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墓里的小木
    距离秦北洋两千里外,中华民国东三省,白山黑水之土地,满清龙兴之沃野。

    松花江第二大支流牡丹江,源出吉林敦化,蜿蜒奔流入镜泊湖,自“吊水楼”瀑布倾泻而下,进入宁古塔之境。有清一代,柳条边封禁,宁古塔塞外绝远,设有副都统镇守,成为帝国流放地。满清多文字狱,常有文人墨客在此终老一生。

    镜泊湖西北岸山脚下,有个小小的屯子,俱是闯关东的山东流民,开荒种植小麦玉米。屯子背后山峦中,藏着一座巍峨的七层古墓。自下而上,逐层收拢,堆砌花岗岩条巨石,远观如依山而建之堡垒。康熙年间,流放宁古塔的江南才子吴兆骞,第一个发现这座大墓,却难以判断是何年代?墓中究竟葬着何许人物?

    大墓处于龙脉,前有牡丹江,左有镜泊湖,后有连绵起伏的张广才岭,在这塞外荒漠之地,竟有难得的帝王气,怪不得也是爱新觉罗氏的起源地之一。

    早春时分,山上积雪仍深,七层石头大墓前,来了个头戴毛皮帽的后生。年纪不过二十来岁,身着黑布棉袄配羊皮坎肩,脚踩一对乌拉草鞋。白净的脸蛋子,冻出两团红晕。唇上没几根胡须,戏班里岳云般的清秀眉目,常让屯子里的大姑娘们着迷,甚至老爷们色眯眯地瞥他。

    后生背着个大包袱,肩上挂着锤子与铁凿,爬到大墓第五层台阶,对准一块布满裂缝的大石头敲打,山谷回荡着碰撞声……

    墓道口开了!

    一个幽暗的口子,古墓之气汹涌而出,如同几双少女的纤纤细手,若有似无地游荡在你身上。后生举起左手,看到缺失的半个手指。

    小木是不死的。

    一年前的春天,他没有死在日本吉野古坟的徐福地宫,更没被可爱的河童妖怪吃了。

    他从奈良吉野逃回大阪。海女和两个孩子在寺庙里等着他呢。他必须赶在羽田大树之前把他们带走。海女死心塌地跟着他,连夜带着孩子坐上火车。小木想要回中国,只有回到这个满地都是古墓的国家,才有机会赶上祖传的老本行。他们身上的钱不够买回中国的船票,只能买到两张最便宜的从下关到朝鲜釜山的船票。

    小木与海女渡过海峡,离开那串布满火山与地震的列岛,来到日本的殖民地朝鲜。一路北上,他把能见到的古墓都挖了个遍,总算能弄到一些金银器皿换些粮食,至少让孩子们不再挨饿。最后,小木到了鸭绿江边。但他很小心,总觉得对岸有人在等他,便沿着鸭绿江往上游走。走到长白山,爬上山顶的天池,他一失足掉到水里,快淹死时,水里有怪物把他救了。他和海女穿过森林到了敦化县,顺着牡丹江而下,经过镜泊湖,就到了宁古塔的东京城。屯子里多是山东来的流民。他们就此住下,自己造了个木头房子,准备来年开垦荒地。这地方土地肥沃,用棍子就能在水里打到鱼,山上到处都是野味,林子里还有老山参。给两个孩子穿多些,提放着狼就好了。

    但他还是改不了盗墓的习惯。

    小木在娘胎里就是盗墓贼。他听老爹说过,他娘当初怀孕时,就跟孩子他爹一同下过墓,盗过宝,历过险。直到她肚子挺得老高,还一起挖过西汉诸侯王墓,竟在黄肠题凑的柏木芯子上,竟然早产临盆,意外地生下儿子。本以为这孩子必死无疑,像个小猫似的病恹恹的,连个哭声都没响过。剪断脐带,老娘含着眼泪,将新生儿扔在柏木堆积的外椁中,让诸侯王把他带去另一个世界吧。这对盗墓夫妻走出墓道口儿,陵墓深处传来悠悠的哭声。老爹说那是西汉的鬼魂在叫唤,当娘的却转头冲回去,爬进黄肠题凑棺椁,抱起这啼哭的小婴儿,解开衣襟,将饱涨的**塞入孩儿嘴里。

    诞生在古墓棺椁上的孩子——老爹说,他必是天生的盗墓贼,注定要子承父业。

    回到洛阳老家的盗墓村,夫妇俩给他起名小木,不是“墓”字,而是因为诞生在数千根柏木芯子之上,必然五行属木。

    二十二年后,五行属木的小木,爬入这座石头大墓。

    他用几块大石头把墓道口掩盖起来,提着马灯,幽幽地照亮甬道。花岗岩条石表面,五彩斑斓的壁画,宽袍大袖的男女们,正在狩猎、饮宴、歌舞、百戏、角觝,还有激烈的征战。小木跟父亲盗过从春秋战国到唐宋元明清的所有朝代陵墓。根据他对古墓壁画的经验,这些人物的服饰属于隋唐。

    台阶向下,刚走几步,灯光下露出一堆骨骸。小木并不慌张,确定没有暗器机关,他才靠近观察。骨头四周有衣服碎片,断裂的颈椎骨下,留有一条粗大干枯的辫子,是个清朝人——不是墓主人,而是盗墓贼,墙角落着个烟枪杆子,必是随身携带之物。东三省盛产烟草,无论男女,个个叼着大烟枪。说明盗墓贼的年代相当晚近,可能就在二十年甚至十年前。

