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3章 诸神的黄昏(一)
    普天之下,唯有镇墓兽,永恒忠诚。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安娜的手伸向火山口,眼看着秦北洋与九色被烈焰吞没,消失无踪。“地宫都要坍塌了!快走……”李隆盛高声提醒,齐远山拽着欧阳安娜往外逃去,四翼天使镇墓兽第一个飞出去,最后是钱科与卡普罗尼。他们沿着地道往上逃窜,身后不断有烈焰袭来。安娜几乎已经虚脱,倚靠在齐远山肩上,嗓音沙哑着问:“能不能再回去救北洋?”“能不能?”齐远山已泪流满面,回头抓着李隆盛问,得到斩钉截铁的回答:“掉入火山口,必死无疑!哪怕是镇墓兽,也会被熔化成铁水。”秦北洋彻底坠入了地狱,或者说,地狱下的地狱,但丁称作“炼狱”,永远无法逃离。加上一尊生命体镇墓兽,埋藏上古神兽之谜的九色,同样追随主人葬身炼狱。唯一的逃生道路,经过囚禁巨狼芬里尔的大厅。北欧神兽再次眼放红光,对这些人类虎视眈眈,好在被锁链限制住了。朱塞佩·卡普罗尼还想冒险逃出去,却被齐远山一把拉了回来,他擦干眼泪说:“就算能侥幸躲过巨狼,但能逃得过维京英灵殿吗?我不相信还有第二次好运气,何况,我们现在少了秦北洋和九色。”钱科趴在地上赞同:“远山说得没错,我们都会被这些怪物杀死的。”“我有一个主意!”李隆盛想起了维京人的末世神话,“诸神的黄昏——先是绵延寒冬,野兽横行,横渡冥河的亡魂人满为患。恶狼芬里尔摆脱枷锁,黑龙尼德霍格掏空世界树的根基,大蛇也从海底醒来,翻起滔天巨浪,直达诸神的国度。巨人族向诸神发起进攻,得到火神洛基的内应。无数个世纪以来,长眠维京英灵殿的勇士亡魂们,组成大军前来应战。惊天地泣鬼神的决战,巨人族驱使恶狼芬里尔,竟然咬死了众神之王奥丁。奥丁之子维达尔为父报仇,地狱犬嘉尔姆与战胜提尔,雷神托尔与大蛇也都同归于尽。”齐远山拍了拍大腿:“你是说,巨狼芬里尔,就是奥丁的克星?若能斩断它的锁链,让它与奥丁大战,自相残杀,我们就能趁乱逃跑了。”“我们与其死于火山岩浆,不如导演一出诸神的黄昏,至少还有活下来的可能性。”李隆盛说服了大家,钱科向四翼天使交代任务。镇墓兽飞到巨狼芬里尔身后,凭借锯齿状的铁翼边缘,锯磨粗大的链条。芬里尔嘴里流着涎液,注意力全在那几个人类身上,想把他们当作晚餐,却疏忽了四翼天使。被诸神安装的铁链子,巨狼啃噬了一千年却未断裂,竟在短短十分钟内,被四翼天使镇墓兽锯断了——毕竟生命体的牙齿,比不过镇墓兽的钢铁。巨狼恢复自由,立刻激起与奥丁决战的**,咆哮着向维京英灵殿冲去,整座陵墓飘满腥臭之气。齐远山招呼大伙儿快点跟上,立下大功的四翼天使飞回来,一齐奔向地道上层。安娜总是落在最后,还在幻想秦北洋能跟上来——哪怕只是个鬼魂。齐远山拽着她的胳膊,尽量不让她掉队。火山岩浆正追着屁股涌上来……维京英灵殿。巨狼芬里尔冲入大殿,肆意破坏金光闪闪的神像。雷神托尔的锤子,战神提尔的宝剑,全都无法伤害到它。这头吞噬天地的巨兽,竟然一口吃下了雷神之锤。独眼巨人的奥丁神,骑上八条腿的骏马,手执长枪与芬里尔决战。神与兽,天与地的交锋,光明与黑暗的撞击。枪刺没入巨狼胸口,巨狼牙齿也咬中奥丁。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黑龙在天空翱翔,大地染成血红,无穷无尽的烈焰之中,支撑三层宇宙的世界树随之崩裂,星辰从苍穹跌坠,时间不复存在,大海吞没了整个天地,陷入万劫不复的黑暗深渊……这是诸神的黄昏。朱塞佩·卡普罗尼看得呆了,齐远山提醒大家赶快逃跑。怎么逃呢?前方乱成一团,到处都是烈火,诸神们随便走几步,就会把他们踩成肉泥。齐远山仰头看向黑漆漆的苍穹,又看了看四翼天使的翅膀。他在维京英灵殿找到一根铁链条,牢牢拴在镇墓兽肩上。