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0章 卢浮宫(一)
    卢浮宫。

    1204年,这座伟大宫殿由菲利普·奥古斯特二世始建。太阳王路易十四在这里登基,修建正方形庭院,收集整个欧洲的艺术品。法国大革命,在卢浮宫庭院造起第一个断头台,成为面对公众的博物馆,至今已承载七百年的无尽荣耀……

    秦北洋来到卢浮宫大门口。一个月前,他就是在这里制服了四翼天使镇墓兽,又与欧阳安娜分别,跟着霍尔施泰因博士去了凡尔赛机场。为了避免被人认出,他沾上小胡子,戴着礼帽,从洗衣店偷了件旧西装,仿佛一夜间老了十岁。

    他看到一辆马车停下,鄂尔多斯多罗小郡王率先下车,绅士般的扶着一位姑娘下车。

    欧阳安娜,尽管眼前尽是熙熙攘攘的游客,她却第一眼就认出了秦北洋。

    十九岁的少女,提着裙子飞奔而去,在回廊的阴影下与他相拥。

    小郡王走到他俩身后,学洋人耸耸肩膀,艳羡着说:“我不在你们之间插蜡烛了。”

    说罢他转身离去,前往塞纳河边的艳阳下,沾花惹草,搭讪法国妹子去了。

    秦北洋已在巴黎圣母院的塔楼上隐居了一个月。

    每夜有数十个石头精灵小怪兽,以及两只镇墓兽陪伴他。秦北洋心急如焚,用了各种方法修补九色的伤口,找来铝板、生铁,甚至不锈钢,但只能让它不再流“血”。

    九色正在慢慢变冷,它真的会“死”吗?

    这一日,中国代表团得到法国政府的通知,根据克列孟梭总理的命令,十角七头镇墓兽已被送入卢浮宫博物馆保存。顾维钧派遣欧阳安娜代表中国政府去卢浮宫,即便不能带回十角七头,至少要验明正身,确认此物是镇墓兽,而非张冠李戴的冒牌货。

    恰好卢浮宫与巴黎圣母院近在咫尺,安娜与秦北洋约定在此相会。

    “你没事吧?”

    “安娜,我很好。”

    其实,秦北洋早已虚弱不堪,只是强撑着伪装出一副身强体健的样子。

    两人手挽着手进入卢浮宫,就像一对新婚夫妇。穿过一道道楼梯,一扇扇宫门,一个个拐角,就像打开一页页历史,一幅幅油画,一尊尊雕像……

    他们先看到古埃及文物,从木乃伊到神庙中的雕塑。然后是“汉漠拉比法典”,这块刻在石柱上的楔形文字法典。接着是古希腊与罗马艺术,米洛斯的维纳斯,酥胸半裸,春衫滑落,残缺了双臂。秦北洋又瞥了眼安娜,竟不好意思地红了脸颊。欧阳安娜用拳头捶他胸口:“非礼勿视!”

    接着是胜利女神雕像,仿佛从天而降于爱琴海的船头,衣袂飘飘,纹路清晰。这尊无头雕像,同样丢失胳膊,背后却有一对雄健的翅膀羽翼——秦北洋自然联想起四翼天使镇墓兽。

    进入文艺复兴长廊,见到卢浮宫的灵魂,达·芬奇的《蒙娜丽莎》。欧阳安娜在上海读书时,就听说过这幅旷世杰作,看到真迹才发现那么小,高不过七十公分,油画中的女士仿佛躲在画框里看着她。蒙娜丽莎是谁?某位优雅的意大利贵妇人?卑微的灰姑娘侍女?抑或画家恋爱着的某个男人?安娜恳请上帝的饶恕。画像中的女人恬静端坐,晕黄的光线洒在皮肤,像被涂抹一层油脂,似乎多看一眼都是种亵渎……

    “我想到唐朝壁画里的女子。”秦北洋凑近安娜耳边,“神似的眼神。”

    欧阳安娜转身看着他,瞪大琉璃色眼眸:“像我吗?”

    说罢,她咯咯笑起来,拽着秦北洋穿过意大利文艺复兴长廊,一路看过达·芬奇的《岩间圣母》、拉斐尔的《花园中的圣母》、米开朗琪罗的《奴隶》……

    最后,他俩来到卢浮宫的库房门口,被两名保安拦截。安娜出示了中国驻法国公使馆的公函,请求面见大汉学家伯希和。

    走入仓库,法国大汉学家一见到安娜,就要热烈拥抱,却被她羞涩地闪身躲过。

    一个月前,伯希和刚从法国驻华公使馆武官次官的任上回国,退出陆军军官现役,当选为法国金石铭文与文艺学院院士。

    青春美丽又熟谙法语的中国少女,焉能不让他殷勤相待?安娜能到外交部做翻译实习生,也得益于伯希和所写的推荐信。

    秦北洋挡在安娜面前,却看到伯希和身后的中国青年,短暂恍惚过后,念出一个名字:“李隆盛?”

    “你好,秦北洋。”

    英俊潇洒的剑桥博士,不到三十岁的年纪,穿着白色西装,打着绯色领带,身材高挑修长,艺术品般的面孔,风姿绰约。这位剑桥大学物理系博士,首届世界智力大赛冠军,数周前与第二批中国外交代表团同船抵达法国。

    李隆盛的眼睛甚为毒辣,一眼辨认出贴着小胡子的秦北洋,便礼帽地伸出手来。秦北洋下意识地握手,又自惭形秽地抽回手来,低声说:“你也来看镇墓兽啊。”

    他们转向仓库的另一边,注视卢浮宫的新藏品,一尊撒旦般的怪物。

    “十角七头镇墓兽。”

    伯希和,西方世界最伟大的汉学家,敦煌遗书的发现者与盗窃者,无法用任何语言来赞美这件文物。

    可惜的是,它已被人为破坏,遭到所谓的机械化改造,变得不伦不类,丑陋不堪……

    李隆盛也赞叹道:“十角七头,多么伟大的唐代杰作。”

    这尊镇墓兽已完成第二轮机械化改造,后背多了一块装甲凸起,像个王八壳子,可以容纳一人藏身其中——正如骑士之于战马,飞行员之于战斗机。这必是霍尔施泰因博士的杰作,还有老父秦海关的一臂之力。

    去年在北京房山大墓,伯希和匆匆见过秦北洋一面,当然认不出化装后的他。安娜谎称他也是中国代表团的同僚。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