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昆仑神女(二)
    山上有魔鬼。

    小镇墓兽九色照旧前驱,秦北洋牵着幽神而上,有一条看似人工开凿的石阶小道。伊万诺夫一路哼哼唧唧,在找到卡佳之前,最好他不会断气。

    转过终年积雪的山坡,真个是万里冰封。幸好明月高悬,又有九色吐出琉璃火球照明,否则摸黑上山等于自杀。

    半山腰,有片平地仿佛横空出世的大露台。秦北洋躲藏在岩石背后,前方凸起数块人工堆砌的石头,像是个祭坛,四周插着许多火把。

    祭坛旁围着十几个黑魆魆的背影,明显比普通人高大,穿着毛茸茸的外套,宽肩驼背.手臂长得吓人。当这些家伙转过脸来,露出一张张毛茸茸的面孔,便是伊万诺夫所说的“魔鬼”——你可以说像人,也可以像猿猴,更可以像鬼魅。

    秦北洋呼吸猛然急促,他看到那些“魔鬼”至少有两米以上,脑袋却比常人还要小,头顶略尖,长着茂盛的棕色毛发,没穿任何衣服,身上是天然的皮毛,并且散发刺鼻恶臭。冰天雪地本应干净清爽,没想到,他被这腐尸般的气味熏得几乎作呕。

    “魔鬼”们聚在神女峰祭坛上,手中抓起几根雪白的人腿与人胳膊——有的还穿着马靴,显然是伊万诺夫的白俄部下。月光与火光照亮祭坛上的鲜血与残肢,这些恶贯满盈的俄国强盗,已被魔鬼们分尸肢解,点火烧烤,恶臭与肉香同时飘到秦北洋的鼻子里,再次胃里翻腾得难受。

    传说中昆仑山上的神仙,就是这群吃人的野兽?

    忽然,秦北洋脑子里掠过一个名词——喜马拉雅雪人。

    神女峰位于昆仑山西部,新疆与西藏边界,紧挨喜马拉雅山脉。一年前,秦北洋被困在北极冰海,一众人聊起奇闻异事,李隆盛就说过喜马拉雅雪人——某种介于人类与猿猴之间的神秘生物,出没在喜马拉雅山区,英属印度以及尼泊尔国王曾多次派人追踪,但尚未捕获过任何实物。

    眼前这些魔鬼的样貌,正与李隆盛描述的雪人完全相符——他们会使用火,至少不是完全的野人,而到了某种进化的门槛。秦北洋在日本京都读书时,听说欧洲发现了冰川时代的尼安德特人,形象与现代人类大相径庭,在与我们的祖先智人竞争中被淘汰,正是所谓物竞天择。

    喜马拉雅雪人会不会是尼安德特人最后的残余?

    倏忽间,祭坛上多出了一个活人。

    活着的人类,正在拼命地挣扎,嚎哭,尖叫,哀求,那是女人的声音,并且是俄语。

    卡捷琳娜·安德烈耶夫娜·沃尔夫娜。

    秦北洋在心底念出她的全名。她的衣服已被剥光,**裸地压在祭坛上,月光照亮冰肌玉肤,二十九岁的身体,尚未像许多俄国女人那样发胖臃肿,难得保持曼妙线条。但她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宁愿现在立刻被杀死,也无法忍受魔鬼们的臭味。

    雪人要把这美丽的女子当做最丰盛的晚餐。

    正当秦北洋掏出十字弓,并让九色准备吐出琉璃火球,祭坛上出现了第二个女人。

    祭坛下,破开厚厚的积雪,钻出来个三十来岁的女人,同样暴露雪白的**,丝毫不畏寒冷。

    她的下半身竟不是人。

    秦北洋看到了,她有着两条雪豹的腿和爪子,屁股后面露出漂亮的豹尾,蓬乱的棕色长发,插着一枚被打磨雕琢过的和田玉,古书上称为玉胜。

    如果,她不说话,那是个倾城倾国的绝世美女。但她一张开嘴巴,却露出一对老虎的犬齿,森严可怖,尖啸声几乎刺破人耳膜。他敢打赌今晚整个昆仑山都能听到这呼号。

    中国人说的家中“母老虎”,就是源自昆仑山上的这一位吧?

    经历过北极地下世界的游历,见识过奥丁大神与神兽博物馆,秦北洋对半人半兽的怪物都已不再稀罕,或者说极大地调高了阈值。

    祭坛上的卡佳已然吓昏过去。喜马拉雅雪人们不再鼓噪,他们将**的白俄美人,敬献给了半人半兽的女人。

    虽然是个怪物,但那女的面孔很有风韵,而且是纯粹中国人的长相。

    秦北洋按捺住动手的冲动,他有一种预感:半人半兽不会是坏东西。

    果然,“半兽之女”没有伤害卡佳,而是搂在怀里,就像妈妈抱着女儿,姐姐抱着妹妹,似乎用体温为她驱散寒冷。

    怪物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泄露几分慈祥与神圣,竟有母仪天下的风范。再看这昆仑山上的冰雪之夜,秦北洋骤然想起《山海经》的一段话——

    “西海之南,流沙之滨,赤水之后,黑水之前,有大山,名曰昆仑之丘。有神,人面虎身,有文有尾,皆白,处之。其下有弱水之渊环之,其外有炎火之山,投物辄然。有人戴胜,虎齿,有豹尾,穴处,名曰西王母。此山万物尽有。”

    戴胜,虎齿,豹尾,穴处……

    西王母。

    这就是神话中的西王母,道家称为白玉龟台九灵太真金母元君,简称王母,又称金母,老百姓俗称——西天王母娘娘。

    中国古籍中最早记载的西王母,就是眼前这半人半兽的雌性怪物,在流沙之滨黑水之前的昆仑山。

    《庄子》的西王母“莫知其始,莫知其终”。到了汉朝,西王母才从怪兽变成一位容貌端庄,雍容华贵的皇家女神。《博物志》记载:西王母于七夕夜拜访汉武帝,带了七枚仙桃与帝分食,

    两千多年后,昆仑山清澈的星空中,秦北洋看到三只小鸟儿,鲜艳的蓝绿色羽毛,飞到半人半兽的西王母肩头,各自叼着一颗大蟠桃——每颗桃子都比鸟儿自身更大更沉。

    王母娘娘的蟠桃会?

    祭坛旁毕恭毕敬地跪着喜马拉雅雪人们,也许是真正的孙猴子?

    李商隐的《无题》“相见时难别亦难”最后两句,便是“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李义山笔下的青鸟,便是为西王母衔来仙桃的这三只小鸟儿。

    西王母摘下蟠桃,目光温柔,充满爱怜地塞到卡佳嘴边。起初她还不知所措,但也许饥肠辘辘,仙桃又极为肥美香甜,她忍不住啃了一口。

    看到沃尔夫娜在西王母的怀里吃桃子,秦北洋毛骨悚然。半人半兽的西王母究竟想要干嘛?

    秦北洋想起了那个“梦”。

    两年前,自己失踪的整整一百天,在云遮雾绕的“天国学堂”,毕业前夕遇到西王母帐下的七位侍女:董双成、王子登、郭蜜香、纪维容、许飞琼、贾陵华、段安香……

    卡佳是要变成第八位侍女吗?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