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昆仑神女(一)
    民国九年,1920年,十月。

    昆仑山前,湛蓝的苍穹飘过几片白云,幻化出骨骸般的形状。秦北洋不回头,纵马奔向连绵的雪峰,一骑绝尘。

    天空飘起小雪籽,进入幽深河谷,两边都是悬崖峭壁。九色嗅出了白俄人的气味,路边还有马粪与篝火的痕迹,伊万诺夫与卡佳就在前方不远。

    他怕胸腔里的癌细胞又爆发,想在昆仑山上找个古墓,哪怕只是钻进去呼吸几口既然是中国文明的发源地,想必古墓也是标配。

    地势渐高,冷如寒冬。幸好在巴扎上买了袷袢与皮袄。翻过昆仑山北侧达坂,开阔的无人区,栖息大群野牦牛与野驴,以及藏羚羊皮毛卖到印度和克什米尔相当于同等重量的黄金。这里有两个高山湖泊,十几座火山锥,遍布上古留下的熔岩,俗称“黑石滩”。空气充满浓烈的硫磺味,仿佛回到北极维京陵墓下的火山口。

    秦北洋牵着幽神与九色,趴在锋利的火山锥边缘。坑底遍布熔岩洞,红色和黑色的火山岩,像浮出地面的炼狱世界,想起在俄国北极圈科拉半岛的地狱钻井。到处是大型动物的骨骸,还有一些新鲜狼粪,这让汗血马尤为紧张。

    沿着河谷而上,海拔将近五千米,每走几步都会呼吸困难,头痛欲裂,幽神被迫放慢步子。顺着一条崎岖的山路,他发现有人工修筑的痕迹,地上有杂乱的马蹄印子。

    他看到一条红色的溪流……

    秦北洋翻身下马,用手指头沾了沾溪水放到嘴里,十足的血腥之气。

    这是一座矿山,岩石缝隙间有晶莹剔透的原生矿石,俗称“山料”。当年在德胜门外陇西堂,老板李博通是和田玉高级玩家,对其中门道如数家珍,秦北洋也偷师过一二。

    “玉出昆仑”,早在商周,和田玉就已来到中原。古人常从和田的玉龙喀什河与喀拉喀什河中淘得籽料,乃是受到河流压力冲刷上万年而形成的卵石。秦北洋胸口的和田暖血玉,除了一层鲜血,还有块棕色皮料。籽料产量有限,犹如人工淘挖沙金。唯有山中才能挖出大块玉料,美玉藏深山,不至绝险之地,不会觅到顶级的羊脂白玉。

    工棚里堆积刚开采的山料,多是淡青色的青白玉,少数是微透明乳白色的白玉,价值不知多少银元乃至黄金?据说北京宫廷里的许多和田玉,甚至皇帝玉玺,都是来自昆仑山的原生矿石。

    秦北洋并不关心这些玉石,他的眼里是遍布整座矿山的尸体。

    至少五六十个死人,横七竖八地倒着,多是山下绿洲的农民,也有千里迢迢而来的回民与汉民矿工。他们被步枪射杀,鲜血刚刚凝固,关节还能活动。

    大屠杀发生在一两个钟头前。

    他捡到几粒弹壳,俄国生产的子弹,无疑是伊万诺夫那伙强盗干的。

    天空盘旋数只秃鹫,等待享用人肉大餐。它们看到秦北洋孤身一人,只有身边的一犬一马,便肆无忌惮地俯冲下来,啄食死人的眼球、口鼻以及内脏……

    “畜生!”