    小木心里微凉,这座墓已被盗掘过了?但从颈椎骨的断口来看,不像是被同伴暗算而亡,更像中了古墓里的怪东西。规模宏大的七层石头墓,有镇墓兽并不奇怪。他告诫自己要格外小心,一路往下而去,中间又绕过两个弯。他凭经验判断,早已不是第五层石头台阶,可能下降到了第三层甚至第二层。

    小木在墙角刻下五芒星标记,免得出来迷了路。又下一层台阶,迎面是青石板的墓室门。

    他用工具钻入门缝,熟练地打了几个弯,开启这道门。淡淡烟尘飞起,马灯照出墓室上方,双重顶石筑抹角叠涩藻井,中心雕着个围棋盘,密密麻麻布着黑白子。

    藻井代表幽冥世界的宇宙,天上的棋盘,不就是天局吗?

    墓室不大,有色彩浓重的壁画,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衬地为莲花和火焰。四角画着怪兽托顶石梁,梁枋绘着蟠龙,珊瑚枝的璎珞状花纹以及忍冬草。石棺背后画着伏羲女娲以及神农。伏羲是龙,女娲是蛇,神农则是牛,都是半人半兽的怪物。壁画人物缀有鎏金花饰,眼珠镶嵌绿松石。小木看到两尊石头力士雕像,手执刀剑与斧钺,像要驱逐盗墓贼与邪祟。他在石像脑门上轻轻拍打,羞辱这没有生命形同虚设的古墓保护神。

    打开墓室中央的石棺,他从缝隙间插入工具,只要撬开一点点,就能挪开棺盖。

    深呼吸,他把上半身横着支撑在棺材上,像盗墓贼的传统流程,先把宝贝捞出来。

    棺材里躺着一个武士。

    全身披挂五颜六色的明光铠武士,面目狰狞,双眼犹如铜铃,嘴角长出獠牙。小木与他面对面,空气仿佛凝固了两秒钟。

    突然,武士从棺材跳起来。

    小木猛然后退,与棺材相隔一丈开外。他从背后掏出个沉甸甸的小包,拉开一根引信,哧哧地燃烧起来,掷向棺材里弹出的武士。

    墓室中响起剧烈的爆炸声,无数尘土与碎屑飞扬,几块藻井石头坠落,小木抱着脑袋下蹲,做了堪称完美的自我保护。

    原来包里装满炸药,可以轻松炸死方圆三尺内的任何活物。

    他坐在角落喘气,脸上全是灰土,犹如一尊陶俑。好久回过神来,静悄悄地爬到石棺旁,才发现遍地彩色的陶瓷陶片,并无什么机关、灵石或发条。

    武士不是镇墓兽,而是一尊唐三彩陶瓷。棺椁底部有个机关,可让雕塑弹起——这只是一尊伪镇墓兽,纯粹用来吓唬人的。

    小木追悔莫及,心疼的不是这唐三彩武士,而是自己的炸药,稀里糊涂地浪费了。他从长白山胡匪手里买来炸药,就是为了对付镇墓兽,因他亲眼目睹了现代武器如何制服镇墓兽,炸药当然也能做到。

    但他再也没有对付镇墓兽的法宝了。

    石棺下还有个棺材,他跳进去清理一番,发现有个男人骨骸。此人身材高大,铺着厚厚一叠腐烂的绫罗绸缎。小木把手探进去,摸出一个马蹄金,仔细擦拭,发出金灿灿的亮光,再用牙齿一咬,清晰可见牙印,成色相当不错,也算是有收获。

    小木把能带走的宝贝洗劫一空,装在背后的包袱中,正要见好就收离开,却发现进来的石门关上了。他推了推却纹丝不动,便挥舞锤子将它打碎。这下子,他发现让人绝望的一幕——石门背后竟多了一扇青铜门。

    他慌乱地再次用锤子敲打,一直打倒锤子变形,虎口流血,仍没突破这道青铜门。

    “完蛋了。”

    小木靠坐在青铜门后,后脑勺轻轻撞击。他不会喊什么救命,反而会将古墓里的幽灵召唤出来。重新摸了一便墓室,甚至把石棺移开,发现棺床地下是实心的,并无金井之类空间,说明这座墓建造在石条之中,也许下面还是一间石室?

    整座大墓就是由无数石条堆积出来的迷宫。

    他被困住了。这恐怕是比被镇墓兽吃掉更惨——那是瞬间的痛苦,这个却是缓慢的折磨,在古墓里度过最后的几天,往往还没饿死,自己就已活活吓死,甚至想办法自杀。

    盗墓贼都是贱命一条,死则死耳。

    但小木并不是完全没有希望。

    因为他是不死的,或者说,他认为自己可能是不死的。

    一年前的春天,小木还在日本,他跟秦北洋、齐远山、羽田大树还有小女孩嵯峨光,一起深入吉野古坟,发现两千多年前的徐福陵墓——这位秦始皇时代的方士竟还没死。小木在棺材里找到一盒长生不老仙丹,抢先给自己吃了一粒。

    决定生存还是毁灭的时刻到了。

    只要自己超过七天不渴死不饿死,便足以证明徐福的长生不老仙丹是真的。

    马灯熄灭前,小木仰望藻井中的围棋局,似乎有个黑白纠缠的大劫材……

    他必要胜天半子,纵然拿自己的命来赌。

    ========================================================================

    祝愿大家新的一年学习工作顺利,事事如意~也烦请大家继续支持《镇墓兽》,求推荐、求月票!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