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拉斯普京的奋斗
    俄国,乌拉尔山区,深夜。

    村长下令打开邪恶的棺材。

    老工匠亚历山大微微摇头,秦北洋心领神会地说:“千万不能打开!请就地销毁棺材,用木柴堆起来烧掉是最保险的。”

    “到底谁是村长?格奥尔基·秦同志,虽然你是今晚的屠狼英雄,但别忘了,我负责监管你的劳动改造,请你遵守组织纪律!”

    几个村民用枪对准秦北洋,村长亲手拿着工具,全力撬开这口铅棺。

    暗夜里,棺材发出“嘣”的一声巨响,散逸出浓浓黑烟,呛得所有人睁不开眼。秦北洋感觉一阵邪气,将他推倒在地,九色也连连后退,猎犬们发出吱吱叫声逃跑了。

    突然,一个黑影从棺材弹起,竟是个死人骨骸,死死掐住老村长的脖子。骨骸如巨人般高大,活生生将老村长拎起双脚腾空,任他如何挣扎都没用。

    中国人俗称的“尸变”。

    那颗头颅骨靠近老村长,竟然强行嘴对嘴亲吻了他,要是亲吻个大姑娘也罢了,这村长五十来岁满嘴胡须,双方谁都亲不下去啊。

    男人们吓傻了,有人干脆抱头鼠窜,只有秦北洋举起唐刀,大喝一声,飞身高高跃起,斩断死人的手臂骨。

    终于,老村长坠落到地上。

    老工匠的十字弓射出一支钢箭,命中骷髅头的眉心,强大的冲击力让其裂开一道缝隙。

    骨骸反击之前,秦北洋劈出第二刀,挟着安禄山的千钧之力,将头颅骨劈成两半。

    这一刀砍得并不轻松,感觉虎口都快崩裂了,仿佛砍的不是朽烂的骨骸,而是某种极其坚硬的金属。

    邪恶的尸骸倒下。再看雪地里的老村长,死人指骨仍然掐住他的脖子,深入咽喉。固执的村长已没了呼吸心跳,圣诞夜一命归西。他为自己的权威付出了生命,或者说,他被棺材里的骨骸迷惑而犯了错。

    老工匠让所有人保持镇定,小心地靠近铅棺,看那具邪恶的骨骸。似乎还有一袭修道士的袍子。他大胆地伸手进去,取出一串东正教苦行僧的念珠,一张小相框——浓密大胡子的高大教士,长相异于常人,有着俄国人罕见的深邃眼窝,单看照片就渗出浓浓的邪气。

    “拉斯普京!”

    有个念过书的村民,惊慌失措地喊出一个名字,秦北洋拧起浓眉:“秽乱末代沙皇宫廷的妖僧拉斯普京?”

    “拉斯普京不是死在圣彼得堡吗?”村民彻底晕了,“怎么会到我们这个穷乡僻壤?”

    “我知道为什么!”

    秦北洋想起父亲说过——整整一年前,奉海军上将高尔察克之命,老秦在乌拉尔山区一个秘密所在,修建了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的陵墓。不久,白俄又给他送来拉斯普京的骨骸,命他给这个邪恶的妖僧修建陵墓与镇墓兽。结果,老秦与沃尔夫男爵拒绝从命。

    如果这就是拉斯普京的骨骸,那么眼前这座小山丘就是……

    心跳骤然加快,想起白天观测的结果——这里是龙脉汇聚的风水宝地,尤其山丘上几株特别粗壮的老松树。

    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的秘密陵墓,中国皇家工匠秦海关毕生最后一部作品,也是第一座按照中国帝王规格修建的欧洲陵墓。

    大雪覆盖了整座山头,看不清墓道口在哪里?也没有任何地面建筑?除非拉斯普京的棺材也算的话。

    秦北洋接连后退几步,绝不敢把这个秘密说出口。他怕这些村民们出于保守和迷信,恰逢俄历圣诞夜,在沙皇陵墓前集体下跪祈祷?或者,截然相反,他们出于对苏维埃的忠诚,捣毁末代沙皇的陵墓和骨骸,让封建帝制永世不得翻身?

    不管那种结果,秦北洋不能泄露这个秘密。

    他转头问老工匠:“亚历山大,我们该怎么处理拉斯普京的骨骸?”

    “烧了!”

