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解剖神兽(一)
    “九色也像四翼天使?”

    “《秦氏墓匠鉴》上说,神兽麒麟分为很多种,其中有一种是火麒麟。”

    秦北洋连连点头:“没错,九色会喷射琉璃火球,从不畏惧火焰,还能在火场中保护我。”

    “火麒麟又名‘翼麒麟’,就是带有翅膀的。至于它会不会飞?谁知道呢?”

    秦北洋想起大阪四天王寺背后的羽田神社:“在日本有许多麒麟雕像,有些就是带有翅膀的。”

    “真有这种动物的话,在当今地球早已灭绝了!”卡尔·霍尔施泰因不敢再去触碰九色,“但在一千两百年前?难说!”

    “等一等,如果它真是生命体,可我从没见过它饮水和进食。”

    博士盯着九张x光片说:“你看到过微生物饮水和进食吗?生命存在的方式有很多种。你们注意,九色的胃囊很小,基本已经退化,肠道也可忽略不计。它的消化系统不同寻常。”

    “它曾经是个生命体,成为幼麒麟镇墓兽以后,能量就依靠灵石提供了。”老秦指了指x光片之中,九色的第二颗心脏,“跟其他镇墓兽一样,它的能量一次性充满,可以使用上千年而不枯竭。”

    “九色到底是活的还是死的?”

    无需博士回答,九色把两条前腿搭在秦北洋身上,双眼巴瞪巴瞪,答案显而易见。

    “还有这个……”霍尔施泰因又从x光片的肠道位置,发现两块类似肿瘤的东西,“我想需要兽医来看看了。”

    “这也是灵石!”秦北洋认出了这两块“肿瘤”的形状,“东海达摩山,恶龙镇墓兽的灵石。我杀死了恶龙,九色吞食了它的灵石。这是九色的第三颗心脏。金蟾镇墓兽的灵石也被它吃了,这是第四颗心脏。还有在日本的吉野古坟,徐福地宫的童男童女镇墓兽,两千多年前的灵石,九色吃掉的第五颗心脏。”

    但他不能泄露一个秘密——为徐福守墓的童男童女,同样也是生命体镇墓兽,是服用长生不老仙丹的两个孩子。

    先不论长生不老是否科学?但九色并非世上唯一的生命体镇墓兽。

    “九色同时具有上古神兽、幼麒麟镇墓兽、恶龙镇墓兽、童男童女镇墓兽的四重力量?”秦海关感觉九色散发着让人烧成灰烬的热度,“这是秦氏墓匠族两千年来,前所未见的最强大的镇墓兽。”

    “分别来自上古、盛唐武则天、明初建文帝、还有秦始皇四个不同时代,上下跨越数千年!而我何德何能?竟然是它的新主人!?”

    秦北洋抓着九色的鬃毛,就像洞房花烛夜的新郎官,头一回摸到了新娘子的手。

    父亲冷静地回答:“因为十九年前,你就生在白鹿原大墓的地宫之中,这头小镇墓兽是看着你出生的。”

    “从出生的那一刻起,我就沾上了九色的墓主人——唐朝小皇子的魂魄?”

    “你们在说些什么?”

    霍尔施泰因博士用半生不熟的汉语问。秦氏父子俩用快速的汉语交流,瑞士人听得一头雾水。老秦向儿子使了个眼色,不要泄露自己的秘密——否则在博士眼里,秦北洋这个大活人,将是比九色更重要的无价之宝。

    “我们在分析九色的特性。”秦北洋索性扯得更远,用德语向博士解释,“您知道中国的阴阳五行学说吧?”

    “metall,holz,wasser,feuer,erde”

    霍尔施泰因说出“金、木、水、火、土”五个德语单词。

    “非常完美!九色既是幼麒麟,也是火麒麟,还是翼麒麟。顾名思义,九色五行属火。”秦北洋不管瞎扯淡还是歪打正着,“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此为五行相生;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此为五行相克。”

    “你是说,九色喜火怕水?”

