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安娜的选择
    出了醇亲王府南门,从后海往西到德胜门内大街,至三不老胡同右拐,经过棉花胡同,便到了百花深处胡同。正对护国寺后门,一户四合院里种满花草。春寒料峭,只有四季海棠绽着花骨朵。昨晚刚落了场春雨,今晨刮了场沙尘大风,花瓣一地。

    欧阳安娜穿一袭厚厚的黑棉袍,从松公府的北大红楼上课回来,进门先对海棠说:“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好一个李清照的绿肥红瘦。”

    齐远山身着蓝色北洋军装,摘下五色星徽的大盖帽,门廊下玉树临风,嘴角浅浅笑着。

    “远山?你从日本回来了?”

    安娜还想说些什么,却欠身坐上一张椅子。

    “请了几天假。陆军部在开会讨论西伯利亚局势,我们的海军在黑龙江上跟日本起了摩擦。过几天我还要回日本读书。”齐远山走到安娜身后,惊觉她的身材脸庞变得圆润了些,“半年不见,你还好吗?”

    “虚度光阴,徒自伤悲……”

    去年秋天,他们在北极冰海得救,辗转万里回国。欧阳安娜回了北京大学历史系读书,齐远山则去日本,正好陆军士官学校开学了。

    她独自住在百花深处胡同,专心在北大历史系读书。每个月,瑞士私人银行上海分行都会给她寄挂号信,告诉她达摩山伯爵基金的托管状况,一百万两白银已增值了十万两。

    齐远山看着北京灰蒙蒙的天空:“我想起了北极,冰海孤岛上的火山爆发,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他原本想说秦北洋的死,却是如鲠在喉,怎么也说不出。

    “昨天,我又收到一封从美国华盛顿寄来的信。还记得顾维钧公使吗?他邀请我去中国驻美使馆工作,成为正式的外交官。”

    “顾公使对你印象极佳啊。恭喜恭喜!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别说是女孩子,就是许多留学归国的高材生,也未必能得到这样的职位。”

    话虽如此,齐远山内心却有些失落,安娜若要远赴美国,不知猴年马月才能再见一面?

    “我已回信拒绝。”

    欧阳安娜轻抚一朵四季海棠,齐远山大为惊骇:“你不是立志要做中国第一个女外交官,甚至女政治家吗?”

    “我还想过做女大总统呢。可一切都变了,变得不可捉摸,变得无法挽回。”

    “安娜,告诉我,发生什么了?”

    “我有了。”

    百花深处,一地海棠残花,两人俱是沉默半晌,犹如回到北极,白茫茫的冰雪之中,千年万载而凝固。

    她撑着后腰站起,这才挺出厚棉袍里的肚子,眼看有七个月大了。她藏不住了,学校教务处长找她谈过话,劝她早点退学。

    齐远山压低了声音问:“秦北洋的?”

    他没敢说出“遗腹子”三个字儿。

    “是他的孩子,我们在北极,维京人的陵墓,**女神的密室……”

    泪水忍不住奔流,这种私密的话儿,本不该对人说,但事已至此,安娜也就把齐远山当作贴心男闺蜜了。

    “你想怎么办?”

    “大不了……”她从没想过堕胎的事儿,而且这个时候,也太晚了,“我一个人回上海生孩子,一个人把秦北洋的孩子养大。”

    齐远山抢在她的跟前,瞪圆了双眼:“嫁给我吧!”

    “你……”安娜的眼睛颤抖,后退两步,反手抽出一个耳光,“乘人之危!”

    她继承了海盗与青帮老大的蛮力,这一巴掌下去,齐远山脸上多了五道印子。

    “你误会了,安娜,我没有想欺负你的意思。我愿意跟你做名义夫妻,不会对你有任何轻薄。”齐远山的双眼让人无法拒绝,“我只是,不想让北洋的孩子,刚出生就没有爸爸。”

    “对不起。”欧阳安娜又静默片刻,“但这对你不公平。”

    “我跟北洋发过誓,不愿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愿同年同月同日死。如今他已在另一个世界,而我还苟活于人间。这是我能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等到孩子长大,我会亲口告诉他——他的爸爸名叫秦北洋,是个顶天立地的英雄。”

    “你等等……”

    安娜撑着七个月的身孕,回到自己的屋子,搅着自来卷的头发,思量了一个钟头,仿佛一辈子那么长。

    推门出来,齐远山仍然笔直地站在院子里,男人与海棠,相映成双。

    “想好了吗?”

    欧阳安娜按住他的胸口:“远山,你也想好了吗?”

    “君子一诺千金。”

    “可你不是在日本读军校吗?”

    齐远山淡然一笑:“安娜,你为了腹中的孩子,从国立北京大学退学,那么我也可以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退学!”