    老头说得斩钉截铁,或许从前遭遇过类似的事儿。秦北洋站在沙皇的坟冢前,下令焚烧妖僧拉斯普京。大家就当为老村长报仇了,当场砍伐一棵大树,劈成木柴堆积到骨骸和棺材上,点火焚烧。

    雪中烈焰燃烧,棺材的铅皮在融化。秦北洋不准任何人离去,必须看着骨骸烧尽。火焰蔓延到旁边的狼尸,森林里响起狼群悲戚的呼号,从每个毛细孔渗入,几乎揪碎心脏。男人们面面相觑,担心更多的狼群会从四面八方袭来,秦北洋说不要担心,他会保护大家。

    话音未落,燃烧的棺材里响起某种声音,带有古怪的节奏。秦北洋仔细倾听,竟与漫山遍野的狼嚎形成搭配,犹如一支气势恢宏的交响音乐会。

    猎犬哀嚎逃窜,众人惊惧之时,骨骸从棺材里站起来了。

    月光洒在火光上,拉斯普京被烧掉了一半,仅剩最后的脊椎骨,连着两三根肋骨,一根几乎烧干的胳膊,还有半个焦黑的骷髅头。

    秦北洋看到了拉斯普京的目光。

    严格来说,只是半个头颅骨里的眼窝,深邃如黑洞,还在冒出火苗,让人无所遁形。有那么一两秒钟,秦北洋想起了阿幽的眼睛。

    骨骸在痛苦地摇晃,向村民们伸出断裂的手指。它的两条腿骨还算完好,艰难地爬出棺材,拖着浑身火焰在雪地上扑倒。可怜的拉斯普京摔断了一条腿,依靠一只手臂骨,一只脊椎骨,半个骨盆,还有一边的大腿骨爬行。骨骸边爬边发出惨叫,周围的狼嚎更加刺耳,要不是秦北洋连续对天鸣枪,男人们早就全跑光了。

    听着拉斯普京最后的呼号,秦北洋想起沃尔夫男爵——几年前,男爵跟几个贵族亲手杀了这个妖僧。一夜之间,他们用了氰化钾、子弹、匕首、哑铃等各种方式,竟都没能彻底杀死拉斯普京,最终他是在冰冻的涅瓦河里淹死的。

    他相信世界上确实存在某种不死的人……

    比如,长眠在日本吉野古坟中的秦朝徐福。

    骨骸坚强地在雪中爬行,许多村民已经跪下,画着十字念着东正教的咒语,将拉斯普京重新定义为圣徒。它爬到小山丘正前方,面对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的陵墓。在这座秦北洋父亲建造的秘密陵墓中,不仅埋葬着俄罗斯最后的君主,还有据说跟妖僧**的末代皇后,以及被他用邪术治疗过血友病的小皇子阿列克谢。

    欧洲与亚洲分界线上的荒凉山谷,回荡着拉斯普京在烈火中的惨叫声,仿佛它才是今晚音乐会的主角,狼群只是来配乐伴奏的。

    妖僧拉斯普京的体内带有兽的成分。村民们无能为力,能解决兽的问题的只有兽。他看了老工匠一眼,再向九色点头。幼麒麟镇墓兽长出雪白鹿角,青铜鳞甲,连续吐出琉璃火球。

    第一个火球击中了拉斯普京,烧掉了它的大腿骨;第二个火球击穿脊椎骨;第三个火球打中头颅骨,就像子弹爆头。

    绿色的火焰灼烧俄罗斯的妖孽,短短几秒钟,最后悲惨的求救声中,整个骨骸被烧成袅袅黑烟,升上月亮的国度。

    融化的雪地上,只剩一堆灰烬,来年开春连苍蝇都不屑来访,只会融化在森林的腐殖质中。拉斯普京的**将永远留在这里,面对曾经无限宠幸他的沙皇一家。如果不是他的所作所为,恐怕沙皇全家也不至于埋葬在此。

    狼嚎声渐渐停息,森林恢复坟墓的寂静,动物们终于摆脱了邪灵的控制。

    秦北洋把下跪的村民们拖起来,用白雪掩盖拉斯普京的骨灰,捣毁已被烧化的铅皮棺材的残余部分。有人想起当地土着民族的老习俗,对死人棺材和骨灰撒尿,让他们在地狱里永世不得超生。

    格奥尔基·秦入乡随俗,也对着棺材残骸贡献了一泡尿,绝不能让拉斯普京的幽灵死灰复燃。

    一个终生难忘的圣诞夜。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