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欢迎来到修罗场(二)
    这是一个更大的地宫,黑魆魆地看不清底细。

    十分钟前,骑兵团长下令点亮火把,就地搜索五百吨黄金。他不相信那么多的黄金,十几间屋子都堆不下,怎么可能找不到?

    地宫中有许多破烂的古物,明显不属于普热瓦尔斯基的时代。原来这空空的棺椁底下,是一座真正的古墓。

    士兵们大多是文盲,搞不清文物价值,脑子里只想着两个字——黄金。

    “这里有金子!”

    大家围拢过到地宫中心,火光照亮一尊硕大的狮子雕像。不知历经千百年,狮子金光灿灿,表面贴着金箔——就像紫禁城里的鎏金铜狮子。士兵们拔出刺刀,刮削狮子的金箔,甚至粗暴地用枪托敲击,发出清脆的金属回音。

    狮子睁开了眼睛。

    犹如两只探照灯,放射炫目的赤色光芒。脖子开始转动,每根鬃毛都活起来,身体内发出轰隆隆的声响,犹如一架开足马力的蒸汽机,让整个地宫都传遍震动。

    大家惊慌失措地后退时,狮子突如其来地袭击,张开血盆大口,咬下一个士兵的脑袋。

    团长开了第一枪,地宫中枪声四起。死神的程序一旦启动,任何人都无法按下中止键。狮子的身躯虽然庞大,行动却如兔子般灵活,依次咬断人们的脖子。子弹打在身上,却仿佛击中坦克钢板,弹回去反而打死士兵。骑兵团携带了一架马克沁机关枪,但狮子的动作太过迅捷,还没来得及装弹,士兵就被爪子撕成碎片。无人能阻止这头狮子,它的牙齿与爪子如同绞肉机,眨眼将上百命士兵送入地狱……

    镇墓兽。

    匍匐在地宫角落的秦北洋,认出这尊金光闪闪的狮子镇墓兽。

    “阿尔斯兰!”在新疆挖了十几年的老金识货,“这是本地人对狮子的称呼。”

    话音未落,狮子的杀戮已近尾声,一口咬下团长的头。战斗告终,干脆利落。没有战马的骑兵团,全灭于阿尔斯兰镇墓兽。

    狮子看到了秦北洋。

    它惊讶于竟还有人活着?镇墓兽向前走了几步,见着九色的鹿角。

    镇墓兽与镇墓兽的对视。

    阿尔斯兰开始咆哮,几乎震破活人与死人的耳膜。森林与草原之王的怒吼。沃尔夫娜缩在秦北洋怀里颤抖。九色毫不畏惧,面对狮吼,它发出了鹿鸣……

    “妈呀,小鹿碰到狮子,这不是送死吗?”

    小郡王在耳边絮叨了一嘴,秦北洋想要揍他了:“可别小看了九色。”

    话音未落,九色的鹿角迅猛分叉长大,变为一株张牙舞爪的参天大树,仿佛同时产生上百只爪子,让掠食动物无从下手。

    就像捕猎雄鹿、公羊、公牛之类的动物,狮子更喜欢于从背后袭击,这样可以避开可怕的尖角。食物链顶端的阿尔斯兰绕到九色身后,幼麒麟镇墓兽吐出琉璃火球……

    这一回的火球不同以往,不断喷发膨胀,岩浆沸腾般的爆裂声,炸出一团赤金色的蘑菇云,紧接着幻化出千军万马——身着明光铠的唐朝武士,步兵挥舞长柄陌刀,骑兵手执马槊圆盾,背后有弓弩手仰射,山呼海啸般地冲向阿尔斯兰……

    李卫公西伐吐谷浑,李积大破东突厥,薛仁贵东征高句丽,将军三箭定天山,壮士长歌入汉关!

