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天堂与地狱
    “谢谢你……”

    烈火渐熄,欧阳安娜的眼角淌着大颗泪水,仿佛赤道的温暖海水,涌到北极结冰封冻。

    她的第一次,也是他的第一次。

    秦北洋本想说一声对不起,却被她的双唇封住了嘴。但他还是要说:“你不会后悔吗?”

    “不后悔!”安娜看着密室的穹顶,“我也会被困死在这里,不是吗?已没有可以后悔的未来,我们别无选择。”

    突然,石壁内部传来撞击与破碎声……

    欧阳安娜急忙穿起衣服,秦北洋挣扎着站起来,手中拄着三尺唐刀,九色也化作幼麒麟镇墓兽,琉璃火球呼之欲出。

    石壁先从**女神的**崩塌,接着是象征宇宙中心的肚脐眼,然后化为灰烬,露出一个硕大的洞口。

    四翼天使飞进来了,它的兽头正好撞到九色,两只镇墓兽欢天喜地相会。

    接着是齐远山、李隆盛、钱科,最后是意大利人卡普罗尼。

    所有人都还活着,连一根胳膊都没少。一小时前,他们冲出维京英灵殿,结果秦北洋、安娜与九色坠入地洞。其他人则逃进一条深深的甬道,侥幸躲过维京武士们的追击。

    钱科指挥四翼天使镇墓兽,让它寻觅九色的所在。借助镇墓兽的指引开道,他们打破层层石壁,发现了这间**女神的密室。

    齐远山注意到安娜衣衫不整头发凌乱,但他也不多说:“你们还活着,真好啊。”

    “我们还有一条地道,别放弃啊。”

    李隆盛灰头土脸,毫无剑桥博士的派头,所有人都成了盗墓贼的模样。

    离开密室,地道终于往下走了,不再冰冷,反而渐渐温暖起来,安娜额头冒出一层薄薄的汗……

    朱塞佩·卡普罗尼吸了吸鼻子:“你们闻到一股臭味了吗?”

    响起震耳欲聋的的咆哮声。

    秦北洋握紧唐刀,九色顶出雪白鹿角。地道口豁然开朗,琉璃火球照出一双红眼睛,接着是个硕大的头颅。

    不是人头,而是狼头。

    狼。

    竟有比北极熊大几倍的狼,披着黑色利箭般的长毛,撒开四条腿冲来。它的一只狼爪,就能同时压死这些人。

    四翼天使振翅高飞,围绕狼头飞了一圈。巨狼冷冷地凝视它,突然张开大嘴,竟一口咬住了镇墓兽。

    这下秦北洋急了,九色连环吐出琉璃火球,并用鹿角攻击巨狼的胸腹部。

    唐朝的天使在挣扎,像景教徒最后的祈祷,撕心裂腑地尖叫。它绝望地用铁翼抵挡狼的牙齿,用爪子攻击狼的舌头。九色的火球烧着巨狼的鼻子,让它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才将四翼天使喷了出来。钱科与卡普罗尼接住这头镇墓兽,幸好只有几处牙印,并未有致命伤。

    巨狼还没完,又要向他们冲来,眼看要一口吞没九色,却在只剩几厘米的距离,到达了它的攻击极限,再也无法往前挪动哪怕一分一毫。

    原来,巨狼的脖子拴着一条粗大的铁链条,限制了它的行动,否则早就将闯入者们撕成碎片了。

    “恐怖巨狼芬里尔,邪神洛基与女巨人安尔伯达之子。它被诸神囚禁,绑在世界树上。因为它的嘴巴,竟可吞噬天地。”李隆盛跌坐在地上说,“根据北欧神话,一旦把这个妖怪放出来,就会引来诸神的黄昏,跟巨人族一起毁灭诸神的国度与人间,以至于吞噬奥丁大神!”