既是一座活火山,出口必在正上方,所有人抓紧链条,就能跟着四翼天使飞出去。钱科自告奋勇骑上四翼天使的脖子,现在他是这头飞行兽的主人。意大利人卡普罗尼第一个抓住铁链,然后是李隆盛,接着是欧阳安娜,齐远山帮她把铁链在腰上缠绕一圈,确保她不会半空掉下。而他自己刚好抓着链条的尾巴。“起飞!”奥丁与巨狼血战同时,钱科一声令下,四翼天使尖叫着扑扇翅膀,带着四男一女,冲上维京英灵殿的苍穹。镇墓兽的两对翅膀,像力拔千钧的雄鹰,躲过维京战士们的袭击,飞越雷神托尔与战神提尔的头顶,绕过爱神弗丽嘉与收获女神西芙,俯瞰底下的诸神与战士亡魂,与骑着骏马的女武神瓦尔基里擦肩而过。四翼天使犹如出膛的子弹,一飞冲天,起码有数百米高。欧阳安娜被链条缠在腰间,感觉身体快要断裂成两半,又像坐上摩天大厦的电梯,狂风吹乱自来卷的乌发。吊在最后面的齐远山,被晃得最为厉害,犹如风雨飘摇的蜘蛛,靠着最后一线蛛丝勉强维持。骑在镇墓兽脖子上的钱科,看到头顶亮出一线天光。所有人尖叫,冲出高耸的火山口,被白昼刺得睁不开眼睛。北极的天空。暴风雪已经停止,浓云遮天蔽日,卡普罗尼目测至少有一千五百米高,这只镇墓兽要带他们飞到何处?要穿破同温层、中间层和热层,冲到宇宙之中吗?镇墓兽的能量很快耗尽,单纯依靠灵石的热量,它只能在黑夜或地下翱翔。白昼中的四翼天使开始栽倒坠落。原本落在最下面的齐远山,掉了个到了最上面,钱科则是脑袋冲下,承受着飞行员才能忍受的重力加速度,大脑缺血,眼前发黑。安娜在昏迷之前,转头看向北极冰海上的孤岛,原本银装素裹的雪山之巅,露出硕大的黑色火山口。第一个抓着链条的卡普罗尼倍感绝望——直上直下的四翼天使,被牛顿的地心引力拉拽,又要坠入刚刚逃出生天的火山口,成为维京英灵殿的祭品,或者巨狼芬里尔的美餐。四翼天使救了他们的命。虽然,这尊镇墓兽失去飞翔所需的体力,但它控制住四扇翅膀,就像滑翔机在空中调整角度,侥幸地从雪山之巅掠过,没有坠入灼热的黑洞。钱科操纵它向着海面迫降,坠入大海是伤害最小的一种方式。一分钟内,四翼天使如同行将坠毁的飞机,掠过大半个火山岛。它找到了飞艇初次迫降地,雪中残留鲜艳的气囊与营地,空中俯瞰颇为醒目。终于,镇墓兽以四十五度角栽入飘满浮冰的大海。撞击海面之前,镇墓兽做了各种减速动作,依然激起巨大的水花。钱科第一个栽入海中,接着是意大利人,然后是李隆盛、欧阳安娜,最后是齐远山……安娜已经昏厥,却在冰冷的海水中惊醒,在东海达摩山长大,游泳是与生俱来的本能,哪怕穿着厚厚的皮衣,仍然灵活地划动四肢。她第一个浮出水面,接着是卡普罗尼与李隆盛,然后是从镇墓兽身上逃脱的钱科。谢天谢地,这些人都会游泳,狼狈地爬上冰封的海岸线,浑身冒着热气,淌下鼻涕,打着喷嚏。安娜却发现齐远山不见了?两年前,他还是个旱鸭子,现在虽然会游泳了,但未必能从冰海逃生。欧阳安娜再次跳下冰冷大海,像达摩山海女那样潜水。冰海之中极其清澈,她看到躺在海底的四翼天使,这尊金属制成的镇墓兽,再也无法依靠自己的力量起飞了。她看到了齐远山,正在海水里抽筋,眼看就要淹死。他在镇墓兽链条的最后,在空中摆动幅度最大,消耗的体力远远超过其他人。何况海水接近零度,瞬间能让人冻僵。安娜像条海豚似的游过去,并不畏惧被溺水者一起拖死,腋下夹紧齐远山的胸口,硬是将他救上岸边。齐远山大口喘息,安娜用力压着他的胸口,让他恢复自然呼吸。突然,背后传来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所有人转头看向“雪山”——这是《创世纪》,这是诸神的黄昏,这是地球毁灭的预兆。一股浓烟从火山口喷射而出,仿佛乌黑的巨龙,又似通天的巴比伦塔,扶摇直上北极的云霄。接着是冲天火光,红色与黑色在天空交战,岩浆滚滚流下山坡,摧毁一路上所有物质。火山爆发了。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