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4章 追击四翼天使
    民国八年,1919年6月28日,黄昏。

    凡尔赛的落日,像个金色大饼摊在西方的天空,涂满索姆河与凡尔登似的鲜血,这是欧洲的落日。

    “事无两样人心别。问渠侬:神州毕竟,几番离合?汗血盐车无人顾,千里空收骏骨。正目断关河路绝。我最怜君中宵舞,道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

    欧阳安娜像男子汉那样背诵了《贺新郎》,辛弃疾在鹅湖与陈亮唱和的千古名句。

    中国代表团收拾行装,准备打道回府。钱科、剑桥博士李隆盛、朱塞佩·卡普罗尼登门造访。秦北洋已在地下室苏醒,九色守护在身边。

    “今天中午,我看到四翼天使镇墓兽飞走了。”

    欧阳安娜憋不住话,钱科狼狈地点头:“不晓得什么原因,它突然失控了。”

    意大利人撇着小胡子说:“刚接到一个飞行员报告,他在英吉利海峡上空,看到飞过一个魔鬼,长着四个翅膀。这个魔鬼攻击了一家化工厂,吞吃了大量有毒化工原料。”

    “四翼天使镇墓兽。”听完安娜的翻译,秦北洋翻身而起,“吃下有毒化工物质,等于补充燃料和能源,可以飞得更远。”

    “现在四翼天使非常危险。”

    李隆盛蹲下来注视九色,这头小镇墓兽体内是否还残留着有毒泥土呢?

    秦北洋吃过好几种药,安睡了一整天,精神已恢复三分:“镇墓兽一旦发狂失控,会对无辜百姓造成巨大伤害,务必阻止这头飞行兽!”

    “怎么阻止?”

    “你们不是有一艘飞艇吗?能不能追上四翼天使?”

    钱科一脸茫然:“天空那么大,到哪里去找它?”

    “九色!它能感应到所有的镇墓兽,我们飞到英吉利海峡上空,它会像猎犬那样嗅到四翼天使的气味。但只有我能控制九色,我必须跟它一起上飞艇。现在就出发,否则四翼天使就飞远了,或者已经闯下弥天大祸。”

    “秦北洋!”安娜毫不留情,当众将他推倒在床上,“请你好好养病,我不准你瞎折腾。”

    “但我不想一两个月后病死在床上,镇墓兽却屠杀了几千几万的欧洲百姓。”秦北洋重新起身,搂着九色的赤色鬃毛,“若我难逃一死,请让我因镇墓兽而死,这也是我们墓匠族秦氏的宿命。”

    泪水在欧阳安娜的眼眶打转,秦北洋就是这么一副固执脾气,谁都无法阻拦。

    “北洋,若你一定要走,我陪你一起走。”安娜咬着他的耳根子,“我们说过的——同生共死。”

    “谢谢你,安娜。”

    秦北洋以三尺唐刀做拐杖走出旅馆。

    夕阳西下,一艘巨大的纺锤形飞艇,涂着绿白红三色旗的“尤里乌斯·凯撒号”准备升空。卡普罗尼、钱科率先进入吊舱。安娜和九色也爬上去了。李隆盛说他既是物理学博士,也精通地理学和气象学,他的知识可以帮助到大伙儿,而且他酷爱冒险,因而一同爬上飞艇。

    秦北洋是最后一个,他向送行的人们挥手道别。

    名侦探叶克难在他耳边说:“北洋,务必活着回来,我不会放弃让你活下去的希望。”

    “探长,我如果死了,请你为我的养父母报仇,将那伙刺客绳之以法。”

    叶克难摘下礼帽:“明天我将启程回国,我记住了他们每一个人的脸,除了那个戴鬼面具的。我正在一点点接近刺客们的真相。”

    “别忘了唐朝小皇子的棺椁。”

    秦北洋跟叶克难紧紧相拥,仿佛自己还是九岁的小男孩。

    正要登上飞艇吊舱,齐远山抓住他的胳膊:“北洋,让我一块儿走!”

    “远山,你不是明天就要回国了吗?”

    “忘了吗?不愿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愿同年同月同日死。你的身体有恙,钱科又是个书生,我怎么放心得了你和安娜?我是军人,身上有枪,可以保护你们。两年前,我俩在上海一起乘坐钱科的飞艇,叫什么来着……”

    “赛先生号!”

    齐远山已爬上吊舱:“对,那是我们头一回坐飞艇,我还想陪你再坐一次。”

    叶克难与小郡王向他们挥手送别,帖木儿的眼皮一跳,低声说:“我怎么有种不祥的预感,他们将冲天一去不复返?”

    于是乎,秦北洋、齐远山、欧阳安娜、钱科、李隆盛、卡普罗尼加上小镇墓兽九色,坐上“尤里乌斯·凯撒号”飞艇吊舱,迎着凡尔赛的夕阳升空。

    这些小伙子们与姑娘飞向无垠的世界,下一场冒险,已然徐徐展开……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