人的脸。

    刺客阿海。

    两小时前,阿海为躲避秦北洋与九色的追捕,携带绝密档案箱,慌不择路地逃进工匠联盟的大会场。正好墙角有一口铁皮棺材,他便躲藏到棺材之中。没想到里面还有个黑人,手脚都被捆绑,阿海毫不犹豫地抽出匕首,割断黑人喉咙,便跟死人躺在一起。他等待这口棺材被埋葬的机会,就会破棺而出,夺路而逃——至少可以避开九色的追捕。

    他不惧怕任何人,甚至不惧怕普通的镇墓兽,唯独惧怕九色。

    去年春天在北京,阿海杀了国会议员曲靖和,骗取唐朝小皇子的棺椁,同样被迫躲进棺材。还有几年前的香山雪夜,刺客阿海与老爹伪装成棺材里的尸变。

    刺客们对于棺材有着难以抗拒的嗜好!

    棺材中的刺客阿海,面对汉斯·波尔,也面对整个工匠联盟的聚光灯。

    匕首出手了。

    汉斯·波尔的反应超乎常人地机敏,或许是上过战场还能幸存的缘故,他本能地往后退却。象牙柄的匕首犹如长了眼睛,彗星般追上他,擦着咽喉掠过,划破了他的下巴。

    波尔在地上打了个滚儿,下颌破开长长的口子,鲜血直流。

    阿海不是来刺杀他的,没必要跟这个德国人拼命。他只想逃出这个场子,手里却拎着一个沉重的档案箱。

    倏忽间,秦北洋和九色跳下台阶,抽出背后唐刀,一人一兽,径直奔向会场中心的阿海。

    工匠联盟一片大乱,十二名守门人纷纷亮出兵刃,护卫宝座上的大尊者。

    文艺复兴以来的老规矩,为了防止刺杀,大会上不得携带热兵器,包括守门人等等警卫人员,只能持有中世纪的宝剑和十字弓。

    阿海拎着档案箱,施展“刺客道”轻功腾身跃起,施密特的十字弓射出第一支钢箭,恰好插入他的左侧肩膀。

    刺客如折翅的鸟儿坠落。

    逃生,抑或,档案箱——两者只能取其一,他不可能带着沉重的箱子逃跑。

    阿海的逻辑很清晰,必须选择前者,因为选择后者也无法保证逃脱。

    他将档案箱砸向十二名守门人,肩膀哪怕插着一支钢箭,仍然施展“刺客道”,足尖如蜻蜓点水,踩着看台上的工匠们头顶,飞跃出来时的甬道。

    放弃档案箱的阿海,轻装上阵,洒着鲜血侥幸逃脱。

    闯入会场中心的秦北洋,一把抓起档案箱,周围全是工匠联盟的大老爷们,十二张十字弓对准他的脑门。小镇墓兽九色正要吐出琉璃火球,秦北洋高声说出德语:“施密特!你还记得我吗?日本京都!我们在居酒屋一起吃过寿喜锅!”

    施密特微微一怔,再细看秦北洋的面孔,这个身材高大的中国少年,令人印象深刻,更没想到他会说流利的德语。

    “根据工匠联盟法度第105条,未收到邀请而擅自混入联盟大会的,将要作为奸细处死。”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在追捕刚才的刺客,误入了你们的会场。因为他偷窃了我的——不,是中国的珍宝。”

    “刺客?刺客闯入了工匠联盟大会?”施密特的面色变得煞白,“数个世纪以来的第一次……”

    工匠大师们都像见到鬼似的,仿佛一番腥风血雨又不可避免。

    “我是刺客们的仇敌!发誓要把他们斩尽杀绝!”

    秦北洋寻思工匠联盟与刺客们是否有什么过结?正好自己可以站在工匠一边。

    守门人施密特板着面孔说:“你如何证明自己不是刺客联盟的奸细?”

    “刺客联盟?”

    秦北洋心中一惊,原来在这个地球上,除了一个工匠联盟,还是一个刺客联盟?

    这两个古老的联盟,貌似是死对头的感觉?

    遭了,自己夹在这两伙人之间,会不会死无葬身之地?

    “哪怕你真的与刺客联盟无关,但破坏了工匠联盟大会,我们仍然要处死你!”

    九色瞪着双眼,顶起雪白鹿角,身披青铜鳞甲,想着如何抵挡十字弓,又如何把这些工匠烧成灰烬……

    千钧一发关头,秦北洋想到了解决之道:“好,那我给你一个理由!工匠联盟大会,凡是世界顶尖的工匠,都有资格来参加,是不是?”

    “不错,这座北美圣殿内汇聚了全球工匠的精英。”

    “你知道吗?我是中国最后一个皇家工匠的传人,我的家族在过去三千年来,一直为中国的帝王修建陵墓以及——镇墓兽。”

    施密特的眼神有些晃动,他后退了一步问:“请问你的姓氏?”

    “秦!”

    这个汉字发音让底下的工匠们一片哗然,就连十二个守门人也有些耸动。

    秦北洋补充一句德语:“秦氏,又称为墓匠族!被誉为‘东亚的工匠之神’,守护着三千年来,中国陵墓的最大秘密。”

    这句“东亚的工匠之神”完全是秦北洋临时现编出来的,为了吓唬这伙自诩为全世界最伟大工匠的老家伙们。

    施密特回到大尊者身边,两人耳语两句。自始至终,大尊者的面孔隐藏在罩袍下,只能看清下半截的大胡子。

    “秦,六百五十年前,来自中国的墓匠族,已是工匠联盟的中流砥柱。若你能证明自己身份,当场即可入会,成为联盟的初阶会员。若你不能证明,依然按照奸细论处,当场处死!”

    施密特说话响亮干脆,出乎秦北洋意料——原来工匠联盟知道秦氏墓匠族?自己家族的地位似乎还很高?看来羽田大树所言不虚。

    但如何证明呢?总不见得脱衣服,露出背后的鹿角形胎记吧?

    没想到,施密特毫不客气地抓住秦北洋的肩膀,撕开他后颈处的衣服,果然露出赤色火焰般的鹿角胎记。

    秦北洋一声叫唤,几乎再要抽出唐刀来拼命,施密特却以极度异样的目光注视他。

    难道……这个德国工匠也认得秦氏祖先的胎记?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