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鹰头女神(二)
    秦北洋捡起矿灯,照射这间地宫,比所有的墓室都大。中间躺着一副青铜棺椁。地上有许多青铜碎片,棺椁盖子已被炸开——使用火药的结果,周围躺着许多死人骨骸,并非古代的殉葬者,许多残留辫子甚至烟袋杆子,墓道里那具骨骸的同伙,在十年或二十年前,明火执仗携带火药,挖开这座大墓的某个入口,闯入气势恢宏的地宫,炸开棺椁同时,遭到鹰头女神镇墓兽的袭击。最后一个逃亡者,也在墓道中难逃一劫。

    尺八声声,萦绕耳畔,秦北洋躲藏到鹰头女神视野不及之处。青铜棺椁的尺寸极大,竟然装着两具尸体。

    一棺二尸?

    屏息静气,不能引来地宫守护者的注意。矿灯照出骨盆形状来看,应当是一男一女。棺盖遭到破坏,朽烂得尤为彻底。但在棺椁一角,藏着两个唐三彩罐子,不晓得装了啥?

    秦北洋发现了玉哀册,文字很清晰,去除无用的骈体辞藻,他扫出了大致意思——

    大渤海国的国王与王后合葬墓,王后诞下双胞胎王子,不幸因产褥热而死,两个小王子因此夭折。王与后情感笃生,决定不但死要同穴,还要同棺,并带上两位夭折的幼子。

    明白了,那两个唐三彩陶罐里,装的就是两个小王子。可能是骨骸,也可能是骨灰。而这鹰头女神镇墓兽,之所以袒胸露乳,其实是死于哺乳期的母亲啊。

    海东青的灵魂并不来自国王,而是来自王后。

    秦北洋大胆地跳入青铜棺椁,取出两个陶罐,摆放在棺椁之前。

    阿幽的尺八声戛然而止。

    “鹰头女神”当即有了反应,鹰眼里放射诡异的光,直接越过九色,扑扇一对翅膀,降落在青铜棺椁前。她抱起唐三彩陶罐,放在自己胸前,仿佛哺乳的母亲。

    秦北洋低声说:“镇墓兽有灵魂,有灵魂就有感情,她的感情全在这两个陶罐里,她生前夭折的孩子,也是她誓死守护的对象。”

    阿幽若有所思地举起尺八。

    “阿布卡赫赫!”秦北洋说出一个奇怪的名字,“当年我住在京西骆驼村,常跟西山的旗人小孩打架玩耍。他们祭拜鹰头女神,就跟这个镇墓兽一模一样,同样怀抱两个小孩。”

    传说宇宙初开,大地如一包冰块,母鹰从太阳边飞过,光和火装入羽毛,冰雪消融,生灵繁衍。母鹰养育了世界万物,也包括人类。

    最后,鹰的魂魄化为女萨满。

    “我喜欢这个奶孩子的女神。”

    阿幽手握尺八,恨不得再为鹰头女神吹奏一曲。

    “它是海东青,又叫雄库鲁,是世界上飞得最高和最快的鸟。传说十万只神鹰才出一只海东青。《山海经》说是肃慎地大荒中的九凤。”

    阿幽咬着秦北洋的耳朵说:“哥哥,我们快走,不要打扰它了。”

    然而,九色却冲向海东青镇墓兽。它失控了,就像一条疯兽。鹰头女神盘腿坐地给两个陶罐哺乳,冷冷地看着九色的冲锋,突然卷起一对翅膀,挡住九色的第一击。

    幼麒麟镇墓兽吐出火球,烧化鹰头女神**下的两个陶罐,她失去了理智和章法,暴露出整个胸腹部。

    九色的鹿角乘虚而入,仿佛两根锐利的长矛,刺入海东青镇墓兽的身体。

    “不要。”

    秦北洋冲上来阻止九色的暴戾,却已无济于事,鹰头女神的青铜板甲粉碎,暴露出内部重重机关,以及热气腾腾的灵石。

    九色像只饿鬼,贪婪地剖开海东青的胸口,就像野兽捕猎牛羊,最想吃的就是心脏。

    幼麒麟镇墓兽再次吞吃了一枚灵石。

    自从它在巴黎埋入坟墓,吃了毒地森林的有毒化学物质,起死回生,脱胎换骨,就变得跟以往不一样了,更加残忍嗜血,犹如贪婪的饕餮。

    九色像个疯狂的“镇墓兽猎人”,凡是落到它手中的镇墓兽,都会被吞吃心脏。

    除了九色原本的灵石,它还吃过东海达摩山恶龙镇墓兽、袁世凯的金蟾镇墓兽、日本徐福地宫童男童女镇墓兽的三枚灵石,如今这是它体内的第五枚灵石了。

    “这不是原来那个九色了。”

