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章 刺客之王(一)
    巴黎地下墓穴,刺客考验结束了。

    路易十六国王与王后的墓前,堆满新鲜出炉的尸体。刺客联盟大会的主持人,法国无政府主义者也已一命呜呼。死里逃生的刺客,不到三十人,包括阿幽等五名中国人,阿拉伯的assassins传人,还有齐远山、芳子,以及死人堆里爬起来的叶克难。

    秦北洋认出了名侦探,谢天谢地,没像沙维尔警长那样殉职。但他不动声色,不想暴露叶探长作为“内奸”的存在。

    “叶探长?”

    阿幽却认出了这张面孔,围脖早已褪下,名侦探孤立无援,已被五名刺客团团围困。

    “阿幽妹妹,请不准动他。”秦北洋跳到他们面前,“我愿用自己来换取叶探长的性命。”

    “哥哥,你不应该来这里的。”阿幽微微转头,“还有齐远山,你也不要躲藏了。”

    秦北洋明白了,当他们一进墓穴,那通来自地狱的电话,法语的“别动”,就是阿幽打给他的——提醒他不要对国王与王后的棺材轻举妄动,免得触发了镇墓兽。

    这群刺客擅长利用电话,就像他们在北京石经山的洞窟里用过的伎俩。

    秦北洋心生绝望,感叹自己这伙人,连同叶探长要被一网打尽……

    阿拉伯老英雄走到他面前,敬畏地打量秦北洋,突然举起assassins的金匕首,似乎下一秒就要割他断喉。

    然而,老刺客却倒握刀柄,将匕首送到秦北洋手中——不知所措地抓着新月弯刀,金碧辉煌的皮鞘感觉烫手。

    阿拉伯人高高举起秦北洋的右手呼喊:“assassins!”

    突如其来的,在场所有刺客大为惊骇——刺客联盟大会的最终胜出者,assassins荣誉的继承者,竟是一个“内奸”。

    秦北洋摊开双手,没想到竟是自己?他从九岁起就发誓要杀死刺客,与天底下的刺客不共戴天。

    “哥哥,你是今晚的英雄,你杀死了镇墓兽,保全了所有人性命,理应得到这个荣誉。一年前,你在‘天国学堂’修行‘刺客道’与‘地宫道’,全是第一名的成绩,当属天下刺客的楷模!”

    阿幽大方地上来,抓住他的右手,再次高高举起。

    他的手指头在颤抖:“阿幽妹妹,你说什么?天国学堂?刺客道与地宫道又是什么?真的不是一场梦?”

    “不是梦,你说眼前的芳子是梦吗?”

    芳子同学凑到秦北洋面前,双手作揖,嘻嘻笑道:“恭喜北洋哥!”

    再也无人胆敢异议,一齐高呼口号:“assassins!assassins!assassins!”

    秦北洋彻底懵了,真想大声告诉所有人——我已命在旦夕,你们还得尽快再选出下一任。

    刺客考验的最终胜出者,参与凡尔赛刺杀行动的十三人名单出来了——

    为首就是秦北洋,接着是阿拉伯老刺客,然后是阿幽、老爹、阿海、脱欢、鬼面具,还有一个波兰人,一个南斯拉夫人,一个土耳其人,一个印度人,一个非洲人,一个朝鲜人——最后这个,秦北洋在蒙马特高地见过。

    剩下的,还有十来个受伤的刺客,包括年纪太小,道行不够的芳子。

    被判定为内奸的叶克难、齐远山,照规矩将被立即处死——刺客联盟在这一点上,跟工匠联盟是同一个规矩。

    不过,作为新一任刺客领袖,秦北洋有权给予特赦。

    “只要你们不伤害这三个人,我愿意跟你们去凡尔赛宫行刺三巨头,否则我就自杀!”秦北洋紧握金匕首,对准自己的咽喉,“让他们在两小时后离开地下墓穴,此时已完成刺杀,也来不及通风报信。”

    阿幽皱起眉毛,老爹在旁边想要劝说,但她决绝地摆手:“好,我答应你。”

    鬼面具凑到耳边说:“北洋,按照数百年来的老规矩,每一位新当选的assassins继承人,必须在刺客联盟大会上发表讲话。”

    “让我讲话?”秦北洋面露难色,“我只是个工匠,口拙心更拙!”

    “别谦虚了,我还不了解你吗?想想‘天国图书馆’。”

    天国图书馆?又是什么地方?难道也在梦里的“天国”?自己失踪的一百天里?

    搜肠刮肚,秦北洋还是想不起来,反倒想起巴黎圣母院的塔楼密室——工匠联盟第一代大尊者秦晋的墓志铭,其中三句来自春秋战国的至理名言:兼爱、非攻、救守。

    重新举起assassins的金匕首,他对着刺客联盟的幸存者们高呼:“诸位!本人行不改姓,坐不改名——中国秦北洋!”

    “china chinpeiyang.”

    鬼面具将“中国秦北洋”变成英文,彼时尚未发明汉语拼音,用的是威妥玛式拼音法。

    “今日之天下,列强横行霸道,弱肉强食,道义沦丧。东方诸古老文明,皆被西方视为未开化之劣等民族,真乃乾坤颠倒矣。两千三百年前,中国人孟子曰:春秋无义战。瓜分世界之大战,阡陌纵横水井处,一朝尽化废墟,白骨累累,妻离子散,白发人送黑发人,实为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之战!”

    十九岁的秦北洋,从未如此伶牙俐齿,竟如火山爆发:“无论白人、黑人、印度人、阿拉伯人还是中国人;无论国王、富豪、工人还是农夫;无论老人、小孩抑或妇女;也无论健康、疾病抑或残疾;更无论是否兄弟姐妹亲朋友好,天下之内,皆兄弟也。”

    鬼面具熟练地用英文和法文翻译,力求每个人都大致理解。

    “刺客的最高荣誉在何时?不是复仇与刺杀,而是自我牺牲,如同彗星袭月、白虹贯日、仓鹰击于殿上!《史记·刺客列传》:自曹沫至荆轲五人,此其义或成或不成,然其立意较然,不欺其志,名垂後世,岂妄也哉!”

    仿佛司马迁的文字自动蹦到脑子里,身为assassins的继承人,秦北洋已暗暗否定了八百年前assassins的精神,否定了“阿萨辛的天国花园”的洗脑传统。

    他将刺客联盟的精神,巧妙替换为两千多年前,专诸、聂政、要离以及荆轲——中国春秋战国的刺客,不朽的司马迁所歌颂的“士”的精神。

    阿幽与芳子听到他的这番话,同时露出浅浅笑颜。当鬼面具艰难地翻译完毕,底下响起疯狂的掌声,用各自母语称颂秦北洋。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