    秦北洋抽出十字弓,觑准射出一箭,穿透一只秃鹫的咽喉。剩余的食腐动物一哄而散,天空散乱腥臭的乌黑羽毛。

    他不忌讳死人,将遇难矿工拖入矿坑埋葬,免得被畜生打扰。他跪下磕头,发誓为矿工报仇,跨上汗血马,催着九色追踪。

    沿着白水河谷而上,翻越更高的达坂,积雪已深。秦北洋带着足够多的烤馕,在西伯利亚也学会了吃雪,这点温度奈何不了他,只是高原反应让人头疼。

    下达坂的道路陡峭,幽神也得分外小心,一旦马蹄打滑,就会跟主人同归于尽。秦北洋没有发现古墓,倒是见着一座古堡废墟,不晓得古人是如何生存下来的。

    他想起两年前,春天的那个梦高山烟云缭绕的“天国学堂”,芳子、中山、鬼面具、孟婆……曾经以为就是昆仑山?现在想来不太可能,这里要么荒芜不毛,要么冰天雪地,根本没有人间仙境,世外桃源。

    古书上写的都是骗人的?

    日暮时分,视野豁然开朗,汗血马踩着积雪,来到昆仑山的克里雅山口新疆与西藏之间交通要道。康熙年间,准噶尔大汗策妄阿拉布坦派遣一支奇兵,由此远征攻克拉萨,堪比跨越阿尔卑斯山的汉尼拔,却引来十四阿哥胤祯与岳钟琪收复西藏之壮举。

    这是一个湖沼密布的平坦宽谷,高原反应稍稍缓解。秦北洋看向高处,西昆仑山自帕米尔高原迤逦而来,经过克里雅山口则为中昆仑山。还有一座高入苍穹的昆仑神女峰,夕阳下光芒万丈。

    昆仑神女峰。

    夜幕笼罩亘古荒凉的无人区,前方传来阵阵揪心刺耳的狼嚎。

    月亮升起来了,秦北洋和幽神、九色,就像被抛入茫茫大洋的一叶扁舟,随时可能倾覆到海底。

    循着声音而去,只见神女峰下,一群野狼围困一个男人。它们并不急于吃掉人类,而是想要逗他玩儿,待他精疲力竭之时,再上来咬断喉咙。

    秦北洋张弓搭箭,射死为首的一头公狼。其余野狼回头,正要向他扑来,九色已变身为幼麒麟镇墓兽,喷出几团琉璃火球,将狼群烧得一干二净。剩下那些狼不明就里,以为九色是更厉害的猛兽,便夹紧尾巴溜走了。

    冲到被困的那人面前,秦北洋用火把照亮对方面孔,才发现是白俄人伊万诺夫。

    上校浑身散发恶臭,乱发如稻草,军装布满破洞,一丝丝往外渗血。这家伙目光呆滞,形同智障,想来是遭遇了某种极其可怕的事,而不止被狼围攻那么简单。

    秦北洋抓着上校的衣领,先给他灌了一大口水,接着逼问:“卡佳在哪里?”

    伊万诺夫剧烈喘息,还魂回来,断断续续回答:“卡佳……卡佳……她被抓走了……”

    “是谁抓的?”

    “魔鬼。”

    昆仑山中卷来一股诡异的风,这个俄语单词让人后背心发麻。照道理说经历了那么多奇遇,从镇墓兽到神兽到尸变,“魔鬼”这玩意儿根本不算是个事儿。但这是昆仑山,古来无人生还的绝境,传说中的神仙居所……也可能,所谓的神仙就是魔鬼。

    “带我去看看魔鬼。”秦北洋将伊万诺夫绑在汗血马上,“那些矿工是你们杀的?”

    “是。”上校毫不掩饰地承认,好像杀人是家常便饭,“听说山上有价值连城的宝石。但我所理解的宝石,就是红宝石、祖母绿或者钻石。而你们中国人的和田玉,却是一些漂亮的石头,在俄国人眼里一文不值。我的部下很气愤,顺手杀光了那些矿工。”

    秦北洋抽了他一个耳光。

    伊万诺夫不以为然:“你杀了我吧,我不想再上山了!俄罗斯帝国完蛋了,五百吨黄金也完蛋了,卡佳也不可能活下来。”

    想当初,刚从哈尔滨出发西征之时,这位白俄上校意气风发,如今却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给我带路,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折磨死你!”

    未曾料想,秦北洋虚张声势的威胁起了作用,绑在马背上的伊万诺夫从命了,带路踏上昆仑神女峰。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