    阿幽都看出了端倪,秦北洋羞愧地低头:“我这个主人很失败吧。”

    他在鹰头女神的遗骸前跪下磕头,又对青铜棺椁磕头,向墓主人表达忏悔。

    秦北洋带着阿幽逃出地宫,迎面又一条弯弯曲曲的墓道。

    “小木呢?”

    “就是他把墓室门打开的,结果撞上了海东青镇墓兽。我和九色反抗之时,这小子倒是开溜了。他是祖传的盗墓贼,对古墓里的门道比我清楚,怕是找到了逃生的路……要么又被关在某个墓室里了。”

    “那就让他去死吧。”

    阿幽话音未落,前方墓道发生了坍塌,无法原路返回。

    秦北洋却不着急,他更乐意在古墓里多待一会儿,他看着阿幽背后的包袱说:“阿幽,你也是‘天国学堂’毕业的吧?我想起来了,有人对我说过一句话——镇墓兽,传诸商周先秦,性喜宫商音律,风雅丝竹。”

    “哥哥,你是说‘地宫道’的音乐之道?不错,只要你跟我上山,答案不言自明。”

    秦北洋不置可否:“既然,音乐可以克制镇墓兽,为何不用来克制九色?为何你们这些刺客,黑夜里或者墓道里看到九色,还要掉头就逃?”

    “九色不是一般的镇墓兽。虽然,它亦宫商音律,风雅丝竹。但九色气场之强大,已非宫商音律所能克制。”

    “也有道理,它已吃过不少灵石了。”

    接下来,秦北洋、阿幽与九色开始寻找逃生的道路。在迷宫般的墓道之间,他进入一间间墓室查看墓志铭,发现了七八个王子,十几个公主,还有差不多同等数量的驸马和大臣,墓室与棺椁数量不下四十个……

    竟是一座集体大墓——最底层是国王与王后的地宫,上方密集分布着王公大臣与皇子公主墓,全部在这七层石头台阶之中。墓室之间由迷宫般的甬道联通,有上下层的关系,有左右隔壁的邻居,就像曼哈顿摩天大楼饭店里的一间间客房。

    公主安葬在皇帝附近,孙子孙女安葬在爷爷奶奶附近,这是中国自古以来的传统。但把公主皇子与帝王都安葬在一座石头大墓内,又分布在上下左右相邻的台阶密室之内,恐怕是渤海国之独创……

    穿过七层台阶的大墓,接近金字塔内的顶部。石壁空间越发狭小,要是个胖子就会被卡死。九色恢复为大狗走在前面,秦北洋与阿幽一前一后,侧着身子钻过缝隙,却看到墙上有字——

    矿灯照亮唐朝的白话文,但也跟现代汉语差之甚远,更像《经变》故事。大意说这座大渤海国陵寝,乃是墓匠秦氏营造。秦氏本为唐朝皇家工匠,后因宫廷变故流落辽东,被渤海人掳至上京龙泉府,奉命修造王陵,按照白鹿原唐帝陵之形制。

    又是秦氏祖先。

    秦北洋未必是其直系后裔,但也值得赞叹,但在石头缝隙间无法下跪。

    但他有个疑问:“白鹿原没有唐帝陵,只有皇子陵——高宗李治与女皇武则天的孙子,终南郡王李隆麒之墓,何来帝陵之说?石刻上说,这座墓始建于唐玄宗开元初年,也是武则天死后不久,应是渤海国早期墓葬,距离白鹿原唐朝小皇子之死,相隔不到二十年。”

    两个人夹在石头缝里,阿幽将气息吹在他的脖子上:“哥哥,你还没有亲眼看过白鹿原唐朝大墓的地宫吧?”

    “在我出生的时候,但我不记得了。”

    “跟我走吧,我带你回白鹿原老家看看,你会有特别的发现。”

    “回白鹿原?”秦北洋不置可否,再看头顶的石头,“可眼下,我们该如何逃出这座大墓呢?”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