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6章 刺客之王(二)
    巴黎地下墓穴,刺客联盟世界大会。

    刺客们准备出发,再次检查武器与弹药。被淘汰的若干人留下,看管叶克难与齐远山。秦北洋再次警告,如果谁敢伤害他们两人,必用金匕首手刃之。

    “北洋,小心些。”

    叶克难低声提醒,他又看了眼刺客阿海与老爹。十年前,他就是从这两个刺客手里,救下来了九岁的仇小庚,然后让他成为秦北洋。

    “保重。”

    秦北洋也向名侦探抱拳,自己十九年的人生里,叶克难曾经五度救过他的性命。他这辈子都还不清了。何况,他这辈子也剩不下几天。

    “远山,你也保重。”

    再次挥手告别,十三岁的芳子答应,她会负责叶克难与齐远山的安全。

    秦北洋跟随刺客大部队,离开断头国王与王后的葬身之所,今夜的目标——凡尔赛宫。

    刺客对地形颇为了解,穿梭在迷宫般的地道,稍有迷路就会被困死。片刻之后,进入巴黎下水道。

    这条通往凡尔赛的下水道,是刺客们的天堂,也是行动与逃生的秘密通道。

    一路无语,犹如古代军队衔枚疾进。突然,阿幽到秦北洋身边问:“哥哥,你可是真心要去刺杀三巨头?”

    “法国总理克列孟梭、英国首相劳合-乔治、美国总统威尔逊,他们背信弃义,欺骗中国参加世界大战,却将我们这个战胜国的国土,转手赠送给日本。人们说这场大战是公理战胜了强权,我看应该反过来写。只有将这三个人类的败类祛除,才能挽狂澜于既倒,让该死的凡尔赛条约签不成。”

    以上,并非秦北洋的真心话,因他认定刺杀无用,只会将历史推入更糟糕的轨道,比如萨拉热窝事件。但他决定跟随刺客见机行事,阻止刺杀计划。他唯一担心的是自己身体,是否会半道支撑不住?

    秦北洋注意到一个细节,阿幽等五人都携带象牙柄匕首,螺钿图案却不相同。脱欢还是“彗星袭月”,刺客阿海、鬼面具以及老爹,却是太阳环绕一圈光晕,这不是“白虹贯日”吗?至于阿幽的匕首,始终捏在手心,看不清象牙柄上的螺钿。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秦北洋的杀父仇人——刺客老爹,竟在前头慷慨悲歌,真如荆轲刺秦王一般。

    这气氛也感染到了秦北洋:“嗟乎!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司马迁在《史记》中为刺客立传,为游侠立传,你们将assassins的金匕首给到我,正是我的知己者。”

    “可你要杀了阿海与老爹复仇的誓言没有变。”

    十六岁的刺客的主人,在新任assassins刺客之王的耳边,吹气如兰。

    “先报国仇,再复家恨,过完今夜再说!”

    “哥哥,一言为定。”

    秦北洋故意躲开她:“阿幽妹妹,我越来越搞不明白了,你们究竟为谁效命?”

    “他们都为我效命。”

    阿幽的回答不动声色,霸气十足。

    “你为谁效命?”

    “我能说,我为你效命吗?”

    她还像十年前初见的小姑娘那样,一双乌幽幽的大眼睛,依然是在地底深处,只不过巴黎与光绪帝陵相隔了一万公里。

    “我……”秦北洋摸了摸自己胸口,肺叶里藏着正在分裂的癌细胞,“跟唐高宗李治与女皇武则天的孙子,唐朝小皇子终南郡王李隆麒有关吗?”

    “我若说无关,你会信吗?”

    “唐朝小皇子在哪儿?”

    阿幽低声说:“哥哥,所有的秘密,终有揭开的一天。唐朝小皇子的棺椁,它在一个绝对安全的所在。”

    “还在中国境内吗?”

    “是,我保证。”

    “记着!绝对不可让终南郡王李隆麒的遗体流落到国外,否则,我将……”

    秦北洋不知还能说出什么威胁性的话?对于这些亡命之徒的刺客,根本无惧于死亡。他下意识地扼住自己脖子,做了个类似割喉的动作。

    “不要……。”

    阿幽扣住他的手腕。

    秦北洋找到了刺客们的命门——他们惧怕他的死亡。

    说来说去,还不是因为武则天的乾陵?传说中的镇墓天子,唐朝小皇子是打开乾陵的钥匙,而秦北洋则是打开唐朝小皇子的钥匙。

    自己是钥匙中的钥匙。

    终于,这把钥匙来到凡尔赛的下水道出口。秦北洋感到肺部剧痛,似乎只要离开坟墓的环境,癌细胞就会重新燃烧。

    刺客们趴下,剥开郁郁葱葱的野草,眺望凡尔赛的宫墙。月光却照亮一尊奇形怪状的东西。秦北洋眯起双眼,认出那个怪物——十角七头镇墓兽。

    是谁在操纵这头巨兽?

    它在静默,但没有沉睡。十角七头正在散发热气,那是灵石的热量。这头镇墓兽臭气熏天,往外渗透有毒的液体,底下的草木全都枯萎,让秦北洋想起吞食有毒化学泥土的九色。

    “必须尽快进入凡尔赛宫!”刺客阿海有意识地远离秦北洋,在另一边对大家说,“这头怪物会打乱我们的计划。”

    阿幽点头,他们缩回到下水道,打开一扇隐蔽的铁门,原来还有一条地道。十三个刺客拾级而下,穿过滴着水的通道,犹如再次深入墓穴,仿佛即将打开三口棺材,墓主人分别是这个地球上最后权势的三个男人。

    片刻后,秦北洋感觉已来到凡尔赛宫的地下,头顶就是那座堪比圆明园的伟大宫殿。

    走到尽头,刺客“老爹”打开一扇小门,便是一道简易楼梯,想必是凡尔赛宫的内部通道。秦北洋惊叹于刺客们的厉害,竟还有这种途径?

    鬼面具刺客低声说:“这是国王路易十五为了方便与情妇偷情而开凿的秘道,只是后世被人遗忘了。”

    “天国里的孟婆还好吗?”

    秦北洋还记得梦中的那个老妇人。

    “刺杀当如彗星袭月,白虹贯日,切忌分心!一心一意,方得始终!”

    大伙儿爬上楼梯,到了天花板的夹层。阿幽示意不要发出声音,她轻轻掀开一块木板,露出底下的宫殿。

    秦北洋看到了镜子,不计其数的镜子,装饰着整个宫殿的墙壁,洛可可的金碧辉煌,折射出一个无穷无尽的世界……

    大殿的地板上,铺着一面硕大无朋的世界地图,两个半球,四个大洋,七个大洲,上百个国家与殖民地,二十亿人类……

    三个男人坐在这张地图上,一个白胡子的光头法国老人,一个银发飘逸的英国绅士,还有一个姿容潇洒的美国长者。

    assassins的金匕首在刀鞘内跃跃欲试,决定二十亿人命运的三巨头,就在秦北洋的眼皮子底下。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