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9章 拉斯普京的幽灵(一)
    1885年,弗兰茨·冯·沃尔夫男爵出生在一个波罗的海德意志贵族之家,除了俄语,他还会说流利的德语、法语与拉丁语。日俄战争,他在旅顺口服役,做过日本人的俘虏。沃尔夫在圣彼得堡有宫殿版的豪宅,成群结队的仆人,在拉脱维亚的乡下有数千公顷田庄。他出入于帝国上流社会,结交亲王与公爵。但他更爱物理学,在德国获得了硕士学位。

    “放射性?”

    西伯利亚的针叶林深处,秦海关感觉自己命不久矣。他依样画葫芦念出单词,但只会日常用语,看不懂俄国文字,更无法理解专业术语。

    “嗯,就是元素从不稳定的原子核发出的射线,直到衰变形成稳定的元素。天下间的万物都可能具有放射性,哪怕空气里都有。地球和宇宙形成时就有天然放射性核素。有的东西放射性很强烈,长期接触就会导致各种疾病,甚至快速死亡。我听说,巴黎的居里夫人就在研究这些东西。”

    “就像剧毒?”

    秦海关感到后背心灼烧的疼痛。没错,祖传的《秦氏木匠鉴》里写得明白无误“欲成墓匠,饮鸩灵石”,正如后人所说的“欲练神功,挥刀自宫”!

    他能活到现在这岁数,绝对破了三千年来家族的记录。

    踏着茫茫白雪,背着蒸发生命的灵石,回到乌拉尔山中的陵墓工地,开始镇墓兽的第四宫——拼接塑形,设置机关。

    他和沃尔夫花了足足一个月,按照设计图纸搭出双头鹰镇墓兽的骨架,又填入齿轮、传送带、擒纵器……几乎上千个零部件,都是进口的五金件。唯独没有安装蒸汽机或内燃机的动力系统——否则就成机械化改造的镇墓兽了。不管使用多少新材料,只要依靠灵石作为唯一的动力来源,就仍然是镇墓兽的传统工艺。

    按照祖传的规矩啊,必须秦氏子孙才能建造镇墓兽,这项古老的技艺绝不能传给外人,遑论沃尔夫还是个日耳曼血统的老毛子。但这两年来,秦海关目睹了太多的天崩地裂,这早已不是修撰《秦氏墓匠鉴》的年代了。什么老规矩啊,全都狗屁不如!而他深信不疑的是,这将是自己这辈子建造的最后一尊镇墓兽,也将是人类历史上的最后一尊镇墓兽。

    沃尔夫男爵竟成了秦海关的关门徒弟。

    第五宫,种魂。尼古拉二世沙皇生前遗物颇多,有他的头发、指甲、念珠、画像、照片甚至日记本,存放在镇墓兽的心脏位置,赋予末代沙皇的灵魂。

    第六宫,雕琢。说实话,双头鹰的设计相当繁复,如果用传统的手工艺,没有几个月雕琢不完。不过,沃尔夫用了冲压车车做模具,几天功夫就做出双头鹰的外壳,加上一对轻薄却巨大的双翼。

    第七宫,操控。镇墓兽有了墓主人的灵魂,才能懂得墓主人的语言。这是史上第一尊通俄语的镇墓兽。秦海关在俄国生活了一年,又有个俄国小寡妇做老婆,俄语对话不成问题。他向沃尔夫请教了几句古俄语,运用将近六十年来积累的精气,彻底驯服了双头鹰镇墓兽。

    第八宫,点睛。刚刚落成的沙皇地宫,运来一只硕大无朋的北极熊,仿佛一口能吞下十个秦海关。海军上将高尔察克亲自检验,怀疑这用钢铁铸造而成的镇墓兽,如何能摆脱地心引力起飞?结果,双头鹰镇墓兽在老秦的操控下,扑闪一对翅膀飞起,轻松躲过北极熊的第一击。接着鹰爪准确地刺破了熊的双眼,两只鹰头分别攻击熊的耳朵,让白熊在地上痛苦地打滚。但此时稍有不慎,一旦被困兽犹斗的熊掌击中,镇墓兽也会非常危险。但这支双头鹰的动作敏捷,觑准对手的缝隙,瞬间撕裂了北极熊的咽喉……