    “火麒麟,乃是纯阳至刚之物。但作为镇墓兽,毕竟是坟墓里的冥器,又是天然的至阴之物,见不得太阳。凡在光天化日之下,就会丧失能力。”

    博士已全然相信了秦北洋的推断:“嗯,必须经过机械化改造,增加阴阳五行以外新的动力因素,才能让镇墓兽成为全天候的‘灵魂机械体’。”

    “九色也一样。它只能在黑夜或在地下变身为幼麒麟镇墓兽。白天的室外,它要么是一尊青铜雕塑的陪葬品,要么化身为赤色鬃毛白色身体的大狗,不具备任何战斗能力。”

    “一看x光片的牙齿就明白了,隐藏在青铜外壳里的生命体,绝对不是犬科动物,它更像食草类动物。”

    “还有,九色不能进水,它无法胜任在海洋或河流环境中的任务。”

    其实,秦北洋在故意突出九色的弱点。他并未提及出东海恶龙镇墓兽——吞食了恶龙心脏的九色,也许已克服了怕水的问题。即便是青铜外壳,也未必遇水即沉,就像现在所有的军舰都是铁壳的,潜艇也是一个钢铁罐头,更别说高速穿梭的鱼雷了。

    卡尔·霍尔施泰因着迷地凝视小镇墓兽:“但不管怎么说,九色是当今地球上所发现的最高级的‘灵魂机械体’,它是一枚打开另一个世界的钥匙。”

    博士用剪刀取下九色身上几根白毛,送到巴黎兽医大学的实验室做化验分析。第二天,加急化验报告返回凡尔赛,结果不出霍尔施泰因所料,依然让人震惊——

    这些毛属于哺乳动物纲,真兽亚纲,偶蹄目,反刍亚目……

    顾名思义,这是具有胃的反刍功能的物种,从始新世晚期出现,到中新世繁盛而成为分布最广泛,种类和数量最多的有蹄动物。反刍亚目底下有鹿科、长颈鹿科、鼷鹿科、麝科、叉角羚科以及洞角科,而这最后一种,俗称为牛。

    鹿科?

    但化验结果确认,九色并非鹿属的马鹿或梅花鹿,也不是麋鹿属的四不像,更不是硕大的驼鹿属,它不属于任何一种已知的物种。

    或者说——早已经在地球上灭绝的物种。

    考虑到它仍是一头幼兽,如果长到性成熟,恐怕要比现在的体型庞大数倍,也许是像长颈鹿这般巨无霸的动物?

    这一晚,秦氏父子还是抵足而眠。九色躺在床底下,警觉地保护主人。

    “爹,我回到北京骆驼村,看完了《秦氏墓匠鉴》,果然是本奇书。不过,我看书里缺了许多页,还有明显的手抄错误和遗漏,是不是还有一份正本啊?”

    老秦摸了摸儿子的头发说:“不错,我们家世代保留的确实是副本,但这副本也是独一份。南宋末年,天下大乱之时,秦氏宗家定居在襄阳古隆中。”

    “襄阳?”秦北洋又想起自己最熟悉的三国,“诸葛亮隆中对的所在呢。”

    “那可是战略要地,蒙古人几番入侵,在襄阳爆发决定中国命运的大战。为了避免《秦氏墓匠鉴》在战乱中损毁,秦氏祖先决定再手抄一份副本。当时,秦氏有两兄弟,兄长叫秦晋,弟弟叫秦楚。”

    “这名字有意思!”秦北洋忍不住打断了老爹,“哥哥是秦晋之好,弟弟是朝秦暮楚!正好是两个春秋战国的成语!”

    “听我说,兄长秦晋保留正本,留在襄阳看守祖坟。弟弟秦楚携带副本,连夜从汉江顺流而下,逃亡江南——我们就是这位秦楚的直系后裔,我是他的第二十三代孙。”

    秦北洋有了寻根的兴奋:“而我就是第二十四代!”

    “想不到,我们的祖先秦楚前脚刚走。蒙古大军即杀到襄阳,洗劫了城外的古隆中,兄长秦晋被俘,生死不明。至于《秦氏墓匠鉴》的正本,就此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

    “这么说来,关于镇墓兽的许多秘密,也随着正本的遗失,而成了永久的谜?”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