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盗墓比武大会(一)
    夫唱妇随,小木去盗墓,海女离不开他,带着两个小孩一路风餐露宿。

    队伍走了七天七夜,晓行夜宿。小木特意选择住在墓地,练习大伙儿胆量,晚上轮流说鬼故事,传授各种盗墓知识,以及古墓里可能会发生的危险。

    过了白鹿原,小木无暇上塬,遥遥一拜。穿过西安城外,沿着渭水到了咸阳县。根据黑土爷爷提供的线索,唐朝大墓便在关帝庙后的小山丘下。

    是夜,恰逢中秋,明月高悬,盗墓的好时候。

    山丘就是坟冢的封土,小木发现了狼哥的踪迹山下有十来匹骡马,等着装运宝物,有个后生正在放风。黑土爷爷定了规矩,双方各挖各的,井水不犯河水,在棺椁前胜利会师就是。这座大坟冢,盗墓村可是琢磨了几代人,都没找到墓道口。狼哥用了顶上打洞的方式,期望直接从地宫上方钻入。

    小木避开狼哥打的洞,在坟冢另一边寻觅下手之处。借着八月十五的圆月,他掏出一个长长的木柄工具,似是铁铲,但铲头怪异,不是常见的扁形,而是半圆筒形,更像杀人的“管儿插”铲夹宽二寸,长一尺,极为坚硬的生铁打造,铲子一端磨得异常锋利。

    这是小木亲手打造的工具,经过制坯、煅烧、热处理、成型、磨刃等近二十道工序……

    他将这把铲子插入坟冢,轻松深入两尺,再拔出一看,铲管里布满泥土。清晰可见土层分布,既有古时填土,也有近百年来沙土,更有荒草植被的根茎,甚至小动物骨骸。

    小木给这种盗墓工具,起了个文绉绉的名字洛阳铲。

    “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掘墓。”

    他擅改了王昌龄的诗篇,为自己的发明洋洋自得。西洋人不是有各种奇技淫巧吗?秦北洋称之为“赛因斯”。但说起盗墓这门“赛因斯”,那还是中国人最厉害呢。

    用洛阳铲探查几个地点,小木分析土层,决定从坟冢西北角打下去。他把大伙儿招呼上来,各自用工具开挖。队伍里都是小伙子,挖坑体力没得说,犹如天生打洞的老鼠,不到一个时辰,盗洞已深十来丈。小木指挥大家配合,三个人爬到洞底去挖,三个人在中间搬运泥土,三个人在上头架起轱辘,将泥土倾倒在坟冢上,还有三人后备望风。底下挖土的消耗最大,务必上面的人轮流下来替换,效率提高了很多。

    终于,铁铲撞上了坚硬的砖头。

    小木跳下去,已是地下山两丈,差不多地宫的位置。他用毛刷子清理砖头,亲自用锤子往下砸。青砖破碎,露出洞口,升起腐烂的古墓气味……

    他点了火把往下试探,先是熄灭后又燃烧,说明氧气已经进入。他吩咐大家用湿毛巾堵住口鼻,按计划由七个胆大的跟他下去,另外三个守在地宫上的破洞口,随时可以接应,剩下两个守在坟冢上方的盗洞出口。

    至于海女与两个孩子,则在关帝庙内过夜。

    后生们凭着呼吸,一步一顿,踏着自己影子,来到唐朝大墓的地宫内。

    小木举起火把,还没看清楚四面墙壁的壁画,便踩到两具尸体……

    定睛一看,便是盗墓村的老乡,狼哥的伙计们肩膀上面光秃秃的,脑袋都没了!

    面对血泊中的无头尸体,小木队伍里一片哗然。黑魆魆的地宫深处,传来一片鬼哭狼嚎的惨叫声……

    小木横出洛阳铲,让大家伙不要慌张,用火把、马灯齐齐照过去。

    他们看到了一个女人。

    乌黑皮肤,披头散发,双目暴突,嘴里长出獠牙,抓着一根男人的胳膊,犹如羊骨棒子,放在口中撕咬咀嚼……

    不是女人,而是女鬼。

    “尸变啦!小木哥!”

    有人在后头尖叫,正要爬上盗洞逃跑,小木却说:“别怕,这不是尸变,你看到过那么大的尸体吗?”

    果然,眼前女鬼的体型大于常人,身高起码有一丈,**比人的脑袋还要大,手指头比小孩手臂更粗。棺材里的尸体会有膨胀,也不至于长到这种程度。火光照亮女鬼脚下,却有几十个婴儿般的小鬼,抱着她的脚趾头玩耍。它们跟女鬼一样啃着盗墓贼的尸体,挖开人们的胸口,吞吃心肝脾肺。

    剩下两三个幸存的盗墓贼,用铁铲与刀剑抵抗女鬼。可这女鬼一巴掌下来,刀剑就全部折断,再一巴掌下来,土夫子的脑壳破碎……

    狼哥还活着。

    他手里有一只盒子炮,先是对女鬼胸口开了几枪,打出了几个窟窿眼。他又对那些小鬼开枪,把这些小家伙打得哇哇乱哭。这下把女鬼彻底激怒了,一下就扯住狼哥的小腿。

    狼哥看到地宫中多了一伙儿人,火把着亮小木的面孔。

    “小木,救我出去!”

    他声嘶力竭地呼救,小木看着他绝望的双眼,却想起小时候,被狼哥推倒在一片墓地里头,被他脱下裤子从后面……

    小木对着狼哥做出一个口型:“去死吧!”

    虽然,他没发出任何声音,狼哥却看懂了他的意思。他没有得救的机会了,下半身被吞入女鬼的嘴巴,从腰部被活生生咬断。狼哥依靠双手,拖着大肠在地宫中爬行几步,就被一群小鬼抓住,分而食之。片刻间,他只剩一堆四分五裂的骨头。

    狼哥的队伍全灭……

    盗墓贼本就是刀口上舔血、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行业,这样的结局亦属常态,既然干了这一行,就必须要有这样的觉悟。

    女鬼看到了小木。

    她的目光并不凶残,对着小木和他身边的后生们,敞开双臂要抱孩子的姿态。而她身边的小鬼们,纷纷爬到她的大腿上,腰上,甚至咬着她的**。

    这一回,小木没有逃跑,而在原地岿然不动。他看到了地宫的壁画有位法相庄严的佛世尊,神态慈祥地在莲花座上,无数天兵天将护卫左右。一个小鬼被佛扣在钵盂下,伸出小手向外呼救。有个高大的女鬼,带领着成群结队的小鬼,想要揭开钵盂营救孩子,却是徒劳无功……

    壁画中的女鬼与小鬼,正与眼前的怪物们相同。

    “鬼子母神!”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