    最后一宫,双头鹰的命名仪式。秦海关给镇墓兽上紧发条。沃尔夫开了香槟和果酱庆祝,甚至计算了一个公式,结果在没有外力入侵的前提下,它的力量可以保持到公元3900年。

    “这是一尊‘灵魂机械体’。”

    男爵说了一句学术界流行的时髦话,用了秦海关听不懂的德语。

    “制兽九宫”完成同时,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全家骨骸,收殓在七副桃木棺材里,经由东正教牧首的祈祷仪式,送入地宫的金井之上,与双头鹰镇墓兽同归于寂。

    沙皇陵墓大门锁闭,再用水泥浇注在墓道口,除非用烈性炸药才能打开。这是秘密陵墓,没有地面建筑,封土就是整座山丘。秦海关参照了《秦氏墓匠鉴》的汉墓规制,不像明清皇陵都是人工建造坟冢宝顶。乌拉尔山脉,乃是欧洲与亚洲的分界线——双头鹰,或许是欧洲第一个本土制造的镇墓兽。

    弗兰茨·冯·沃尔夫蹲在墓前嚎啕大哭,秦海关心想,北京城里八旗子弟遗老遗少都没像他这么忠诚的。

    几天后,一辆白俄的卡车来到秦海关面前,卸下一口硕大的金属棺材,藏有从彼得格勒偷窃出来的一堆骨骸。

    传令官带来海军上将高尔察克的手谕:“这是拉斯普京的骨骸,请为他建造一座陵墓,还有镇墓兽。”

    老秦迷惑不解地问:“拉斯普京是什么人?”

    “他不是人。”

    沃尔夫男爵一提到拉斯普京的名字,就像吃了只苍蝇,忍不住蹲下来呕吐。

    世界大战爆发后,尽管沃尔夫拥有德国血统与姓氏,沙皇依然常把他召入皇宫聊天解闷。但后宫有个妖孽,他叫拉斯普京,原本是个乡村无赖,谎称是个苦行僧的圣人。他受到皇后的宠信,其实在秽乱宫廷,大家都称他为“妖僧”。据说,拉斯普京有超能力,可以治疗疾病、占卜吉凶,无数女人为他而着迷,甚至心甘情愿成为他的邪恶异端的祭祀品。

    三年前,俄罗斯帝国危在旦夕。士兵们在前线忍饥挨饿死去,后宫却夜夜笙歌。“庆父不死,鲁难未已!”人人都说拉斯普京不死,罗曼诺夫王朝必亡。忠臣沃尔夫与一群贵族密谋,引诱拉斯普京出宫,再用手枪、毒药、匕首等无数种方式杀死这个男人。沃尔夫的双手沾满鲜血,最后把拉斯普京扔进冰封的涅瓦河,据说这妖孽在冰河里熬了八分钟才淹死。

    沃尔夫仰天长叹:“杀死拉斯普京,我成了俄罗斯的英雄!可惜没能拯救帝国。”

    秦海关感到一阵恶心——棺材里升腾一股邪气,他建造过许多陵墓,接触过帝王的金井,变得格外敏感,能感受到常人难以感受之物。

    “清朝的老规矩,墓匠族只能为皇帝造陵墓。袁世凯勉强做了洪宪皇帝,末代沙皇也是正统的俄国皇帝,这个拉斯普京算什么东西?”

    “人人得而诛之的乱臣贼子!”沃尔夫真想一把火烧了棺材,“海军上将真的疯了!”

    秦海关看着森林里的仓库,藏着休眠状态的十角七头镇墓兽,骤然明白了高尔察克的用意:“他不是要陵墓,而是要得到一尊镇墓兽。”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