    “就让它永远在地狱中被囚禁好了。”

    卡普罗尼总结一句。大家决定绕过这头巨狼。

    两头镇墓兽继续与芬里尔缠斗,掩护众人穿过充满腥臭之气的大厅,奔向下一条地道。

    待到九色与四翼天使回来,所有人与兽聚齐。秦北洋感受到地底的灼热,高烧发到四十度,再也走不动路。齐远山干脆将他背在肩上,让他调整呼吸不要断气。

    一路往下,打开最后的大厅,四周燃烧熊熊烈火,中间竟有一艘船。

    船上盘踞一条恶龙,九色再次准备战斗,却被李隆盛拦下来:“不是真的龙,是维京人的龙船。”

    接近朽烂的木船,安放在高大的祭坛上,模拟大海的波浪、冰块、鲸鱼、海豹,仿佛还在北极冰海乘风破浪。船首与船尾高高跳起,雕刻着龙头与龙尾。船体修长,约有三十米多,宽度却只能容纳三四人并排坐下。船身中间竖起一支巨型桅杆,悬挂方型风帆,两舷挂着数十支大桨,还有五颜六色的木头盾牌。海岛上长大的欧阳安娜,看出这种船的特点是速度快,吃水浅,既可横渡大洋,也能轻松深入内河。维京人就是乘坐这样的船,走遍了半个地球。

    她看到船里躺着一个人。

    维京人的骨骸,从头颅骨到足骨,至少两米之长。骨头上散落锁子甲、牛角盔,左手边是佩剑,右手边是战斧,脚头的铜角杯里盛着干涸的美酒。

    这是一艘船棺。

    他是谁?维京陵墓真正的墓主人?半个世界的征服者?

    齐远山背着秦北洋靠近它,众人沉默着注视骨骸,这次地下旅行的终点站?

    忽然,维京人的船棺开始颤抖,仿佛骨骸即将站立,挥舞宝剑砍下入侵者的头。秦北洋胸口的暖血玉坠子发烫。一股热流从船棺底下升起,似乎涌起波涛,要将船棺掀翻。

    “难道是按照中国规格建造的陵墓?棺床下藏有金井,整个陵墓的中心,也是龙脉点穴所在?”

    秦北洋警觉地想到一点,他让齐远山把自己放下,几个男人齐心协力,好不容易将船棺从祭坛上挪开。钱科猜测底下有逃生的地道,否则哪来的热量?

    终于,古老的维京船在祭坛倾覆,墓主人骨骸支离破碎,秦北洋默默说了声:“对不起!”

    金井出现了……

    无论尺寸大小,以及聚集地气的热流,都酷似中国陵墓棺椁下的金井,发出灿烂夺目的光芒,散发沸腾般的炽热。秦北洋趴在金井边缘往下看,却闻到强烈的臭鸡蛋味。

    “火山口!”

    李隆盛大喊一声,他已彻底明白——这是一座活火山岛,雪山就是高耸的火山锥体,只不过被大雪掩盖看不出真容。维京英灵殿,为何高大巍峨不见穹顶?因为并非人工开凿,而是天然形成的火山口,顶部被火山石堵塞,成为巨大的封闭空间。

    而在陵墓底部,维京船棺下的金井,正好对着火山岩浆出口,才会如此炎热,并有类似臭鸡蛋的硫磺味。而这艘船棺就是潘多拉魔盒的盖子,一旦掀开会酿成大祸,释放地球中心的魔鬼。

    “快走啊!”

    他提醒了第二句,但来不及了,金井边缘长出几道裂缝,迅速扩大破碎,整个祭坛开始坍塌……

    欧阳安娜第一个坠落下去,秦北洋飞快地伸出手,抓住她的胳膊。安娜悬挂在半空中,底下是万丈深渊,火山岩浆沸腾着要吞没一切。

    安娜哭着摇头:“北洋,放开我……放我开……”

    “你若死!我也死!”

    秦北洋浑身力气,集中在自己右手,眼看欧阳安娜就要滑下去,齐远山的手抓了上来。他可比病入膏肓的秦北洋有力多了,在日本读军校时每天练俯卧撑和引体向上,活生生将安娜整个人拽了回来。

    脚下地面再次开裂,像一张打开的蜘蛛网,安娜被齐远山拖走了。秦北洋连同背上的唐刀,一齐坠入火山口的岩浆烈焰。

    “北洋!”

    刚捡回一条性命的安娜,若不是被齐远山拦腰抱住,差点随着爱人一同奔赴地狱。

    还有镇墓兽。

    她看到一道金色的弧线,幼麒麟镇墓兽,雪白鹿角,青铜鳞甲,烈焰滚滚,跟随秦北洋跳下了火山口……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