    吃过许多个镇墓兽灵石,加上大量吞食有毒化学物质,九色的力量有了成倍增长,琉璃火球不断升级,喷射出一支唐朝火焰军队,与盘踞地宫的阿尔斯兰镇墓兽发生一场血战。

    狮子吃掉无数个唐朝骑兵,大唐军阵岿然不动,以刀为墙,人马俱碎,前赴后继地冲击阵线。铁与火的较量,看得秦北洋血脉贲张,想起唐玄宗天宝十年,距此不过百里的怛逻斯城,发生过一场改变世界命运的战争——名将高仙芝率军七万与大食帝国远征军相遇,世界上最强大的两个帝国交锋,大战持续五天五夜,因葛逻禄部临阵倒戈,唐军受到重甲骑兵冲击而撤退。几年后的安史之乱,唐朝由盛转衰,西域渐次丢失。

    九色的琉璃火球里吐出的军阵,不就是怛逻斯之战中的大唐精锐吗?

    正当幼麒麟镇墓兽与阿尔斯兰镇墓兽斗得两败俱伤,马克沁机关枪响了……

    二十世纪的死神在怒吼,子弹如暴风骤雨倾泻到镇墓兽身上。

    时间停止了,世界安静了,安静得只剩弹头爆破与弹壳坠地的清脆声响。

    三年前,九色在白鹿原唐朝大墓地宫,曾经被机关枪打成了筛子,吃一堑,长一智,它迅猛躲藏到角落,避开这些子弹。

    但阿尔斯兰从未见识过这种武器的厉害,依然勇猛地冲向喷出火舌的机关枪。

    操纵马克沁机关枪的是伊万诺夫上校。

    白俄人都是亡命之徒,他们原本被捆绑在上层地宫,悄悄弄断绳索,趁着看守士兵不备,夺取武器,将其全部杀死。伊万诺夫爬下软梯,看到镇墓兽之间的决战。他发现一台马克沁机枪,迅速完成装填,瞄准骇人的狮子,射出死神镰刀般的子弹……

    阿尔斯兰镇墓兽第一次被子弹击退,全身弹痕累累。马克沁机关枪的弹雨是一堵不可逾越的墙。倔强的狮子无奈地咆哮,唏嘘无法战胜二十世纪。它转身投入黑暗,地宫下敞开一个陷坑,将这尊镇墓兽整个吞没。

    马克沁终结一切英雄。

    枪声停息,空气中洋溢浓烈的硝烟味。

    九色安然无恙,秦北洋盯着机关枪背后的伊万诺夫,不知该立刻跟他火并,还是感谢他击退了镇墓兽?

    阿尔斯兰镇墓兽逃入了第三层地宫。

    “在坟墓里,所有人类必须互相帮助,而不是自相残杀。”

    伊万诺夫冠冕堂皇地说了句理由,免得再跟秦北洋等人火并。

    九色警觉地竖着鹿角,如有必要,可以立即烧死这个白俄男人。但后面有人操纵马克沁机关枪,就像五十年后各自手执核武库的两个超级大国,无论谁先动手,结果都是全体毁灭。

    “好,我们暂时达成停战协议。”虽然秦北洋极不情愿,但他不想让小郡王和沃尔夫娜,还有无辜的老金白白送命,“卡佳,你可以回到他的身边去了。”

    沃尔夫娜的眼眶在发抖,看了一眼伊万诺夫,却选择留在秦北洋身边:“不,我跟着你。”

    秦北洋不知如何回答?伊万诺夫却是一脸无所谓,他的眼里只剩下五百吨黄金。

    火把点亮整个地宫,在九色指引下,发现极其隐蔽的墓室门,建筑结构却是中国风格,很可能是汉人工匠所造。

    墓室门并没有关死,秦北洋推开石门,只见一条宽阔的甬道,几乎可以并排奔驰几匹骏马,深入地狱般的世界。

    九色准备再跟阿尔斯兰镇墓兽决一雌雄。

    没有看到狮子,却有一座金字塔。

    灯火通明之下,谁都看不清地宫究竟有多高?也许紧挨着伊塞克湖底?或者雪山已被挖空?究竟是什么墓主人,才能拥有如此宏伟的地宫?

    沃尔夫娜尖叫一声,她触摸到金字塔底座,却不是石头,也不是夯土,而是骨骸。

    不是一根骨骸,而是不计其数的头骨、股骨、胫腓骨、手臂骨、肋骨……

    一座由人骨堆成的金字塔。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