    一星期后,西什库救世主大教堂,举行了一场简单的婚礼。

    就在秦北洋、齐远山、欧阳安娜出生的那一年,这座巍峨坚固的哥特式建筑,可是弹雨横飞的战场,义和团围攻了两个月竟然不克。至今在老北京留下“吃面不搁酱,炮打交民巷,吃面不搁醋,炮打西什库”的顺口溜。

    新郎官穿一身蓝色北洋军装,器宇轩昂,英姿勃勃,竟有欧洲王子着军装结婚的风范;新娘子穿着从头到脚罩着一袭蕾丝边白纱,巧妙地掩盖了七个月大的肚子。

    婚礼没请多少宾客,总共才十来个人,但有三位大人物——

    晚清末代陆军大臣中华民国前国务总理兼陆军总长王士珍;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王家维;鄂尔多斯多罗小郡王中华民国第二届国会议员孛儿只斤·铁木真,他是唯一来参加安娜婚礼的大学同学,只有小郡王才明白,安娜腹中胎儿的真正父亲是谁。

    叶克难没有出现,压根儿就没给他发请柬。欧阳安娜心知肚明,请了叶克难也不会来,他并未亲眼见到秦北洋坠入火山口,出于名侦探的本能,怀疑世上每个人都是犯罪嫌疑人,对于安娜嫁给齐远山更是心存芥蒂——难道是西门庆与潘金莲之旧事?

    新郎新娘俱是父母双亡,也没有兄弟姐妹在身边。王士珍是齐远山的义父,自然做了男方家长;王家维作为安娜的大学老师,代替了女方家长。新娘挽着教授的胳膊,步入教堂的中心,唱诗班的孩子们歌唱,管风琴如同在巴黎卢浮宫召唤出镇墓兽与木乃伊的巴赫的《d小调托卡塔与赋格》。法国老神父给他俩主持婚礼,在受难的荆冠耶稣面前,齐远山给安娜戴上一只金戒指。

    天主教婚礼结束,新娘换了一身凤冠霞帔。新郎依然身着军装,骑上战马,引着婚礼队伍回到百花深处胡同。

    在四合院里摆了两桌酒席,众人喝得一醉方休。小郡王送了一条蒙古哈达,两卷上等的蒙古挂毯;王家维教授送了一套全唐诗与一本原版《罗马帝国衰亡史》;早已下野归隐的王士珍,送了一套苏州产的花梨木家具。

    老英雄“北洋之龙”说了一番祝酒词,希望新郎官继承北洋的志气——爱国、自强、尊师、重教,祝新娘子早生贵子云云。

    宴席中,王士珍却搂着新郎说:“贤侄啊,伯父为你惋惜呢。你要是在日本多熬三年,以你的优异成绩啊,回来直接当个旅长。你多年轻呐,假以时日,必是北洋的风云人物,割据一方的诸侯,乃至统一天下,大总统的宝座,亦未可知呢。现在呢,你放弃这个机会,只能在军阀手下找差使,说不定还要上战场卖命,哎……”

    大总统的宝座?齐远山苦笑着摇头,只管给义父敬酒。

    门外想起一阵喧哗,有人通报远方客人送来新婚礼物。齐远山跑到门口一看,竟然有十二峰健壮的蒙古骆驼,每一峰都驮着个樟木箱子。

    众人一起帮忙在四合院里打开箱子,刹那间都亮瞎了大家的眼睛——

    西周青铜大鼎、西汉王陵兵阵陶俑、北朝石刻佛像、唐三彩武士与侍女、北宋汝窑天青釉碗、西夏水月观音绢本彩绘……

    王家维教授啧啧称奇,掏出放大镜鉴定,竟都是如假包换的真品,简直可以组成一个博物馆。

    以上,都是海上达摩山的宝贝,青帮老大欧阳思聪收藏的古董,当年在上海虹口灭门纵火案中失踪。

    唯独缺了一件宝贝——辽代木雕佛像,根据契丹太后萧燕燕容颜雕凿,秦北洋还给她补过三根手指。

    安娜知道送礼的“远方客人”是谁了——刺客们的主人,曾经亲爱的“阿幽妹妹”。

    新娘子铁青着脸冲回洞房,拿出一把榔头,砸烂了其中几件价值连城的宝贝。

    这不是新婚送礼,而是完璧归赵,或者说是一种侮辱和嘲讽:我既能杀你全家,夺你财富与宝物,也能将这些再还给你。

    夜已深,宾客散去。洞房花烛夜,齐远山却回了西厢房,独自醉倒,呼呼大睡。

    月光洒在窗户纸,安娜一个人躺在床头,被一屋子原本就属于她的古墓里的宝贝围困,加上密密麻麻的双喜贴纸。左手无名指上,是齐远山给她戴上的婚戒,中指依然是来自白鹿原唐朝大墓的玉指环。她摸着腹中躁动的胎儿,心中满是秦北洋的容颜,哪怕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这一夜,百花深处胡同,四合院的门槛口,有位老妇人立于寒露之中。她穿着前清的衣裳,梳妆打扮整齐,犹在痴痴地等那出征的归人……

    =================================================================

    新的一年祝大家合家欢乐,心想事成!继续求月票、推荐票~感谢!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