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0章 维京英灵殿(一)
    整座雪山就是维京人的陵墓?

    秦北洋背着唐刀走到最前面。九色已然变身,顶着雪白鹿角,只有镇墓兽才不会迷路。路过一处石头大厅,地上散落成百上千的宝剑,大多锈蚀不堪。李隆盛捡起一把剑,依然分外沉重,传说中的维京古剑,北欧海盗用这种武器,砍下了无数文明世界的人头……

    既然身处维京人的陵墓之中,李隆盛也只得忘却富兰克林爵士的警告。

    “维京人来自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他们原是异教徒,驾着龙船出没在北大西洋,每次海盗袭击都会留下巨大灾难。维京人无数次征服英伦三岛,最后一次是诺曼底公爵征服者威廉。他们向东开创了基辅罗斯,向南航行到地中海,建立西西里王国,成为拜占庭人与阿拉伯人的雇佣军。北极是维京人的后花园,他们发现了冰岛与格陵兰岛,甚至美洲大陆。”

    钱科搔搔头说:“不是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吗?”

    一伙儿中国人加上一个意大利人,在维京人的陵墓里讨论维京人。

    物理学博士李隆盛也是个历史爱好者:“《萨迦》史诗记载,红胡子埃里克的儿子发现了美洲大陆。可惜维京人只会航海和征服,并没有能力开发和传递文明。”

    “看这个!”

    朱塞佩·卡普罗尼捡起一副铁质头盔,插着两只硕大牛角——北欧海盗的牛角盔,经常出现在中世纪修道院的壁画里。

    李隆盛冷冷地用法语说:“维京时代,你们意大利人就是被他们砍头和奴役的对象。”

    气氛一时尴尬,穿过维京大厅,继续往前摸索。踏上越来越高的石阶,九色变得警觉起来,四翼天使似乎也想展开翅膀,实在是空间不够起飞。

    琉璃火球照出一方幽暗,隐隐闪过两道绿色的光,墙上投射出奇形怪状的影子。

    秦北洋将三尺唐刀横在胸前。齐远山举起双筒猎枪,仿佛又要射杀北极熊。维京陵墓响起一声巨吼,每块石头都在发颤,接着出现一条硕大无朋的狗。

    这是狗吗?

    比狮子还要大,但它长着猎犬的脑袋,狗的四条腿和爪子,还有一根夹紧的狗尾巴。它浑身流着鲜血,仿佛受到致命伤,步履千钧地向不速之客冲来,张开獠牙锋利的血盆大口,仿佛一下就能全部吞没他们。

    维京人的镇墓兽?

    秦北洋在巴黎地下墓穴深处,领教过断头国王路易十六的狮鹫镇墓兽,哪怕是个伪镇墓兽,也让他彻底更新了对镇墓兽的老印象。在这维京古墓,一些可怕之物皆有可能出现。

    九色的鹿角开始变大,四翼天使镇墓兽也来了,这两尊镇墓兽有过并肩作战的默契,不会畏惧任何同类或异类。

    姑且说它是猎犬镇墓兽吧,它开始撕咬九色的鹿角,嘴巴喷射更多的兽血,不晓得是它的秘密武器?还是被九色刺伤了?

    九色再次吐出琉璃火球,洞穿“猎犬”的胸口。但它像北极熊似的无知无觉,扫出锋利的爪子,秦北洋清脆地听到青铜鳞片的碰撞声,一下子将九色打出很远。四翼天使用钢铁羽翼与它交战,也被力大无穷的猎犬击倒。一根石头柱子被它的牙齿咬中,瞬间分成两截,要知道这可是坚固的玄武岩啊。

    “garm!”李隆盛颤抖着喊出一个单词,“北欧神话的地狱犬——嘉尔姆,住在海姆冥界的永劫深渊,浑身鲜血,看守冥界大门。”

    “冥界的守门犬?”

    秦北洋话音未落,九色吐出一连串火球。自从吞食了东海恶龙、金蟾、童男童女镇墓兽的灵石,幼麒麟镇墓兽的能力大增,火球像机关枪子弹打击在地狱犬嘉尔姆头上。

    猎犬受到重伤,支撑不了多久。秦北洋举起环首唐刀,冲上去加入战团;齐远山继续射出猎枪子弹,让它发狂地咆哮。九色双眼放射凶光,疯狂地靠近嘉尔姆,鹿角骤然放大,如同一支长矛,刺入地狱犬的心脏。

    瀑布般的血喷涌而出,嘉尔姆摇晃着倒地,整座维京陵墓发出持久的震动……

    冥界的守门犬死了?

    九色还没完,像只贪婪的狮子抓住猎物,还要剖心挖肺吃尽内脏。鹿角剖开地狱犬的心口,意图吞食镇墓兽的灵石。这样的九色,让秦北洋后背心发凉。自从它在巴黎北郊的毒物森林死而复生,吃下大量有毒化学物质,经受脱胎换骨的外科手术,就变得跟以前很不一样了。尽管忠诚不变,但更加残忍嗜血……

    然而,嘉尔姆的胸腔内根本没有石头,只有一颗硕大的心脏。

    真正的动物心脏,比人头还要大,布满各种纤维与神经阻止,热气滚滚地搏动。

    这不是镇墓兽,而是真正的神兽,来自北欧神话的年代。

    秦北洋惊讶地摸了摸死去的地狱犬,果然全是**组织,加上一些硬壳角质,并无任何金属成分。嘉尔姆的双眼暗淡,停止了呼吸和生命迹象。它如何在地底存活了一千年?就像九色也在镇墓兽的外壳里,不吃不喝地存活了一千二百年。

    这世上,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动物,绝不止九色一种。或许,镇墓兽只是它们存在的诸多形式之一。

    众人捏着鼻子,趟过腥臭的血池,跨过地狱犬的尸体,来到一座墓室门前。

    “这就是冥界的大门?”

    李隆盛刚想触摸一番,朱塞佩·卡普罗尼已大胆地推开。也许是氧气的冲入,墙角火盆瞬间点燃,地底照得如同白昼,让秦北洋等人睁不开眼。

    眼前站着一个巨人,秦北洋惊慌地挥舞唐刀,九色竖起沾满地狱犬鲜血的鹿角,但那巨人纹丝不动。

    巨人是个独眼龙,右眼是瞎的,披挂金色盔甲,坐在黄金宝座之上。肩上栖息两只乌鸦,脚下还蹲着两条恶狼,手中持着一支长枪,如同顶天立地的佛塔。

    秦北洋仰望宫殿之上,竟然看不清穹顶?仿佛身处黑漆漆的宇宙下。没有一丝风,说明不是露天,还是封闭在雪山内部。刚才的判断没错,整座雪山都被掏空,建造了这座辉煌的宫殿。地面上巨石阵般的古代遗址,不过是这座大殿的只鳞半爪。

    “奥丁!”李隆盛奉献出了膝盖,“北欧神话的至高神,天空的人格化,世界的统治者,诸神之父,司掌战争、权力、智慧、魔法和死亡。肩上两只乌鸦是‘思想’和‘记忆’,每天飞遍世界。脚下两条狼是‘贪婪’与‘欲念’。奥丁相当于希腊神话的宙斯,中国道教的玉皇大帝,日本神道的天照大神。”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